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33、178要塞的敌人
    “问你俩个问题,”任小粟骑在马上慢悠悠的问道。

    结果身边的陈程与安安俩人只是看了任小粟一眼,却并没有回答问题。

    只见俩人嘴里念念有词的,还在背诵着他们主修的巫术咒语。

    任小粟挑挑眉毛:“我真有问题要问。”

    可是陈程与安安俩人依旧没打算回应他,而是继续背诵咒语。

    商队离开瓦杜兹之后的两天时间里,陈程与安安全程经历着抗压训练,按照任小粟的要求,不管任小粟如何干扰,他们都不可以中断咒语。

    一旦中断,那惩罚就来了,比如说给任小粟做饭,比如给任小粟找干草铺床。

    一开始俩人经常被打断,有时候是任小粟突然出现吓他们一大跳,又或者是大半夜给俩人喊醒要求立刻背一段咒语。

    别的先不说,陈程和安安这两天已经深刻体会到,任小粟到底有多么气人了。

    他们如今简直就像任小粟的免费仆从一样,无微不至的照顾着任小粟的起居生活……

    不过好处也是有的,这两天下来安安就发现,自己吟唱咒语真的没有那么容易被打断了,之前她跟随商队走在路上,两个嬉闹的孩子从侧面撞了她一下。

    结果安安就发现,她虽然被撞了,但嘴里却仍旧下意识的吟唱着咒语。

    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啊!

    只是,现在任小粟真的想问这俩人点事情的时候,陈程与安安却压根不理他了。

    “咳咳,咱们中断一下抗压训练,你放心,这时候你俩停下来我绝对不惩罚,”任小粟说道。

    陈程与安安撇了他一眼,表情里写着一万个不相信!

    任小粟痛心疾首的说道:“难道我就这么不值得信任吗?”

    陈程与安安俩人一边吟唱咒语一边疯狂点头。

    “得,你俩继续吧,我对你们深厚的师生情谊,终究是错付了啊,”任小粟叹息道。

    说着,他驾驭着马匹朝梅戈方向行去,来到马车边上,任小粟发现车里的梅戈正在教绵羊人巫师语。

    梅戈见他过来便好奇道:“怎么了?”

    “有比较重要的事情给你说,”任小粟说道。

    当即,梅戈跳下马车与任小粟一起往没人的地方走去:“什么重要的事情?”

    “我觉得有点不太对劲,咱们现在已经进入温斯顿家族的领地了,再往北需要多久能抵达根特城?”任小粟说道。

    “大概半个月的样子吧,”梅戈说道:“这次商队的前进速度算是比较快了。”

    “一旦将要脱离温斯顿家族领地之后,咱们便立刻与商队分道扬镳,”任小粟说道:“这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钱卫宁想要拿你当挡箭牌,但你不跟着商队也一样可以到达根特城。”

    “这么严重吗?”梅戈疑惑:“你是发现什么了吗?”

    “你太好忽悠了所以实情还不能告诉你,”任小粟说道:“你只需要做好准备就可以了,一旦抵达温斯顿北方边境,你就立刻带着两个绵羊人跟我走,如果两个绵羊人不愿意离开商队,那就说明他俩也有问题,你需要做的就是抛弃他俩,跟我从其他方向前往根特城,放心,有我在你就不会有事。”

    梅戈有些不解是什么事情让任小粟如此警惕,如今有钱卫宁这样的神射手保护,总好过自己走小路吧?

    但是梅戈犹豫了半晌,还是答应道:“行。”

    也不知道为什么,梅戈竟是选择相信了任小粟这个并未结识多久的中土异乡人,他总觉得任小粟不会骗他……

    任小粟见梅戈答应后便放下心来,就在刚刚,老许在商队附近进行侦查时,赫然发现附近山脉的土匪竟然全都被人杀死了。

    7处土匪藏身之所,无一幸免。

    这炎热的夏季里,那些尸体旁边的苍蝇如同乌云般密集。

    任小粟不确定这到底是谁干的,但他觉得事情已经升级了,钱卫宁这伪装成商队北上的计划未必能成功,他们商队里橡木桶装的也绝对不是葡萄酒。

    当伯克利家族提前宣示了反叛的意图,都铎家族与诺曼家族怎么会放一支敌对势力的商队进入根特城?

    到时候恐怕梅戈也会被人当做伯克利家族派去的巫师,然后将他们全都囚禁起来严刑拷打。

    正说话的时候,那位钱会长突然走到俩人面前笑道:“尊敬的梅戈大人,亲随大人,你们在讨论什么,我看两位好像忧心忡忡的样子。”

    “奥,没事,”任小粟人畜无害的笑起来:“我们在讨论晚上吃什么呢。”

    “正好我也有件事情想跟两位商量,”钱卫宁微笑道:“咱们离开约克郡后已经经历了两次土匪的袭击,所以为了保护梅戈大人的安全,我这边会专门派一些护卫保护二位,这是我们约克郡商会的诚意,希望两位不要拒绝。”

    梅戈愣了一下看向任小粟,而任小粟心中则冷笑起来,早不派晚不派,偏偏这时候派?

    这分明就是派来看守他们的人啊,钱卫宁是生怕梅戈偷偷跑了吧!

    可是任小粟就想不明白了,梅戈这一个战五渣巫师身上,到底有什么可利用的地方呢?

    到了晚上扎营的时候,钱卫宁还专门把自己的马车停在梅戈他们边上。

    这样一来,梅戈他们左边是钱卫宁,右边则是商队护卫,完全是一副严防死守的态度。

    不过任小粟并没有多说什么,就这么点普通护卫想拦住他,简直跟做梦一样。

    傻白甜梅戈并没有意识到情况已经开始变的危险起来,他还觉得多点护卫保护自己挺好的呢。

    他坐在篝火边上好奇的看向任小粟低声:“对了,之前还没好好问过你中土的事情,给我讲讲呗。”

    “你想听什么?”任小粟看了他一眼。

    “比如……”梅戈想了半天:“整个中土都属于178要塞管理吗?”

    “不是,”任小粟摇摇头:“178要塞只掌管西北地区。”

    “还有其他势力吗?”梅戈好奇:“那178要塞除了巫师国度以外,还有没有其他敌人?”

    任小粟沉思一会儿说道:“有。”

    ……

    晚上还有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