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00、巫师国度的格调
    “你有了解过中土骑士留下的这个组织么,”任小粟问梅戈:“既然他们曾协助巫师们躲避灾变,那么这种生死存亡的事情过去后,他们的声名应该与罗素一样显赫才对吧,再不济也该人人熟知才对,可是我之前从未听你提起过。”

    梅戈听了之后沉思片刻说道:“我看巫师志的时候其实也有过这样的疑惑,但请你相信我,我是真的没有听说过他们。”

    “怎么会呢?”任小粟有些不解。

    “也许是他们并没有遵照那位中土骑士的指令?”梅戈分析道。

    “不会,”任小粟见过骑士组织,那种凝聚力极强的有信仰的团体,怎么可能会突然集体变节?

    “那也可能是他们全都死在了灾变里?”梅戈又说了一种可能。

    “也许吧,”任小粟叹息,那场影响全世界的灾变确实太恐怖了一些,骑士们全都死在其中虽然有点让人难以接受,却也不是不可能。

    然而这时候任小粟转念一想,不对啊,若是他们都死了,宫殿根本不可能指引着他寻找这些线索。

    他还有三条线索要找,如果是这个组织已经覆灭,他上哪找这么多线索去?

    宫殿不会跟他开玩笑,所以任禾在这边成立的组织一定还有线索,只不过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导致他们并未出现在巫师的历史中。

    看来,还得自己慢慢碰运气才行。

    这时候任小粟又冒出来了一个问题:“对了,这罗素最后怎么样了,我看巫师志里也没有写。”

    “他没有写,我猜大概率是这作者也不清楚,或者是不敢写吧,”梅戈说道。

    “怎么回事?”任小粟愣了一下。

    “之前我父亲跟我讲述野史的时候提到过,罗素在巫师们躲避灾变之后的第三年就死去了,但是死亡原因一直存疑,”梅戈解释道:“巫师组织对外解释是罗素因为劳累过度猝死了,然后罗素的尸体便被迅速火化。”

    没有尸检,没有人调查死因,就这么被火化了。

    “所以这就让许多人怀疑了吗?”任小粟好奇问道。

    “不止如此,”梅戈轻声说道:“最重要的还是,罗素的黑色真视之眼最终落入了都铎家族手中,你也明白人类是擅长怀疑的动物,这种重要利益转移的事情,怎么可能不引起别人猜忌?”

    “后来呢,”任小粟问。

    “后来?”梅戈笑了笑:“后来都铎成为巫师国度最大的家族,不论是巫师组织之内,还是世俗之中,都是如此。手握黑色真视之眼便能拥有这样的权势,即便他们没罗素那般天纵奇才。”

    任小粟点点头,如果有利益相关,那么猜测很有可能就是真实的。

    起码,他本人更愿意相信罗素被人谋害的说法。

    “咦,”任小粟惊奇了:“都铎家族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呢,是你喜欢那位姑娘的未婚夫家吗?”

    梅戈苦笑道:“是的,所以其实我并不抱什么希望,你之前说要帮我夺回爱人,但这种话还是咱们私下说说就好了,就算是一百个你我加起来,也不可能撼动都铎家族的,更何况你现在连巫师都不是。”

    任小粟每次听到这话都很想光明正大的对梅戈说一次:你对壁垒毁灭者的力量一无所知。

    且不说他自己能不能灭了都铎家族,就算真不行,他也可以先回178要塞,然后再用蒸汽列车带一车子人回来踏平“都家庄”!

    当然,人家这都铎是姓氏,并不存在什么“都家庄”这种东西,任小粟这么想只是为了让自己显得更有气势一些。

    正所谓未知的都是可怕的,之前他不了解巫师国度,所以总担心这里暗藏什么特别强大的人物,或者是有什么特别强大的手段。

    可现在看来,历经两百年的巫师国度,已经接近腐朽了。

    任小粟对梅戈说道:“放心,这事我一定帮你办到。”

    梅戈嘀咕道:“又开始吹牛了,你什么时候能改改吹牛的毛病?”

    任小粟笑而不语,并没有解释太多。

    某一刻他真觉得这梅戈就是天生的主角模板,不仅遇见了最强大的金手指任小粟,还惹上了巫师国度内最厉害的家族。

    如果真有一个故事讲述梅戈,那么梅戈遇见任小粟的那一刻应该就是故事的开头,而任小粟帮他毁灭都铎家族就是故事的结尾了。

    任小粟很喜欢这种剧情,自己就像是隐藏在幕后的大佬一样……

    “吃饭吧,”梅戈对任小粟说道。

    说着,梅戈还吩咐女佣去取来了巫师塔酒窖中的好酒。

    然后任小粟便看着梅戈坐在长长的餐桌尽头,吃一勺子麻婆豆腐,然后再优雅的喝一口顶级葡萄酒。

    并且,梅戈还非常享受的样子,动作极其优雅……

    任小粟可不是看不起麻婆豆腐和鱼香肉丝,相反,他最喜欢的菜就是鱼香肉丝了。

    但问题是,他以前也参加过杨氏的晚宴,大概知道上流社会是怎么装格调的,原本这巫师国度才应该是所谓“格调”的发源地,怎么现在这巫师国度的文化突然就混搭了起来?!

    此时梅戈赞叹道:“这鱼香肉丝真是人间美味,选用最好的胡萝卜和里脊肉,再加上新鲜发泡的木耳笋丝,以精致的调料烹调,让人吃完念念不忘。吃完鱼香肉丝后,留在嘴里的油脂刚好抵消掉葡萄酒的酸涩,快来尝尝我巫师塔里厨师长的手艺。”

    任小粟还头一次听人把鱼香肉丝给说的如此高端,他估摸着中土文化再同化巫师国度几年,梅戈喝红酒的时候怕是要再搭配一口蒜。

    毕竟吃肉不吃蒜,味道少一半……

    晚上,任小粟来到梅戈分配给他的卧室休息,天鹅绒被子柔软异常。

    不过他并没有睡,而是静静的一边翻看巫师志,一边耐心的等待着。

    老许已经爬上了屋顶,就藏在塔尖之下的阴影里,随时准备捕猎。

    任小粟不担心会有危险出现,他只担心猎物不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