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37、祝你幸福
    “诺曼家族与都铎家族拿着黑色真视之眼的时间太久了,”陈静姝见任小粟有些不解,便笑着解释道“所以整个巫师国度的资源都得他们来分配,时间久了,自然就会引起其他家族的不满。”

    任小粟奇怪道“拿着黑色真视之眼无非是施法更强悍一些,怎么还跟资源分配扯上关系了?”

    陈静姝摇摇头“你没有黑色真视之眼,所以根本不会理解其中的奥秘。它的秘密,只有那些持有过它的人才会明白,不然你以为诺曼家族与都铎家族为何能占据都城?”

    任小粟撇了陈静姝一眼“说的好像你们赏金猎人组织就有黑色真视之眼似的。”

    不好意思,你们没有,但我还真有一枚!

    “我们虽然没持有过黑色真视之眼,但我们偏偏就知道它除了作为武器以外,还有什么用处,”陈静姝回怼道“虽然我们不确定你从中土过来有什么目的,但我觉得,咱们还是平等合作比较好,我们能够给你提供大量的情报,而你需要做的,就是配合我们的一些行动。”

    “可以啊,”任小粟笑眯眯的回答道“大家相互利用嘛。”

    或许赏金猎人们以为,这场交易是他们利用任小粟更多一些吧,但事实上,主动权从来都在任小粟自己手中。

    任小粟驱马离开,离开之前他对陈静姝说道“我今晚就要带着梅戈离开了,不管钱卫宁是什么计划,我都没兴趣跟他趟这浑水,所以咱们今晚就分道扬镳,然后根特城见!”

    “钱卫宁不会放你离开的,他需要一个巫师在商队里坐镇,”陈静姝冷静分析道。

    “奥,”任小粟笑着点点头“那可由不得他。”

    这话把陈静姝说愣住了,眼瞅着这近千人的商队里有一大半都是钱卫宁的人,就算面前这少年身体力量再强大,也没法从这数百人当中突围吧?

    任小粟离开后,一名原本紧跟着他的护卫悄悄跑去钱卫宁身边“大人,那亲随只是骑马闲逛,并没有其他动作。”

    “闲逛?”钱卫宁皱起眉头“难道真的只是个普通人?他都干什么了?”

    “主要就是和一个女人聊天打趣,”护卫低声道“那女人姿色还不错,我想他是起了别的心思。”

    钱卫宁冷笑“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这种事情,不足为惧,好了你回去吧,记住,盯好梅戈。”

    护卫点头“好的大人,晚上轮值需要调整么?是否需要调整?这一片土匪横行,我感觉还是加派人手好一些。”

    “不用,”钱卫宁看了护卫一眼。

    护卫说道“也是,有您的箭术,什么土匪也过不来。”

    钱卫宁顿了一下说道“你说的没错。”

    ……

    傍晚,篝火旁边两位绵羊人还在刻苦的学习着巫师语,满心希望自己抵达根特城以后买到真视之眼就立刻化身巫师。

    任小粟百无聊赖的等着夜幕降临,他看向绵羊人“你俩现在学的这句咒语是什么巫术?”

    “陷地术,”李成果回答道,说完便继续练习发音了,似乎并没有搭理任小粟的兴趣。

    而梅戈,此时正在冥想,大概是在冥想世界里提升巫术的熟练度呢。

    要说梅戈也确实勤奋,甭管路上发生什么事情,冥想却是一天都没有停止过,每天最少六个小时以上。

    用梅戈的话说就是,既然没有更高等级的真视之眼,那就必须再勤奋一些。所谓勤能补拙,只要勤奋,自己早晚也能成为大巫师。

    然后任小粟当时问他,巫师国度的历史上,有没有人手持白色真视之眼成为大巫师的。

    梅戈的回答是没有……

    这个问题问完之后,梅戈消沉了大半天的时间,不过好在他又很快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并发誓自己一定要成为第一个手持白色真视之眼的大巫师……

    任小粟本来都心说要不自己把橙色的真视之眼先送给梅戈吧,结果一听这誓言,任小粟又暂时打消了馈赠的念头。

    毕竟人家都发誓了,自己不能让对方食言对不对?

    不过任小粟在想,梅戈虽然傻白甜,但这顽强拼搏、永不言弃的精神,确实符合主角模板的人设啊!

    这时候任小粟开始琢磨,自己虽然研发出来了中土咒语,但现在能确定的咒语作用就只有“嗨呀”与“恭喜发财”,之前虽然对一名巫师甩了很多咒语,但追逐中任小粟也没法确定哪个有效,哪个无效。

    嗨呀是敌人脚下会突然出现一个三米深的土坑,而恭喜发财则是陷地术,能用流沙将人陷入地下。

    说起来任小粟也该寻找最适合自己的巫术了,毕竟他还有九万枚熟练石等着用呢。

    现在他手持黑色之眼的情况下,虽然没有上千次练习就能顺利施展巫术,可不管是嗨呀还是恭喜发财的威力都还太小了。

    这要是以后回了西北,大家问少帅少帅,你去那边学了什么巫术啊?

    结果自己随口一句咒语只刨出个小土坑来,那不是丢人吗?

    按照梅戈所说,随着巫术的练习,巫术的威力就会越来越大,但一个巫师一辈子也就差不多专精一两个巫术而已。

    任小粟必须尽快找到自己最想要的巫术,然后用熟练石把这门巫术的威力给点上去!

    任小粟的目光朝两个绵羊人身上扫去,想要拿俩人试试巫术,但他总觉得老是逮着这俩人折腾不太好,于是悄悄掏出真视之眼,然后将目光又转去了钱卫宁那边“祝你幸福。”

    钱卫宁此时坐在篝火旁边正低声对自己心腹说道“今晚你带领莫克斯先守前半夜,我则带其他人守后半夜,一定要小心,有情况了随时喊醒我。”

    心腹回应道“好的大人,对了,您这段时间都没好好休息过,要不您今晚就先休息一夜吧,我带人守前半夜,莫克斯带人守后半夜。”

    钱卫宁摇摇头“不用,我精力还挺充沛的,你能有这份心就行了,我很感动。”

    说着,钱卫宁的眼泪哗一下就流下来了!

    护卫当场就愣住了“您这么感动的吗?”

    ……

    还一章,会很晚,建早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