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40、误会!
    就在这夜色中,突然袭来的敌人原本是要快速逼近营地的,但他们此时此刻却站在风中,发出了来自灵魂的质疑“他们哭什么呢?”

    不止发声者一个人疑惑,而是所有奔袭者都在疑惑!

    明明刚刚那一箭并没有成功啊,明明那营地里一个人都没死啊,这才哪到哪啊就开始哭了?

    这突如其来、让人惊诧莫名的哭腔,甚至让他们开始有些惊疑不定了。

    奔袭者开始思索,自己的计划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意外?!

    今晚的宿营地在开阔地,营地周围五十步之内全都一览无余,奔袭者之前悄然潜行过来花费许多时间观察营地。

    虽然钱卫宁等人在哭,但其实仍旧有护卫坚守在放哨岗位上,而且这护卫的数量足有三十多个。

    想要在商队无法察觉的情况下靠近营地是不可能的,魁梧汉子思索再三,最终才选择了声东击西进攻方案。

    之前那一箭,汉子是眼见没法偷袭,便直接以打草惊蛇的方式惊动营地里的所有护卫,那时他在暗处,营地篝火通明,正好方便他观察护卫的分布。

    他这么做,是要看看营地里到底有多少可堪一战的护卫。

    另外,要是能直接杀了目标梅戈,那当然是皆大欢喜了,这些人为杀梅戈而来。

    但结果让他有些意外,那一箭飙射而去之后,汉子忽然发现,那营地里似乎有特么一大半都是军人!

    短短十息之内,那些营地里的护卫,以及护卫伪装成的行商、旅客,竟是一个个以规避弓箭的匍匐动作爬到了掩体后面,行动非常迅速。

    迅速到,汉子几乎以为自己是中了埋伏!

    这种情况有点诡异,然后他们又听到那混乱的哭喊声,眼前的一切便显得更加诡异起来。

    不得不说这情况确实让人有点没法理解,不怪他们多想。

    “是不是被咱们吓哭了?”其中一人低声问道。

    “不可能!”为首的那名魁梧汉子很快恢复了正常,他冷声说道“那营地里的士兵少说也有四百多人,而且一个个训练有素,怎么可能被我们吓哭?你看那哭着的汉子,光是看了一眼箭矢没入土地的深度就判断出铁胎弓来,寻常人哪有这敏锐的观察力,逃命还来不及呢!”

    听到这话,大家再次陷入沉思那对方哭什么呢?

    “大人,为何此处有这么多人护卫着梅戈啊,”一名汉子奇怪道“家族给的情报说这就是一支正常的商队来着,但你看营地里明显不正常,护卫多也就算了,竟然还都扮成商人之类的闲杂人等模样,分明就是在等着伏击我们啊!”

    为首的魁梧汉子陷入沉思,确实如他手下所说,这支商队里一切都显得很不正常。

    梅戈是一个边缘的小巫师,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一口气雇佣这么多训练有素的士兵?

    所以,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按原计划进行,王耀扬,你带队进行弓箭压制,其余人跟我绕路偷袭!今夜,务必杀掉目标人物,找出惹怒家主之人!”魁梧汉子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这次任务,他们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

    在出发之前,家族那边已经传来消息说家主非常震怒,虽然他们也不知道是谁惹了家主,更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惹怒的家主,但对他们而言,主辱臣死是骑士应有的精神,如果他们没法杀掉梅戈和惹怒家主的人,那他们也就不用回去了!

    他们已经向神明起誓,无法反悔。

    也不知道他们如果得知任小粟是用树枝戳了他们家主的鼻孔,他们会怎么想。

    说话间,魁梧汉子已经向左侧狂奔起来,黑暗中数十名汉子尾随其后,他准备快速突围找到梅戈,如果有一个带着白色面具的黑脸人出现,就把目标转移到这个人身上……

    对方在保护梅戈,自己去杀梅戈,对方一定会出现。

    这个描述其实汉子之前没有听的特别明白,什么叫带着白色面具的黑脸人?但家族负责传信的人说,你见到的时候就明白了。

    营地外人影绰绰,营地里钱卫宁躲在马车后面摸出了自己的弓箭,并不停的哭着指挥护卫布防。

    此时钱卫宁如临大敌,他哭着对身旁心腹说道“铁胎弓都出现了,这些人一定是冲着我们来的!”

    “大人,您之前不是说梅戈也有仇敌吗,会不会是他招惹来的敌人?刚才那一箭可是射向他的,”心腹疑惑道。

    “不可能!”钱卫宁笃定道“那梅戈不过就是个小巫师,何至于让对方出动如此精锐的骑士?对方的军阶恐怕比我还高,人数也未必比我们少,杀梅戈哪里需要这么强悍的兵力?所以,这些人一定是提前知悉了我们燃烧骑士团的北伐计划,所以想要阻止我们这支商队北上。杀行商的恶名他们不想背,所以就要嫁祸给土匪。”

    “额,”心腹泪流满面的说道“那咱们怎么办?”

    “杀!”钱卫宁泪流满面的坚毅说道“此事涉及燃烧骑士团的计划,记住,等杀的差不多了一定要留活口,我要审讯他们!”

    “您的意思是?”

    “我要知道他们从何处得到的情报,我还要知道他们准备如何应对我们的计划,”钱卫宁说道“这样我才能将消息准确无误的传递给骑士团。”

    心腹迟疑了一下“大人,不然我们借机离开吧,我们杀掉他们一批人后把他们的尸体伪装成我们的,让伯克利家族以为我们战死了,然后我们去北方的城镇讨生活,或者占山做强盗也行啊!家族派您来送死,您真的甘心吗?咱们只是得罪了一个纨绔子弟而已,家族竟要置我们于死地啊!”

    却见钱卫宁一巴掌扇在了心腹的脸上“不记得你我加入骑士团时的誓言了吗?战死就是你我最好的归宿,家族可以背叛我们,但我们不能背叛燃烧骑士团的荣耀!”

    心腹感慨道“大人,您哭着说这些话,真是太有感染力了!”

    钱卫宁“……”

    此时,梅戈的后背紧紧贴着马车,他剧烈喘息着对任小粟问道“你一直都在隐藏实力,对吗?”

    任小粟笑了笑问道“你的命重要,还是答案重要?”

    梅戈老老实实回答“命重要!”

    ……

    晚上还有两章。

    感谢坚强的年糕同学成为本书新盟,老板大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