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63、178个哨所
    在此之前,任小粟从未去过178要塞更西边的地方。

    要塞以外的地方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荒凉,任小粟与张景林行走在荒野上还能看到许多西北人在荒野上耕种、放牧。

    张景林解释道:“工厂都在要塞的保护范围之中,你从144号壁垒来的时候应该也看到那些工厂了,但耕种放牧的话,还是西北更加适合一些。哨所存在的意义不仅仅是提前告知要塞做好战斗准备,也要为这些从事生产的百姓争取撤离时间。”

    任小粟默默点头,178要塞环境特殊,能够耕种和放牧的地方比较少,必须充分利用。

    他突然问道:“接任司令的人必须走遍哨所是什么时候定下的规矩?”

    “很久很久以前了,”张景林平静说道:“哨所很苦,有些士兵们在那里一呆就是好多年,夏天饱受日晒,冬季冰雪封路,资源匮乏。比较重要的哨所可能有五、六个人,这样还不算太孤独,可有些哨所只有两人,所以必须要忍受孤独。”

    张景林继续说道:“司令当然是舒舒服服的呆在要塞里,可你必须明白,那178个哨所承载着战争中最危险的责任,他们正经历着什么。就像我让你进入尖刀连的道理一样,你只有去过最危险的地方,才能明白自己的每一个决定意味着什么。跟大家一起出生入死过的人,才有资格当这个司令。”

    不得不说,178要塞能够吸引任小粟地方,大概也正是这种以人为本的精神。

    张景林笑道:“而且这还有个心理学的作用,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勤劳的人会发自内心的看不起懒惰的人,一个司令如果去过尖刀连,走过所有哨所,就会发自内心的看不起那些贪生怕死、不作为的官僚。我一开始也没察觉,但后来我发现,我如果发现哪个将领偷奸耍滑,我就会下意识的说‘你想想那些正饱受孤独的哨所战士,再想想那些前线出生入死的兄弟,你这样不会羞愧吗’。”

    “总得来说,这是要让要塞司令明白一个司令的责任到底是什么吧,”张景林说道。

    走哨所,进尖刀连,这两个事情就像是独特的就职仪式一样。

    其实任小粟一开始也不太理解,既然是司令的候选者,那派他去尖刀连里万一真就死了怎么办,要知道尖刀连那种战斗序列,打起仗来十不存一都是很正常的。

    而徒步走哨所这种事情一般都要耗时两个月之久,新司令还需要老司令陪同,耽误这么久的时间难道就不怕期间出什么岔子?

    可现在他突然意识到,178要塞的惯例,就是要从最艰难的路上选出一个堪当大任的人选来,然后去承载整个西北的命运。

    在大兴西北2.0拐难民路上的时候,大忽悠就给任小粟讲过当年他去哨所的时光。

    大忽悠说自己当年在哨所的时候,每天睡醒后的工作并不是在哨所呆着,而是要背着枪械出去巡逻的。

    寒冬季节,一个人背着枪走上一天的山路,天还没亮就出发,等晚上回到哨所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

    流出的鼻涕会被冻在脸上,鞋子里都会结上薄薄的冰沙,脸颊冻的通红。

    晚上在哨所里面烤火的时候都不敢距离篝火太近,因为突然取暖会让自己浑身发胀。

    巡逻路上,他唯一与外界交流的机会,就是中午12点的时候走上一座名为老虎岭的山头,和另一座山头的哨兵挥手致意。

    双方的巡逻路线没有重叠,距离最近的地方便是这两座山头了。

    大家心照不宣的每天中午12点抵达山头,然后挥挥手便继续踏上各自的巡逻路径。

    不管刮风、下雨、下雪,两位哨兵都一定要在中午12点赶到山头上,等他们看到对方也在的时候,才能得到心灵上的一些慰藉。

    不是大家太闲了,是因为太孤独了。

    如果这一任哨兵的服役期结束,准备离开,他一定会对新来的哨兵千叮咛万嘱咐:每天12点的时候一定要抵达老虎岭,跟山对面的战友挥挥手,因为他在等你。

    这一百多年里,自打178要塞建立开始就有了178个哨所,这178个哨所就像是荒野上孤零零的星辰与火炬。

    任小粟好奇道:“当初张先生应该也不了解我的实力吧,你把我派去尖刀连不怕我就这么死掉吗?”

    张景林淡定道:“我才四十岁出头,说起来在司令的岁数里还算比较年轻的,所以你要真的死在战争中,我应该还有比较充分的时间去选下一个。要知道有些司令七十多岁才找到适合的人选,我算是比较幸运的了。”

    任小粟挑挑眉毛:“我现在跑路还来得及么?”

    “当然来不及了,”张景林笑了起来:“不都说了不许回头吗。”

    许多人都以为张景林是严肃的、正经的,但任小粟见过张景林在集镇时的模样,其实就明白这货能当178要塞司令,是因为这货骨子里也是个流氓。

    ……

    第一个哨所在178要塞西北方80公里的地方,任小粟和张景林预计早上出发,晚上抵达。

    然后张景林就发现,他都已经累到有些虚脱了,可任小粟还是屁事没有。

    这走遍哨所的计划,本身也是要磨练历届司令心智的,所以才会要求必须徒步。

    但估摸着以前定下这规矩的老司令也没想到,这司令里竟然还会钻出这么一个体力跟牲口野兽一样的超凡者,所谓历练心智根本就起不到应有的作用……

    在张景林的计划里,任小粟近几年经历了太多的战斗,杀过不少人,这一趟他希望任小粟的性子可以沉静下来,让任小粟有个沉淀自己的机会。

    结果,任小粟屁事没有,这一趟徒步反倒更像是磨练张景林自己似的……

    到了下午的时候,张景林看着活蹦乱跳的任小粟终于忍不住了:“你去背块石头!”

    任小粟愣了一下:“以前没这个规矩吧?”

    “现在有了,”张景林认真说道。

    ……

    晚上还有两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