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26、导游
    此时,铁匠铺里的人还没散。

    陈程帮铁匠检查了一下伤势,结果发现格力斯已经没什么事了,刚刚被任小粟击打的位置也只剩下一个红印。

    “真的没事了吗?”陈程问道。

    格力斯点点头:“对方出手很精准,我当时感觉上不来气,胸闷,咳嗽不止,但是很快就没事了。相信我,这需要非常厉害的身体控制能力,就算根特城里最厉害的角斗士也未必能做到这一点。”

    这位铁匠格力斯以前就是根特城的角斗士,而根特城的角斗士分为两种。

    一种是巫师家族里的仆从与亲随,巫师们自己不愿意冒风险出手战斗,便让角斗士来代表自己,以此来为各自的家族争夺荣耀。

    说起来好听,但其实不过就是给巫师们提供更加刺激的赌博娱乐活动罢了。

    赢了的巫师将带走奖金池的一半,奖金池里的另一半则是给押注者们留的筹码。

    这第一种角斗士平日里享受着巫师带给他们的光环,此时为巫师而战,但如果在战斗中失败,那就会立刻被巫师抛弃。

    第二种角斗士则是走投无路自愿成为角斗士的属民,也许是赌博输了钱,也许是需要钱就急,反正就是自愿把自己卖给角斗场。

    他们将在那里不停的与人战斗,直到死去。

    格力斯本身就是个铁匠,为了给父亲筹钱治病所以成了角斗士,也是当时根特城里最出名的角斗士之一。

    后来就被赏金猎人组织的领袖给救了出来,安排在瓦杜兹城堡里守护一座安全屋。

    格力斯很感谢赏金猎人的这位领袖,也很享受现在安逸的生活。

    但享受安逸并不代表自己的战斗能力就荒废了,事实上格力斯认为自己如果现在回到角斗场里,依然可以百战百胜。

    结果,就是如此自信的格力斯,被任小粟打的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格力斯说道:“对方用我最自信的战斗方式,轻而易举的瓦解了我的自信。”

    陈程和安安相视一眼:“会不会是因为你没有防备他突然出手?”

    “不会,”格力斯说道:“我很确定就算我防备了,他也有能力一瞬间解除我的战斗力。”

    说着,格力斯在一张小纸条上写了几行字,然后去后院的鸽笼里取出一只信鸽绑了上去,他对安安说道:“现在还不能放飞信鸽,得等明天早上大教堂附近的信鸽放飞出来才行,那时候信鸽会混在其中,这样才能躲避人们的注意。”

    “嗯,”安安点头。

    格力斯突然问道:“这个少年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会突然冒出如此厉害的高手?”

    安安撇嘴不服气道:“厉害什么啊,土匪来袭击商队的时候,他还不是和梅戈一起躲在马车后面不敢动弹?”

    “有这种事情吗?”格力斯疑惑问道:“看他身手,对付土匪应该不难吧。”

    “实力是一回事,胆量是一回事,”安安非常生气,刚才被人当做鹌鹑一样提起来,实在太屈辱了一点,她很清楚自己说的就是气话,但就是忍不住想说点啥……

    这时候,铁匠铺门外传来声音:“你是在说我吗?”

    “呀!”安安回头间惊愕的看到任小粟正巧伫立在门外:“你怎么又回来了!”

    这种正说别人坏话的时候被人听见,实在太尴尬了!

    任小粟当然不能说他是迷路了,便笑着解释道:“我这是担心你们两个赏金猎人被伯克利家族的人抓走,所以专门回来护送你们,感动吗?”

    安安吐槽道:“信你才有鬼了,你是怕我们去告密吧!”

    “这我倒是真的不太害怕,”任小粟说道:“走吧,我还赶着去吃饭呢。”

    陈程与安安看了一眼架在他们脖子上的长剑,于是选择了忍气吞声……

    任小粟见双方终于达成一致想法,这才将两柄长剑还给了格力斯。

    回去路上,善谈的陈程突然问道:“中土如今是个什么样子?我听说中土还很弱势才对。”

    “弱势?”任小粟笑了笑:“所以十七年前,就是你们口中弱势的178要塞打败了巫师国度的军队?”

    “打败?”陈程愣了一下:“不是说皇家军队胜利了吗?”

    任小粟冷笑起来:“谁说的?”

    “皇室对外宣布的啊,说是给了178要塞血的教训,不过这次皇室怀着仁慈的心,所以并未制造多少杀戮,”陈程回答道。

    “还真是连脸都不要了,竟然敢这么编,”任小粟说道。

    178要塞在之前一直处于弱势,毕竟军事工业复兴也就近几十年的事情。

    但这中土的军事工业一旦复兴,就绝对不是巫师能够抗衡的了,17年前的那场战争虽然惨烈,但178要塞确确实实取得了战争的胜利。

    而巫师组织与巫师国度的皇室为了维持自己的声望,竟选择了篡改战争的结果,硬要说自己赢了。

    任小粟看了一眼陈程说道:“17年前的战争是中土胜利了,而且中土远要比你们想象中强大太多。不说军事,单说基础工业和城市的基础建设,就已经甩了巫师国度好几条街。”

    陈程向往道:“父亲以前也提过中土,要是有机会去看看就好了。”

    任小粟笑眯眯的说道:“等我弄清楚你们这组织到底怎么回事,说不定还能让你们一起组团去参观178要塞那边的西北风情呢。”

    安安突然问道:“你在中土是什么身份?”

    任小粟咧嘴笑道:“我吗?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西北开发志愿者啊。”

    “满嘴谎话,”安安嘀咕道:“对了,你到底是为什么突然拐回来的?”

    任小粟一本正经的说道:“这瓦杜兹是南方重镇,我确实是担心你俩出现意外。”

    安安狐疑:“你不会是不知道驿站在哪吧?”

    “哈哈哈哈哈,怎么可能?”任小粟大笑道:“我任小粟行走江湖,怎么可能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安安顿时确定,这货确实是因为不知道驿站在哪才又拐回来的,这是拿她和陈程当导游用了啊!

    ……

    抱歉今天就这两章了,上午睡了3个小时,楼上的邻居就开始换全屋的窗户,一直换到了晚上7点钟,我整个人现在是崩溃的,思维也没法集中,今天就算是用完了五月最后一次休息机会。

    真的对不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