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75、翻身农奴把歌唱
    巫师梅戈一觉睡醒之后,感觉整个世界都好像变的有点不一样了。

    自己的两名仆从围在任小粟的身边大献殷勤,跟昨天横眉冷对的情况已经完全不同。

    在此之前,李成果和刘庭俩人是不服任小粟的,毕竟他们给梅戈效力两年,也不过刚刚获准成为仆从,可以进入巫师塔学习巫术。

    这两年时间里,他们不光要吃草,被人薅羊毛,有时候甚至还会被母羊盯上。

    这其中的苦,是外人难以亲身体会的。

    而任小粟一来就成了亲随,地位高于两人不说,还能对巫师梅戈大呼小叫,这让他们心里非常不平衡。

    但昨天晚上,任小粟与这两位绵羊人亲切的交流了一番,让他们明白了团队协作的重要性。

    也明白了,团队协作对于他们的生命安全来说,有着无与伦比的重要意义。

    梅戈走出帐篷后,两位绵羊人赶忙过来问候,这一刻梅戈又觉得,这个世界好像除了绵羊人脸上被揍出来的黑眼圈以外,好像又没什么太大的改变。

    任小粟走到梅戈面前认真说道:“给我的镣铐解开,我要跟着你学习巫术。”

    “你真要学习巫术?”梅戈疑惑。

    任小粟把绵羊人撵走收拾帐篷,然后才对梅戈说道:“我觉得以我的天赋,学习巫术肯定能大有所为,你现在处境一定不太好吧,但是没关系,等我成了巫师以后可以帮助你改善一下你的处境。”

    在任小粟看来,帮助梅戈改善他的处境是很有必要的,毕竟想要进入巫师的核心圈层,依靠他中土身份是必然不行的,就算他也成为了巫师,巫师组织也不可能信任他这么一个来自中土的少年。

    所以,必须把梅戈推到前台去才行,让梅戈成为巫师界的新贵应该是最好的办法。

    梅戈看着任小粟有些哭笑不得:“你大概是跟绵羊人……呸,李成果和刘庭俩人聊过什么,所以知道他们两人追随我是想要当巫师,对吗?但事实上你和他们是不一样的,你没有那个条件。”

    “条件?什么条件?”任小粟愣了一下。

    “你别看他们两人现在唯唯诺诺,但实际上他们两人背后的家庭,在我封地之中便已经是数一数二的家族了,所以他们还有机会买到真视之眼,”梅戈已经猜到,任小粟昨天晚上一定向李成果俩人打听了不少事情,也应该知道真视之眼的秘密了,所以他也就开诚布公了。

    梅戈继续说道:“他们的家族想要用举族之力来供养出一名巫师,好让家族在世俗的地位再次提高,可你不同,你没有那个经济基础,根本买不到真视之眼的。就算他们俩人,也未必有那个运气。”

    “想要成为巫师困难重重,我能成为巫师也完全是运气太好,拿到真视之眼后,还需要看你的精神力是否强大,是否具备进阶的潜力,我觉得你可能还不太了解这一切。”

    “哦,”任小粟点点头,原来梅戈还是觉得他不可能弄来真视之眼。

    不过,这个问题对任小粟来说,反而是最简单的,因为他已经弄到真视之眼了……

    “所以,我还是劝你打消了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吧,”梅戈好言相劝:“我知道有梦想是好事,可你没见过,巫师国度里有人穷极一生便是要追寻一个巫师梦,结果却蹉跎了一生。”

    说起这个话题的时候,梅戈明显情绪有些低落,任小粟察觉到,这句话里似乎还有故事。

    任小粟说道:“你不用担心我能不能成,只要你愿意教,我就可以心甘情愿的给你当亲随,护你平安。放心,有我在你就不会有事。”

    梅戈哑然失笑:“你不过一介莽夫,怎么敢向巫师夸下这种海口,不过我答应你了,可以教你巫术。”

    在梅戈看来,反正教授任小粟巫术,自己又损失不了什么,对方能不能成为巫师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而且,教授巫术就能把任小粟捆到自己身边,何乐而不为?

    梅戈看着任小粟笑了笑,他觉得自己算是赚到了。

    而任小粟看着梅戈微笑的表情,则盘算着怎么继续利用这脑子好像不太好使的巫师,来完成自己的渗透计划。

    任小粟给自己的大兴西北3.0计划定了个半年目标,也就是说他打算半年之内就摸清这巫师国度的情况。

    半年之后,如果计划成功了还好说,如果没成功他也不等了,直接弄死几个比较重要的巫师,然后回自己的西北去。

    毕竟出来时间太久,家里的人会担心的。

    梅戈犹豫了一下最终为任小粟解开了镣铐,等了一会儿,他见任小粟没有袭击他的意思才终于松了口气。

    而后梅戈对任小粟说道:“既然你已经是我的亲随了,那我总得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吧。”

    “任小粟,”任小粟笑着说道,他也不怕这货听说过自己的名字,毕竟他已经断定,巫师国度的人并没有完成西北的渗透。

    不远处,李成果和刘庭俩人一边收拾帐篷,一边窃窃私语着:“这小子不会真要学习巫术吧?”

    “他想学就让他学呗,”刘庭浑不在意的说道:“很多人知道这世上有超越自然的力量后,都会想要拥有,这是人之常情。”

    “但他弄不来真视之眼啊,”李成果说道。

    “你管他能不能弄来呢,”刘庭说道:“现在咱们先哄着他以免遭受皮肉之苦,待到你我二人成为巫师,再翻身镇压他即可。到时候他还是一介莽夫,而我们已经成为了尊贵的巫师,他再看我们便只能仰望了。”

    “对,”李成果也被刘庭说的心动起来,想到以后自己能够反过来镇压这莽夫,心中就充满了激动。

    “喂,绵羊人,你们俩墨迹什么呢,这么长时间还没把帐篷收拾好?”任小粟对俩人吆喝道:“赶紧的,梅戈大人要赶路了,不要耽误梅戈大人的行程。”

    李成果和刘庭赶忙回应道:“抱歉抱歉,马上就收拾好了!”

    ……

    晚上还有两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