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65、牧羊人
    夜幕降临,两头脱离了队伍的绵羊一路小跑着,仿佛不知疲倦似的一路奔向更西北的地方。

    哨所里有两人,一人是白天巡逻,一人是晚上巡逻,所以并不存在时间上的死角。

    只是,谁会在意荒野上的两头绵羊呢?

    当它们穿过夜色,直到早晨的时候终于穿过了最边缘的哨所防线,来到了一处山坡后面。

    这里,已经有一位身穿灰色棉麻袍子的人在等待着了。

    他静静的站立等待着,整个人的表情都笼罩在自己的兜帽里,像是在闭目冥想。

    两头绵羊期待的看着他,而这位灰袍则睁开双眼,从自己的宽袖中摸出一枚白色的石头来握在手中。

    只听他低吟了一声奇怪的字节,那两头绵羊竟是突然化作了匍匐在地的人形,黑头发黄皮肤,与中原人并无异处。

    “说说吧,看到什么了?”灰袍声音低沉而有磁性,仿佛蕴含着某种韵律。

    那两名年轻人说道“我们似乎看到了178要塞的大人物,虽然不清楚对方的身份,但是他有自己的随从,而且那随从力大无比。”

    “何以见得?”灰袍平静说道“说仔细一些。”

    说话时,灰袍手里紧紧握着的石头,那石头似乎对他意义非凡。

    而他面前的两人说道“那仆从可以背着巨石行走,而那大人物就坐在石头上。。”

    “巨石?”

    “半人多高的石头,”两名仆从畏惧的看着巫师手中的石头,似乎有些敬畏。

    巫师疑惑道“他背着一块石头干什么?”

    “不清楚,我们也没敢靠的太近,那仆从似乎第六感非常敏锐,我们只是多看他两眼就差点被发现,”仆从解释道“我们猜想,背负石头可能是那位大人物惩罚他的手段吧。”

    “有这个可能,”巫师点点头“不过他们只有两人出行,身份地位再高也高不到哪里去,所以并不值得我出手,你们回去吧,记住不要露出破绽。”

    结果那两位仆从慌忙道“大人,我们在这里已经两年时间了,能看到有特殊人物走出那要塞都已经实属不易,请您不要错过这次机会,我敢保证,您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东西!”

    这两位仆从要说也是够惨的,被派来当了两年的绵羊也就算了,期间混进牧民羊群后还多次被剃羊毛。

    真要只是剃剃羊毛遭受屈辱也就算了,关键是还有被宰杀的风险。

    羊是用来干嘛的?不就是用来吃的嘛……

    如今巫师竟然让他们再回去潜伏,他们怎么受得了?

    那巫师仿佛看穿了他们的心思,似笑非笑的说道“之前你们来投我门下想要做学徒,若不是看在你们勤勉的份上,我根本就不会同意,学徒就要有学徒的觉悟,现在反悔可来不及了。”

    仆从赶忙说道“我们并没有想要反悔,大人您想啊,我们化作绵羊的话,根本没法进入壁垒联盟范围,您也说了,您要找的东西出现在178要塞东南方几百公里的地方,我们就算变成羊也到不了那里啊。您不如抓到这个大人物询问他,说不定他会知晓呢?”

    另一名仆从说道“而且就算他们也不知道您要找的东西在哪,但那仆从天生神力,您若收做角斗士,想必明年的盛会上您也能大出风头。”

    巫师闭目沉思,寻找东西一事如大海捞针,其实他并没有抱太大希望。

    但角斗士一事,却让巫师非常心动。

    天生神力的奴仆?作为身体脆弱的巫师非常需要这样的近身随从。

    巫师沉默许久说道“去吧,帮我找到他们,这件事做完之后我允许你们进入我的巫师塔学习。”

    说着,他面前的两名年轻人竟又重新变成了绵羊,而他手中的白色石头上,有一只紫色的眼睛亮起,复又熄灭。

    两头绵羊相视一眼,顶着清晨的阳光重新朝着178要塞的方向跑去。

    ……

    与此同时,任小粟与张景林已经睡醒,他们没有睡懒觉,而是开始亲手给这7号哨所里的两名哨兵做早饭。

    张景林熟练的给自己系上围裙、戴上袖套,而任小粟已经开始切菜了,只是哨所里蔬菜种类并不多,只有萝卜和白菜。

    两名哨兵局促不安的站在厨房外面“司令,少帅,要不我们俩做饭吧,让你们做饭这像话吗?”

    哨所是有电话的,所以昨天下午他们就接到通知,知道司令和少帅要来。

    可他们没想到,少帅与司令一觉醒来竟然还要给他们做早饭,这就让他们有点慌了。

    张景林笑着安慰道“紧张什么,你们驻守这里,我们两个舒舒服服呆在要塞里的人给你们做顿饭又不算什么,只是辛苦你们了,在这么艰苦的环境里只能吃萝卜白菜,倒是让我感觉很愧对你们。”

    哨兵听到张景林这么说赶忙说道“不会的不会的,定期有新鲜蔬菜送来就很好了,还是让我们来做饭吧!”

    “怎么,担心我俩做饭不好吃?”张景林开玩笑说道“放心,我们俩厨艺都很好的。”

    任小粟熟练的洗菜摘菜切菜,然后如同变魔术一般,当着哨兵和张景林的面掏出一条猪后腿来……

    张景林早就听说任小粟有这种神奇的能力了,却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

    “别这么看着我,”任小粟淡定说道“自打知道要来哨所的时候我就准备好猪肉了,而且还给他们每人都带了两双厚袜子当礼物来着。”

    张景林笑了笑“是了,云粟是你的产业,如今你也算是西北最有钱的人之一了,但问题是你这么有钱怎么只送两双袜子,这也太抠门了吧?”

    任小粟翻了个白眼“你这西北军司令还惦记我那点钱?”

    吃饭的时候,哨兵端着碗喝稀饭,喝着喝着眼眶就红了。

    他们见任小粟与张景林的目光投来,连忙擦擦眼泪“司令我们没事,就是你们来看望我们,让我们很感动。”

    这些哨兵都经受过最严苛的训练,也在这最严苛环境里驻扎了好几年,但其实他们也都是普通人,也有想家的时候,也会脆弱。

    ……

    大家晚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