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07、暗中窥伺
    浩浩荡荡的队伍一路北上,一辆被遮盖的严严实实的马车里,有人透过缝隙看着前方,目光就锁定在任小粟的背影上。

    只见任小粟一边骑马缓行,一边在马上摇摇晃晃的翻书看,马匹在路上始终跟着队伍,也不用担心它会跑偏。

    任小粟还是挺喜欢这种无人驾驶的感觉呢,也不用自己怎么驾驭,屁股下的马匹也能始终不偏离队伍。

    以前罗岚跟他聊起人工智能的时候说,人工智能的应用领域还挺宽广的,其中一项就是无人驾驶。

    例如一个人赶长途,只需要设置终点,然后在车上睡一觉就到地方了。

    任小粟寻思自己虽然不知道人工智能到底是啥,但也能享受一下无人驾驶的待遇了。

    不过就在任小粟胡思乱想之中,丝毫没有察觉后方的队伍中,有人正在马车里偷窥自己。

    那马车中有人小声问道:“就是他把你整的那么狼狈吗?”

    另一人压低了声音回答:“对,就是他。”

    “确定不是巫师吗?”一人问道:“我们计算过你逃离的路线和速度,如果是普通人的话,没有巫术加持是根本追不上你的。”

    “我不能确定他是不是巫师,但我能肯定的是,他在追击过程中确实没有使用巫术,”小女巫回答道。

    “那就有点奇怪了,难道此人天生就有超越常人的身体素质么?”有人疑惑道。

    “应该是的,我逃离过程中亲眼看到他纵跃十多米,普通人哪有这样的身体素质,咱们也试过,没有巫术加持的话8、9米恐怕就是极限了,”小女巫的声音响起:“所以,咱们一定要小心谨慎一些才对。”

    “这次算他们倒霉,我们本是借助商队掩护离开的,结果他们却自己送上门来,”另一人低声说道。

    按照他的说法,这支赏金猎人队伍本身已经放弃了任务,打算返回北方。

    可偏偏就这么巧,梅戈等人也突然加入到队伍中来。

    “对了,你不是说还有一个带着白色面具的人吗,能不能从身形辨认出来?”一人问道。

    “没法辨认,那白色面具与这少年身形相仿,但没法确认是谁,”小女巫回答道:“在我想要逃离的时候,白色面具给了我很大的压迫感,我觉得对方非常可怕。如果不是你们及时赶到,恐怕我就要交代到那里了。”

    “等等,那白色面具会不会是梅戈啊?”一人问道:“我感觉梅戈的身材与身高,好像还挺符合条件特征的。”

    “还真是,”小女巫回忆了一下说道:“可他为什么要带上面具呢?”

    此时,任小粟完全猜不到这一个白色面具还能闹出多少乌龙来,梅戈、刘庭、李成果觉得白色面具是凶手,而小女巫则认为梅戈就是白色面具……

    乱七八糟的……

    任小粟坐在马上翻看着巫术总纲,试图找寻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要说这巫术总纲经过删减之后,内容便已经七零八落了,很多东西看起来前言不搭后语的,让人看得莫名其妙。

    难怪梅戈他们不看了,确实没有什么太大的价值啊。

    李成果和刘庭还在车里背单词,任小粟觉得无趣便放下巫术总纲,策马朝商队前方行去。

    任小粟一边走还一边仔细打量着每一个能看到的人,这主要是看看这商队里有没有可疑人物。

    还没走多远呢,之前的那位骑士长莫克斯便向他靠拢过来:“亲随大人,您最好不要随意走动,万一刺客就藏在队伍里,您可能会有危险。”

    “放心,我心里有数,”任小粟认真回答道:“他们伤不了我的。”

    莫克斯一阵无语,待到任小粟离开后,他的一名下属凑过来说道:“不要管他了,反正我们的任务就是保护梅戈大人,这小子出事了也跟我们没什么关系。”

    “也是,”莫克斯叹息一声说道:“那就不管他了,你们记得提高警惕。”

    “是。”

    没过多久,任小粟从商队前面转悠一圈回来,又骑马朝着商队后面溜达过去。

    当他经过一架马车的时候,忽然觉得这马车有些奇怪。

    如今已经是五月末尾了,烈日在头顶暴晒着仿佛能让人闻到自己头发烧焦的味道,几乎所有马车都敞开着帘子,保持通风。

    而这架马车的奇怪之处就在于,窗户用窗帘死死地挡住,车门处的帘子也被人给揶紧了。

    马夫倒是没什么异常,可车里的人就不怕把自己给闷中暑了吗?

    下一刻,任小粟伸手想要将窗帘扯开,结果还没等他手伸过去呢,便有人从里面掀开了帘子。

    一名中年妇人看着任小粟以及他伸出的手臂,似乎愣了一下,紧接着便客气笑道:“您就是梅戈大人新招揽的亲随大人吗,你们进入城镇的时候我在街上看到过您呢,真是英俊不凡啊。”

    “哈哈哈哈哈是吗?”任小粟乐出声来。

    “您有事吗?”中年妇人笑着问道。

    任小粟透过窗户的缝隙朝里面打量过去,想看看车子里面都有什么,他嘴上说道:“没事,我就觉得有些奇怪,你不嫌热吗?”

    “是这样的,我前几日生病了,城镇里的医生说我不能吹风,”妇人笑着说道。

    “原来如此,”任小粟松了口气笑道:“那没事了,我就是纯粹有点好奇,别紧张。”

    说完,任小粟便准备驱使马匹继续往商队后面走去,那中年妇人却又突然说道:“要不……亲随大人来车上坐坐?正好我也有些问题想跟大人交流一下呢。”

    这妇人穿的是蛋糕裙,上身领口极低的那种,领子边缘还有蕾丝花边,很白。

    见任小粟看过来,妇人竟然还将身子更倾斜了一些,仿佛要为他的目光提供便利似的。

    “咳咳,不用了不用了,”任小粟夹了夹马肚快速离开。

    从背影看去,颇有种落荒而逃的感觉。

    这中年妇人轻笑起来:“这倒是有点意思了,跟那些外表斯文、内心肮脏的巫师不太一样。”

    ……

    晚上还有一章,另外大家可以关注一下后缀的“作家的话”,月票活动奖品还挺丰厚的,例如我自己都没舍得买的华为wat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