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39、早生贵子
    “你有没有想过,虽然你们能够把病死族人练成铜尸留在身边缅怀,可其实他们仍旧死去了,”李神坛说道:“所以,用药物和科学的方法医治他们,岂不是更好吗?我就知道一个医疗水平不错的地方,它叫西北……”

    涟漪冷冷的看他一眼:“我涟族不会走出秀株州的,就算在秀株州里再缺药,也比去外面受战乱之苦强。”

    李神坛听对方这么说,就知道自己没法用简单的方法引诱对方去大兴西北了。

    看样子,涟族避世的决心还挺坚定呢。

    不过他还有一点好奇:“对了,你刚刚说去采药,难道是找到治病的药材了吗?”

    涟漪回答道:“暂时还没法让他们痊愈,但可以减轻他们的痛苦。这个药材也比较神奇,外伤敷上也可以快速止疼,就是敷上后活动不太灵便。”

    李神坛心说这特么不是麻药吗……

    合着涟族现在治发烧,就全靠麻药?把人麻翻了不痛苦,就等于把病治好了?

    李神坛想了半天,好像逻辑也没什么问题!

    涟族的寨子就在地下停车场向南十公里的地方,从外面看去,这小寨子也没什么与众不同之处,只是位于青山绿水之间,看起来还挺别致清新的。

    寨子里家家户户基本都是树木搭建成的小二层楼,有些窗户开着,窗子把手上还挂着颜色艳丽的花环,看样子花都是刚刚采摘回来的。

    司离人好奇道:“为何有些窗户上挂着花环,有些没有呢?”

    涟漪回答道:“有挂花环的屋子,都是在进行走婚的女子。”

    走婚,对于中原人恐怕是个很陌生的词汇。

    在这里,只有女性可以住在屋子的二层,一旦她们将窗户打开挂上花环,那就意味着可以有男性半夜从窗户里爬进去行婚,如果窗户上没了花环,而是变成挂着一顶帽子,那就说明屋子里已经有情侣在相亲相爱了,别人不能打扰。

    寨子里,女人管自己的情人叫做阿注来称呼男性,男性则称呼自己的情人为阿夏。

    男性晚上去与自己的阿夏亲热,天亮之前必须离开,不然就被视为不礼貌。

    所以寨子里会有一种很奇怪的现象,白天的时候男性都窝在自己家里,可能兄弟七个人窝在一起,一到晚上就各自去寻找自己的“阿夏”了。

    如果兄弟七人中,有一人没有阿夏,晚上只剩下他自己,就会显得格外凄凉……

    寨子里每天都会有盛大的篝火晚会,用来给阿夏和阿注们制造情投意合的机会。

    所以,整个寨子每天都好像很快乐一样……如果没有族人生病的话。

    在这里,男人是不用劳作的,很多人以为这样的母系社会里,女人就像是蜂后一样可以享用一切,但其实这里的女人非常勤劳,她们实力强大,而且还有铜尸银尸这样的免费劳动力。

    很多人听说练尸的时候,可能都会像李神坛那样想,这些铜尸银尸肯定是用来杀人的吧,就像说书人的故事那样。

    但实际上,涟族这些铜尸银尸最常干的事情,是干农活……

    寨子里,除了金尸以外,基本都属于劳动工具范畴。

    李神坛看着不远处矮矮胖胖的铜尸,忽然觉得对方越发的可爱起来。

    以前在洛城的茶馆里,他也听过有关练尸的传说,但那些都是跟打打杀杀有关的事情,他也没想到自己真正接触练尸时,这个名词会突然变的如此接地气。

    涟漪他们押着李神坛回来时,好多寨子里的人都来围观,并询问怎么回事。

    当大家得知涟漪终于找到了自己的“阿注”时,都送上了诚挚的祝福……

    “喂,等等,”李神坛对人群说道:“怎么搞得好像已经结婚了似的,不要这么早就送祝福啊,这事我觉得还有一些回缓的余地吧?”

    这种话,就像是临终前病人对医生说自己应该还可以再抢救一下似的。

    可是人群并不理会他,而是继续向涟漪送上祝福。

    一般情况下,中原少女这时候一定会很羞赧,但涟漪并没有,她很坦然的就接受了所有的祝福,并承诺一定会早生贵子。

    这些话,把李神坛都快听懵了!

    什么跟什么就要早生贵子了?!

    到底谁才是神经病啊,怎么感觉对方病的比自己厉害多了呢,李神坛感觉有被冒犯到……

    等众人将李神坛给押到涟漪家中,他发现涟漪住着整个寨子里最大的房子,而房子中间还有石头堆砌的火塘,火塘中火焰旺盛。

    在秀株州涟族里,族长家中火塘便象征着整个涟族的兴旺命运,是不能灭的,如果有一天灭掉便意味着族中要蒙受大难。

    涟漪到家中,当着所有人对李神坛冷冷的说道:“你是我的第一位阿注,而且也会是最后一位,这本就是你的荣幸,为什么你一脸不乐意的样子?如果不是觉得你长得好看,我也不必如此大费周折。”

    涟漪是可以目视黑暗的,所以在地下停车场里李神坛身穿燕尾服的帅气模样,当场就打动了她。

    涟族女子豪爽直接,说让你当压寨夫人,那就必须让你当压寨夫人。

    一旁一名涟族大婶说道:“族长,我看此人有些凶狠,你要多加小心、多加看管、多加管教。”

    李神坛无语的望向她,哪来这么多“多加”,您是有多不放心?

    只是这时候涟漪摇摇头说道:“不用担心,赤蛊已经被我养出来了,正好拿来给他用。”

    涟族的小姐姐们和大婶一听这话便放下心来:“还是族长厉害一些,竟然连赤蛊都重新练出来了。”

    说着,涟漪从自己屋中取来了一枚小小的朱砂盒子,李神坛凛然问道:“你想干嘛?”

    涟漪听到这话愣了一下,思索了半天之后回答道:“想。”

    李神坛:“诶???”

    姑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不能避讳一下吗?关键是我问的也不是这个啊!

    我问的是,这赤蛊是干嘛用的!

    ……

    晚点还有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