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42、小巫师的声望之路
    别东张西望的,”任小粟压低了声音说道“尤其是别往钱卫宁那边看!”

    梅戈心虚道“那神箭手的称呼也是你整出来的?”

    这时候梅戈心中的震惊,已经开始渐渐转变为无力,他都不确定自己这到底是拐回个什么人物来祸害巫师国度了!

    任小粟说道“你别管那些,只需要你嗷嗷乱叫着发射小火球就行了,我给你指方位,别发射错了!”

    梅戈委屈巴巴的说道“这么简单?”

    “对,就这么简单!”任小粟说道“你想啊,你是巫师,这商队里明明你的实力最强,明明你应该有实力把钱卫宁这种普通人吊起来打的,结果你一直缩在马车后面算怎么回事?”

    梅戈更加委屈了“这不是你让我躲在马车后面的吗?!”

    之前第一波第二波土匪来袭的时候,梅戈好几次都想起身释放巫术协同作战的,结果都被任小粟给硬生生按住了。

    这可不怪他梅戈不作为,实在是他力气没有任小粟大啊!

    也不是他梅戈柔弱不懂反抗,就任小粟那力气,整个巫师国度谁被按住坐那,都特么站不起来啊!

    “你就说放不放小火球吧,”任小粟没好气道。

    “放,”梅戈认真说道。

    “好,”任小粟从马车之间的缝隙中,指着一处黑暗对梅戈说道“就那个方向看见没?现在就释放小火球!”

    梅戈也是激起了血性,手握真视之眼便吟唱起了咒语“fire!”

    下一刻,一枚拳头大的火球骤然在梅戈身前凝聚,而后慢悠悠的飘向夜幕之中……

    黑暗中的某位弓箭手突然感受到了威胁,他看到火球的刹那便是心中一惊,巫师出手了!

    在巫师国度的属民眼中,甭管与多少巫师打过交道说过话,这个群体依然是神秘而又强大的,所以当火球术出现的时候,甭管这火球有多小,速度有多慢,弓箭手下意识便选择了躲避。

    以弓箭手的速度,其实相距五十步想要躲开这么一枚小火球还是没啥问题的。

    然而还没等这弓箭手跑开,他便忽然感觉自己领子后方有巨力传来,待到弓箭手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已经被一个黑色的影子给硬生生提起来了。

    老许在黑暗中为了不引起所有人注意,便将所有衣物与面具全都脱了下来。

    在夜色里,老许的黑色身躯与昏暗的光线融为一体,没人发现它是何时靠近过来的。

    有时候,连任小粟都会忘记,老许的本名其实叫做影子。

    所谓影子,本身便是这夜色中的一员。

    只见老许将那个想要逃跑的弓箭手提着,然后就像是拳击陪练似的举着自己的“护具”,等待着火球术的到来。

    弓箭手这会儿都已经疯了,明明他是能够躲开火球术的,明明那火球术的速度比弓箭慢上许多,可他现在被人提着根本无法闪躲,硬是被人拿捏成了活靶子!

    可弓箭手就想不明白了,你明明都已经潜行到我身边了,而且战斗力又如此生猛,那你直接弄死我不就好了么,干嘛多此一举?

    来不及思考这些了,弓箭手当场便要呼喊其他掩体后面的同伴救援,然而还没等他开口,老许的手刀便已经落在了他的颈部大动脉上,把弓箭手打晕了过去。

    这时候,火球术终于到了,任小粟心中松了口气,然后控制着老许将弓箭手心口送到火球术上……

    只是让任小粟意外的是,这火球术忒弱了点,眼瞅着这玩意打在弓箭手身上顶多制造一点烧伤,对方竟是还好好的喘着气呢。

    没办法,老许一拳捶在火球术之前的落点上,硬是给弓箭手给捶的吐血而亡了。

    任小粟振奋的看着梅戈,虽然这个过程复杂,但结果却是极好的。

    他对梅戈说道“来,第二枚!”

    慢慢的,黑暗里的弓箭射出频率在快速降低着,有些弓箭手已经发现了端倪,知道这黑暗里有隐藏着的强大敌人。

    有人小声呼喊着撤退,结果却被老许一一打晕过去,然后扔在脚边等待着梅戈的持续施法。

    为了不让钱卫宁那边发现端倪,老许甚至还得一边举着昏死过去的弓箭手,然后一边用手劲甩出箭矢压制钱卫宁。

    钱卫宁等人的流泪还未停止,他只是觉得有些不对劲,怎么自己开弓射箭都听不见哀嚎声了呢?难道是自己的箭术不灵验了吗?

    不应该啊,自己是神射手啊!

    此时,梅戈已经杀起劲了,一枚又一枚火球术缓缓飞出,然后由老许配合着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的击杀。

    梅戈的视野里,五十步开外仍旧是模糊的一片,他只知道有谁在提着弓箭手们挨火球,却看不清弓箭手背后的黑影到底是什么。

    他小声问任小粟“那些弓箭手都死了吗?”

    “没错,”任小粟笃定说道“战斗马上就要结束了,没有这边的弓箭手压制,东边想要突袭进来的敌人就独木难支了。你记住,不管谁问你,你都必须说你专精火球术威猛无比,知道吗?”

    梅戈低声道“可我说谎会心虚……”

    “心虚?”任小粟冷声道“想想你这次去根特城要干什么?难道不是为了你的青梅竹马吗?如果你不够强,你凭什么让你的青梅竹马跟你走?”

    “这又不是我真的强,”梅戈嘀咕道。

    任小粟笑了笑“没关系,这世上大多数人只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眼睛看到的。”

    再过十分钟,弓箭手已经全部死亡了,可梅戈却陷入深深困惑当中,自己这哪是拐回来一个亲随啊,简直就是拐回来了一个妖怪好吗?!

    他现在再回想起自己俘虏任小粟时说过的那些猖狂话语,梅戈都为自己的生命安全感到一阵担忧!

    任小粟笑眯眯的看向梅戈“这事只有咱俩知道,明白吗?”

    梅戈赶忙小鸡啄米似的点头“知道知道,明白明白。”

    梅戈心想,自己之前还惋惜任小粟没法成为巫术,可按照对方现在表现出来的生猛程度,哪还用成为巫师啊……

    ……

    第四章,今天终于可以早点睡了,大家晚安,求一下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