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13、准备策反
    就在这大半夜里,原本所有人都好好睡着,却突然有土匪骑马而来,箭雨也从夜幕中坠落。

    仅仅是第一轮箭雨就射翻了十多人,后续又死伤数十,寻常人哪见过这样的阵仗?

    在这仓皇之中,突然有人挺身而出,而且以他精准霸道的箭法将土匪们一一杀死,大家怎么能不鼓掌呢?

    所有人站起身来,在任小粟的带领下一边鼓掌,一边朝钱卫宁微笑示意,以示感谢。

    任小粟说道:“之前听说钱会长因为实力强横才成为约克郡商会的副会长,我还不相信,现在钱会长用实力证明了自己啊!有你保护,这一路北上我们就踏实多了!”

    一名穿着较为贵气的妇人附和道:“没错,感谢钱会长出手护卫!”

    一时间,钱卫宁竟成了这商队里的英雄,这让钱卫宁自己有些不知所措。

    钱卫宁看着那一张张崇敬的面孔,他张了张嘴巴半天都没说出一句话来……

    首先,他也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射中土匪,而土匪确实是死了,其次,谁不喜欢别人钦佩的目光呢?

    钱卫宁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可能都是巧合,其实我箭法并没与那么好。”

    原本掌声都已经慢慢平息,结果任小粟又使劲鼓起掌来:“钱会长不光实力强,竟然还有谦虚的品质,这才是最难得的!”

    啪啪啪啪啪啪掌声再次热烈起来!

    钱卫宁这下不说话了,他甚至在某一刻觉得,也许那些土匪确实是死于自己精准的箭法吧……

    远处一架马车里,小女巫安安疑惑道:“姨妈,这位钱会长的箭法真的很好吗?”

    “看样子是不错,”妇人说道:“我听马蹄声判断,这次来的土匪少说也有五十多人,他能在这么快的时间里,将土匪一一射杀,确实厉害。其实我之前看他搭弓射箭虽是老手,但力气并未有多大,便没抱太大期望。结果不成想,是我小瞧了他。”

    小女巫点点头:“果然有很多高手隐藏于市井之中啊,等会让弟弟随他们去查验一下土匪的尸体,看看他箭法的精准度。”

    这时梅戈小声对任小粟说道:“你说这钱会长箭法如此厉害,咱们是不是就不用回约克郡了?”

    任小粟挑挑眉毛:“怎么,不怕了?”

    “根特城早晚都要去的嘛,有这种高手护卫着北上,总比回去等死强啊,”梅戈说道:“对了,你在中土也是练武的吧,你没学习过弓箭吗?要不我去找钱会长给你借一张弓来?”

    任小粟摇摇头:“没学过,不会用。”

    梅戈听了这话竟是还有些嫌弃:“怎么连弓箭都不学啊,你看钱会长远程射杀敌人这手法,难道不羡慕吗?”

    “不羡慕,”任小粟摇摇头:“这还真是一点都不羡慕。”

    “嘴硬,”梅戈撇撇嘴说道:“行了,我给你借一副弓箭,你也练练,不然白瞎了这一身天生神力!”

    说着,梅戈便去找钱卫宁了。

    任小粟就纳闷了,自己学弓箭干嘛,用自动步枪它不香吗,还是自己的黑狙不好使?

    弓箭的杀伤力再强它也不过是冷兵器,在中土热武器时代,谁还用弓箭啊!

    所以不是任小粟不学,而是他真的没必要学!

    没过一会儿梅戈便拿着一张长弓和一壶羽箭过来递给任小粟:“你试试。”

    任小粟打量了一眼手里的弓箭,单体弓,制作工艺并不复杂。

    任小粟无奈之下接过长弓,学着钱会长之前的模样将弓弦轻轻拉开,随便一拉便是一轮满月。

    之所以轻轻的拉弓弦,是他担心自己直接把长弓给拉断了,这玩意哪经得住中土超凡者折腾……

    任小粟松开弓弦,又搭了一支羽箭朝一处篝火射去,结果羽箭硬是偏了两米多。

    梅戈感慨道:“你还真是不会啊,五米的距离都射不中篝火吗。”

    瞅这语气,梅戈竟是还瞧不上任小粟的箭法了。

    任小粟撇撇嘴把长弓塞进了梅戈的怀里:“我都说不会了你非要让我试,放心,我要杀敌的时候压根不屑于用这种东西,碍事!”

    梅戈痛心疾首的说道:“你不吹牛逼会死是吧!不会用就不会用呗,你鄙视它干嘛!”

    “你有能耐你给我弄一支枪来嘛,”任小粟在篝火旁边悠闲的坐下:“中土人人用枪械,谁用弓箭啊。”

    “枪械一次一发,装弹又那么慢,未必就有弓箭好用啊,”梅戈说道。

    任小粟当场惊呆了,只是这一句话,便能让他判断出巫师国度的枪械技艺还停留着在什么阶段。

    正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小女巫也在车里偷偷的打量着任小粟,虽然姨妈已经再三与她强调不要再偷偷观察那个少年,但她还是有点忍不住。

    当她看见任小粟瞬间将长弓拉满的时候,便扯了扯妇人的衣袖惊呼道:“姨妈你看,那小子好大的力气!”

    妇人看了一眼分析道:“这小子单臂的力气怕是得有两百多斤才能如此轻松的拉开长弓了,看样子他是天生神力啊。”

    “难怪那天晚上他能追到我,合着是有一身子蛮力,”安安嘀咕道:“不过姨妈你看,他这箭法也太差了点。”

    “不是太差,”妇人摇摇头:“是他根本就不会箭法,你看这握弓的姿势就压根不对。”

    “这少年应该是没进过皇室军队的,”小女巫安安判断道:“军队里都有弓箭习练,进过军队的人不可能如此业余。”

    “或许他只有一身神力吧,并未接受过系统的训练,”妇人有些惋惜:“可惜了这一身力气,没有接受过训练的人,最多也就是把十成力气发挥出五成而已,可惜了。”

    妇人连说两次可惜,是她真觉得有些惋惜。

    “姨妈,你说这小子也没进过皇家军队,而且也没什么巫师家族的背景,我们是不是可以忽悠他加入我们?”安安好奇道。

    妇人笑着说道:“我就知道你会这么问,但你要明白,想加入我们得知根知底才行。”

    “那就路上再观察观察嘛,”安安说道。

    妇人想了想回答道:“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