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05、另辟蹊径
    李氏家族与刘氏家族在当地分别掌握着食盐与棉纺生意,论地位,那当然是掌握食盐的李氏要更高一些,任小粟也看出来了,刘庭的父亲其实更像是小弟一些,这俩家应是守望相助的世交。

    这两家突然找到梅戈说提前出发的事情,恐怕也不光是急着培养一个巫师那么简单。

    李成果与刘庭俩人回去之后肯定说了路上被偷袭的事情,也肯定说了梅戈与都铎家族的私人恩怨。

    如今约克镇又突然闹出一场小小的火灾来,很多人都说有个带着白色面具的人纵火行凶,梅戈认为老许是来杀自己的,李成果和刘庭也一定会这么认为。

    所以李氏与刘氏赶忙过来催促梅戈出发去根特城,这是担心自己儿子还没买到真视之眼,梅戈这个帮忙选购真视之眼的工具人就被杀掉了……

    此时,李成果的父亲对梅戈说道:“我也知道梅戈大人遇到了一些小麻烦,可能会担心路上的安全问题,但这一点您不用担心,我们会派人在路上保护您的。”

    听到这话之后任小粟就已经确定,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

    不过李氏和刘氏这么硬气的吗,竟然明知道都铎家族要杀人,还敢派人保护梅戈?

    梅戈也有些疑惑:“怎么保护?”

    “约克郡的商会正好组织了一批行商要北上前往根特城,购买那边的金银器,”刘庭的父亲说道:“队伍很庞大,足有数百人同行,我们安排的护卫已经潜入其中,对梅戈大人进行暗中保护。”

    都铎家族在巫师国度内实在太庞大了,所以李氏和刘氏这样的地方豪绅想保护梅戈,也必须偷偷摸摸的。

    梅戈想了想说道:“你们希望我何时动身?”

    “不如就现在?”李成果的父亲提议道:“行商们已经在约克郡北方集结好了,原本是今天早上就要走的,但我让他们等一等梅戈大人。”

    梅戈心中无奈,这李成果的父亲看样子是确实担心夜长梦多,竟是希望他现在就出发。

    他想了想说道:“好,那我收拾一下东西便动身。”

    说到这里,李成果与刘庭的父亲才心满意足的告辞。

    两位绵羊人留下,任小粟当即就把这俩人使唤去收拾东西了,以免他俩偷听自己与梅戈的对话。

    任小粟疑惑道:“你就这么答应他们了,巫师的尊严呢,这明摆着是利用你嘛。”

    “地方豪绅还是有些不一样的,虽然面上很尊敬,但那份尊敬是给我背后的巫师组织,却不是给我的,”梅戈无奈道:“约克郡虽然成了我的封地,但其实南方六郡都有真正的主人……伯克利家族。”

    “也是巫师家族?”任小粟问道。

    “没错,”梅戈点点头:“伯克利家族也是某位大巫师在世俗的根基,只不过权柄没有都铎那么大,只拥有金色的真视之眼。事实上李氏家族和刘氏家族都是伯克利公爵的人,地位不高罢了。”

    “奥,”任小粟明白了,李氏和刘氏算是伯克利家族势力的边缘人物,如今想要在体系内得到重视,便想要培养出巫师来提升自己的地位,只要家里出了巫师,那伯克利公爵那边也会另眼相看,给他们分配更多的利益。

    巫师的国度,自然是只有巫师才配进入真正的上流社会。

    李氏家族和刘氏家族,都不过是想拿到这张名片罢了,这样才能实现自己家族的阶级跃迁。

    任小粟想了想说道:“那我觉得也不至于现在就走吧,太仓促了。”

    “算了,没必要纠结这个,”梅戈苦笑道:“既然收了钱,就把事情给对方办了吧。”

    “行吧,”任小粟有点无奈,他还准备留在这里等小女巫的同伙上门呢。

    不过他转念一想,其实以那些赏金猎人的能耐,自己就算出发去根特城,对方想要找自己也并不是难事。

    “你有什么东西要收拾吗?”梅戈问道:“我这边没什么要带的,取几本书路上看就行了。”

    “我也没什么要带的,”任小粟说道:“我也挑几本书吧。”

    “对了,巫术总纲还在你那里吗,”梅戈忽然问道:“那个就先别看了,带着也挺沉的。”

    然而这时候任小粟愣了一下,等等,那小女巫想要偷的书,会不会就是自己手里这本巫术总纲?

    之前任小粟对偷书的说法嗤之以鼻,毕竟梅戈都离开巫师塔两年多了,你早不偷晚不偷,偏偏等梅戈回来了才偷,骗鬼呢?

    然而如果对方想偷的是巫术总纲,那就能说通了,因为梅戈把这巫术总纲带走了,只有梅戈回来才能下手啊!

    任小粟对梅戈说道:“这巫术总纲我还是带着吧,我觉得挺有意思。”

    梅戈奇怪的看了任小粟一眼:“没必要硬撑这种面子的,大家都知道巫术总纲没什么实质内容,你就算不看,大家也不会说什么。”

    “我觉得挺有意思,”任小粟说道。

    “你开心就好……”

    两个绵羊人背着梅戈的衣物下来与任小粟他们汇合:“梅戈大人,女佣把您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咱们出发吧。”

    梅戈看了他们一眼:“这一路辛苦你们了,放心,到了根特城我就带你们去黑市。”

    “谢谢梅戈大人成全,”李成果乐呵呵笑道:“对了,梅戈大人可否在路上就教我们巫师语啊,这样一来,要是在根特城买到真视之眼,我们也能马上开始练习巫术。”

    “没问题,”梅戈点点头对任小粟说道:“你正好也跟着他们学习一下吧。”

    “我吗?”任小粟乐呵呵笑道:“我就不学了,你教他们俩吧。”

    梅戈愣了一下:“不学?你之前不是挺想学的吗?”

    “太难了,不学了,”任小粟说道,他仔细考虑过,以巫师语释放巫术,高阶的还得搭配冥想图来用,可冥想图这玩意被牢牢的控制在巫师家族手里,想要获取太麻烦了。

    自己如今有了中文施法,还不需要冥想图,干嘛还要费那个劲呢,虽然总结中文施法规律有点麻烦,但起码不靠天、不靠地,全靠自己。

    一旁的刘庭小声嘀咕道:“合着之前好学的模样全是装出来的,难怪在中土也只能给人当仆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