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28、抗压训练的重要性
    瓦杜兹大教堂是最典型的哥特式建筑,繁复的建筑结构让它看上去神秘而又肃穆。

    尖拱、壁柱、花窗棂,多种元素汇聚成了大教堂最终的模样,六十一个塔尖像是浓密的塔林般指向天空,每个塔尖上都伫立着一尊人形雕像。

    “塔尖的雕塑都是谁?”任小粟抬头看去。

    “是伯克利家族的历代大巫师们,”安安回答道:“事实上其他地区的大教堂顶端都是全巫师组织的杰出大巫师,只有伯克利家族领地的教堂只放自己家大巫师的雕塑。不仅如此,这座瓦杜兹大教堂里还有六百零一座雕像,也都是伯克利家族自己的历代巫师。”

    “这教堂什么时候建的?”任小粟问道。

    “建于一百多年前,不过是六十年前翻修之后才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安安凝视着塔尖上雕塑说道:“也就是那个时候,他们拆掉了罗素的雕像。”

    任小粟撇了安安一眼:“罗素与你们组织有什么关系?”

    安安也撇了任小粟一眼:“这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任小粟笑了笑不再说话,如果说骑士任禾留下的组织在灾变中帮助了罗素,那双方应该有着非常亲密的合作关系才对。

    在梅戈的猜测中,罗素被旧时代的贵族们暗杀,这似乎也能成为安安等人厌恶巫师组织的理由。

    当然,这一切都还是不确定的猜测,真相需要任小粟自己去寻找。

    不过,任小粟能够笃定的是从六十年前开始,伯克利家族便已经有了野心,他们将其他巫师家族的大巫师全都请下了神坛,就是为了倒戈相向的那一刻。

    内乱么,任小粟倒是非常期待这件事情的发生。

    “6点的时候,大巫师会在教堂前面做什么?”任小粟问道。

    “会展示神迹,”陈程平静的回答道:“让属民看到那些不属于人间的力量,从而帮他们加持信仰。”

    “不就是释放一点好看的巫术么,”任小粟不屑道:“有这装神弄鬼的精力,倒不如想想该怎么让自己变强,难怪不敢重拾科学,这是担心低级的骗术被属民拆穿啊,走吧,我们6点再过来。”

    神权,是巫师国度的统治基石,为了保护这个基石,巫师将不允许一切能够挑战他们权威的东西出现。

    作为一个中土人,任小粟会觉得这一切非常畸形,但这里的属民在经历过文化断层之后却将这一切当做理所当然的事情。

    等任小粟带着陈程与安安来到城镇北方的驿站时,梅戈、绵羊人都已经早早睡了。

    梅戈这位傻白甜竟然还专门在分给任小粟的房间里留了一张纸条:早上5点半的时候要起床去参加瓦杜兹大教堂的礼拜,不要睡的太晚。

    任小粟嘀咕道:“还是个暖男啊。”

    夏日的早晨天色会亮的很早,五点半的时候天色就已经由黑转灰了。

    梅戈来任小粟房间门口敲门:“起来了,带你去看看神迹。”

    任小粟开门:“你也是个巫师,怎么还相信神迹?”

    “开玩笑的,”梅戈笑了笑:“我们小巫师一般也不愿意错过这种月初的礼拜仪式,因为这是我们观察大巫师施法的最好时机了。”

    “奥,”任小粟点点头:“就是观摩学习嘛。”

    原本任小粟以为就他和梅戈去观摩,结果意外的是,整个商队里有近乎一半人都早早起床,往瓦杜兹大教堂方向赶去。

    不仅如此,整个瓦杜兹城镇里,有数不清的属民正走出家门,犹如一条条溪水似的朝着瓦杜兹大教堂汇集过去。

    人们穿着红色的袍子,所有人的面庞都遮隐在红袍的兜帽之中,整个瓦杜兹城镇从天空俯瞰下去,犹如红色的海洋。

    梅戈让绵羊人李成果从包里掏出几块宽阔的红布来:“咱们没带红衣,所以我就让李成果去买了几块红布应急,快,披在自己的身上,要遮住头顶。”

    任小粟打量了一下,这红布确实够大,看起来跟床单似的……

    “为什么要披上红衣?”任小粟问道。

    “不披红衣便是对神明的不尊重,”梅戈说道:“如果家庭条件允许的话,手里还得捧着一盏灯,那灯油也有讲究,必须是羊奶中提炼出来的。”

    任小粟放眼望去,还真看到几位捧着酥油灯的红衣信徒正缓缓走着。

    所谓宗教,绝对不是给人们一尊神明就可以了,它必须有严格的仪轨,仪轨越多便越神秘。

    不过任小粟看到这一幕幕想的是,所有人都披上了红衣,这就非常方便刺客执行斩首啊,杀人之后随便披上一块红布就能随着人群离开了。

    比如他要杀这大巫师,只需要在射击范围内随便开一枪,然后就可以丢掉枪械混入人群了。

    如果巫师能用巫术挡子弹,那他还可以用黑狙,黑狙还不行那就上黑弹,相当的残忍。

    梅戈见任小粟不说话,便好奇问道:“想什么呢?”

    “奥,没什么,”任小粟人畜无害的笑了笑。

    此时,红色的人海已经在瓦杜兹大教堂门前聚集,五名身披红色宽袍的巫师已经在教堂门口的红毯上垂手而立。

    巫师与属民的装束不同之处在于,他们的红袍襟袖上还缀着洁白的貂皮。

    六点钟,大教堂顶端用以计时的巨大钟表背后,响起了宏亮的钟声。

    红毯上的五位巫师同一时间张开双臂,像是在拥抱天上的神明。

    “最前面的人是伯克利家主吗?”任小粟低声问道。

    “不是,那位家主早就不参与这种事情了,”梅戈说道:“先别说话,仪式要开始了。”

    当钟声落下时,站在红毯最前方的那位大巫师从袖中取出自己红色的真视之眼来,所有属民全都屏气凝息。

    大巫师高声颂唱着:“there.is.no.such.things……”

    “啪。”

    晨曦中,一扇黑色的暗影之门突然在大巫师面前打开,而那门后则伸出一只纤细却有力的手来,狠狠的扇在了大巫师的脸上,打断了吟唱……

    任小粟嘀咕道:“你就说抗压训练重要不重要吧?”

    ……

    还有两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