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36、圣燃烧骑士
    火种圣山的外围频繁有货车进出,那一辆辆从浓雾之中驶出的车辆,就像是来自神秘之地的使者。

    没人能看清雾里有什么,但并不代表所有人都完全遗忘了这里。

    当两辆货车冲破浓雾而出,渐渐远离之后,山上的一块植被后面站起两个身披仿生迷彩伪装服的人影来。

    其中一人掏出一个小本本来记录着文字,并一边说道“这里果然成了王氏的秘密基地,只是我也没想到这里竟然如此热闹,宝根,你这边需要召集小队的成员,想办法查清车辆信息,比如弄清楚车上的士兵到底归属于王氏哪个作战序列,比如弄清楚他们在押运什么东西。”

    张宝根憨厚的点点头“院长,要不我们直接拦下一辆车吧,咱们肯定能打过他们。”

    “不行,”胡说摇头否定“咱俩现在也不敢贸然进入这浓雾,还是先别打草惊蛇比较好,万一咱们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他们就转移了秘密基地,这样反而得不偿失。”

    “嗯,”张宝根用力的点点头。

    这时胡说想了想又说道“另外,你这边也给其他队伍的情报人员传递消息,一定要注意隐藏身份,然后由小队的成员护送孩子们去西北,我这边会安排撤退路径,之后我把具体的安排告诉你。”

    “好的,”张宝根再次用力的点点头。

    “孩子们还小,已经不适合再在这中原生活下去了,他们是组织的未来,一定要好好保护,”胡说交代道。

    张宝根疑惑“院长,西北安全吗?”

    胡说仔细想了想“有那小子在,应该还算相对安全一点吧,而且我那外孙之后也会去的。”

    “好的,”张宝根在胡说面前非常听话,基本就是院长让干什么,他就干什么。

    这时胡说有点惆怅“总感觉大变降至,我那外孙恐怕没时间在秀株州和涟漪生娃娃了啊……也不知道进展怎么样了,我听他的意思,好像还有点不愿意。”

    “院长,要不咱们去找他吧,”张宝根说道“我觉得我说不定也能在那里讨个媳妇,我听神坛打电话说,那里男人都不用干活的……”

    胡说哭笑不得“你有点骨气行不行!?”

    张宝根低声道“我觉得挺好啊……”

    “对了,”胡说突然说道“你给李神坛打电话,告诉他,从今天开始我们将停用卫星电话,等他那边忙完,我们西北见。”

    ……

    巫师国度里,任小粟正骑马溜达着,他发现自打从瓦杜兹出来以后,连自己随便溜达的时候都会有商队的护卫跟在附近。

    陈程与安安俩人还在进行抗压训练,任小粟想了想最终还是跑到他们的马车外,找到了他们的姨妈。

    “大姨妈你好,”任小粟笑眯眯的说道。

    中年妇人白了任小粟一眼“你别以为巫师国度的人就不知道大姨妈什么意思,我叫陈静姝,你可以直接叫我名字。”

    “这样也好,”任小粟乐呵呵笑道。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怎么,终于打算上车和我聊聊了?”陈静姝斜了任小粟一眼“我看你也挺清秀的,我挺喜欢。”

    任小粟挑挑眉毛“你如果知道调戏我的下场,一定会后悔说这些话。行了,咱们开门见山,你有没有发现这商队的问题?”

    许多中年女人喜欢调戏精神小伙,也有许多中年大叔喜欢调戏清纯小妹,这大概是比较常见的事情了。

    但问题就在于,调戏其他的精神小伙并不会挨黑狙子弹,但调戏任小粟却有这样的风险。

    “当然有问题,”陈静姝正色回答“这钱卫宁我们调查过,根本就不是皇家军队的退役圣殿骑士。”

    “哦?”任小粟来了兴趣,这些赏金猎人作为巫师国度的地头蛇,果然能掌握更多的情报。

    陈静姝看了他一眼笑道“表情不要太正经,商队的护卫正在偷偷观察咱们俩呢。”

    “没事,”任小粟低声笑道“他们最好不要发现咱们在聊什么,这也是对他们的生命安全着想,你只管说,我只是想知道如今巫师国度的局势罢了。话说这钱卫宁到底是什么人?”

    “钱卫宁是原先燃烧骑士团装甲骑兵旅的圣殿骑士,他甚至有自己的骑士侍从,你看这些商队护卫,虽然箭法不怎么样,但一个个马术却极其精湛,我怀疑这都是他从装甲骑兵旅里带来的骑士侍从,”陈静姝说道“所以你就应该知道,钱卫宁此行北上,代表着燃烧骑士团的意志。”

    圣殿骑士其实是官职,他们的上级是圣伯克利骑士,下级则是圣燃烧骑士,这是燃烧军团的军职称呼。

    其他家族的骑士团也都差不多,比如诺曼家族的就是圣诺曼骑士、圣殿骑士、圣光明骑士,他们家族的骑士团叫做光明骑士团。

    装甲骑兵旅的主要作战武器是长矛与剑,他们负责的作战方式是快速冲锋后,以强大的机动能力和沉重的铠甲来瓦解敌方阵型,所以这样的作战序列里,弓箭手甚至都不是标配。

    陈静姝疑惑道“不过这钱卫宁倒是有点特殊,明明是装甲骑兵旅出身的军人,竟然最擅长的是箭术,而且还是万中无一的神箭手,这就让我有些拿不准了。”

    任小粟半天没说出话来,他沉默很久说道“他这箭法可能是运气吧。”

    陈静姝看了任小粟一眼“箭箭都直中眉心怎么可能是运气,这世上天命之子也不可能有这样的运气,你觉得他像天命之子吗?”

    任小粟小声嘀咕道“看来我就是天命……”

    “你说什么?”陈静姝疑惑道,她确实没听清任小粟说的啥。

    任小粟岔开话题问道“伯克利准备对都铎与诺曼家族发动战争了对不对,他们的实力够吗?”

    “光凭他们自己当然不够,”陈静姝确定马车周围没有商队护卫才说道“但很多家族其实早就对这两家不满了,巫师组织内部本身的利益分配就存在历史遗留问题。”

    ……

    还有两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