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64、牧羊
    “你这分明是看我太轻松了心里不平衡啊,”任小粟黑着脸说道:“你堂堂一个西北军司令,怎么能这么小心眼?”

    张景林理所当然的说道:“这可不是小心眼,既然是磨练下一任司令的徒步之旅,自然要让你感受到这里有多艰辛才行。你想啊,在这里的哨兵可不是什么超凡者,他们每天有多辛苦,你如果不给自己增加负重,能深刻感受到吗?”

    张景林继续说道:“如果你感受不深,未来你怎么知道这里的哨兵有多苦?我也不要求你超负荷,只是让你再体验一下普通人的生活。”

    “司令就是司令啊,说起道理来简直一套一套的,”任小粟撇撇嘴:“你说背哪块石头?”

    “你现在能负重多少?”张景林问道。

    “一百斤?”任小粟试探问道。

    “你给我说实话!”张景林没好气道。

    “这我也没具体测试过啊,”任小粟说着去路旁寻了一块冬瓜般大小的石头扛在了肩上:“这样行了吧?”

    “不行,我看你这一点都不吃力!”张景林四下寻了半天,结果找到一块半人高的石块:“就它了。”

    任小粟走到石块旁边,直到张景林看见他非常吃力才能将石头背起来,这才心满意足:“好了,继续前进!”

    只是,又走了两个小时,张景林都感觉自己膝盖快受不了了,结果转头一看任小粟,脑门上竟是连一滴汗都没流。

    如今已经是初夏的季节了,西北白天燥热,晚上寒冷,任小粟这下午太阳当空的时候背负这么大一块石头,如果真的累了怎么可能连汗都不流?

    张景林狐疑道:“你不累吗?”

    任小粟满脸痛苦的说道:“累啊,累死了!”

    “真的吗?”张景林问道。

    “当然是真的了,”任小粟怒吼道:“你背这么一块大石头试试,你背你也累!”

    张景林感慨道:“别的不说,演技倒是真的不错……”

    “我哪里露馅了吗?”任小粟疑惑道。

    话音刚落,却见张景林直接按着任小粟的肩膀,跃到了任小粟的背上。

    于是场面就变成了,任小粟背着石头,而张景林悠闲的坐在石头上,任小粟不乐意了:“你堂堂一个西北军司令,怎么还这么喜欢偷懒?”

    “这是历练你的旅途,又不是历练我的,”张景林浑不在意的说道:“我这还算好的了,我上一任司令说,他的老司令带他走哨所的时候是开着车的。”

    任小粟吐槽道:“你比他好在哪?我寻思你还不如直接开车呢!”

    张景林看了一眼手表:“行了,距离预计抵达时间就剩一个多小时了,赶路吧!”

    俩人就这么重新上路,张景林坐在石头上欣赏着风景,远处山坡上连绵起伏,羊群在低头吃草,偶尔还能看见牦牛从不远处路过。

    张景林忽然说道:“以前来要塞以外的地方还从没这么放松过,也没来得及欣赏一下这里的风景。只是,想到有一天战争再打起来的话,这里又要伏尸遍野,便觉得糟蹋了这里的风景。”

    “没有想过反攻那些巫师吗,”任小粟好奇道:“这样岂不是一劳永逸?”

    “想过,”张景林说道:“不过对方的力量太神秘了,让我们心生忌惮,在还没有了解敌人到底实力如何之前,我们不能拿身后的百姓性命做赌注。”

    任小粟点点头,就像当初火种与远征军团的战争一样,在没有彻底了解蛮子到底有多少兵力以前,贸然追击反攻只会导致失败。

    “我听大忽悠说,他们派人去渗透了,不顺利吗?”任小粟问道。

    “不顺利,”张景林摇摇头说道。

    “是因为语言不通?肤色不同?”任小粟好奇道。

    “不是,”张景林说道:“因为他们近两百年来劫掠我们大量同胞的缘故,其实那里百分之八十的人种都跟我们没什么区别,而且语言也都一样了。我估计最早那批巫师劫掠人口发展自身的时候,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当然,我们也需要警惕,这种情况不仅方便我们的人混入他们的社会,这也意味着他们也能混入我们。”

    “那为什么没法渗透?”任小粟问道。

    “因为我们没法制造巫师,”张景林解释道:“巫师组织是那个国度里凌驾于一切之上的权力结构,而且,这个组织结构极为严密,只要你不是巫师,就根本没法真正了解他们到底有什么手段。”

    “我们没法知道这些巫师的确切人数等级划分,也没法知道他们的力量来自哪里,又如何制衡,”张景林继续说道:“也许当我们的人里真的出现了一位巫师,这种情况才能改变,可是,我们又不知道该如何成为巫师。”

    “没有找到他们力量来源的线索吗,是不是跟我们一样觉醒的?”任小粟问道。

    “不是的,”张景林笃定道:“他们的力量有一整套体系和传承,与靠运气觉醒不太一样,而且这些巫师在灾变以前就出现了。其实他们对我们也没有什么仇恨,只是当一个文明崛起的时候,对其他文明必然带有一定的排他性,而且不断进步的社会,对资源必然有着极大的诉求。我们认为,178要塞与对方迟早会有一战,因为他们所处的土地并不算富庶。”

    然而就在此时,任小粟忽然转头望向远处山坡上,张景林问道:“怎么了?”

    任小粟看着山坡上的两头羊说道:“我总觉得那两头羊在看我们。”

    张景林笑着捏了捏他的肩膀:“两头羊而已,继续前进吧,哨所的战士还在等着我们。”

    “嗯,可能是我多想了,”任小粟点点头:“出了西北以后总觉得敌人可能就在附近,所以神经有些紧绷。”

    当两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地平线时,山坡上原本正低头吃草的两头羊竟转身跑了起来,不知道要跑向何处。

    有牧羊犬见到它们脱离队伍想要阻拦,可是这牧羊犬才刚刚靠近,却仿佛见到什么非常可怕的东西一般,向后退缩了。

    ……

    晚上还有一章,但是会很晚了,建议大家明早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