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27、演戏给大家看
    愿意签意向书的就是朋友,可以留下来吃饭。

    不愿意签意向书的也没关系,西北不会迫害任何人,但想继续在西北吃这碗饭大概是不可能了。

    王富贵的态度很明确,他就是在帮任小粟解燃眉之急,只有帮了少帅的朋友,往后才能继续在一口锅里吃饭啊。

    他和别的商人不同,王富贵把任小粟的前途,看的比自己钱途还要重,凡事都是以任小粟为第一位的。

    任小粟这位东家说,云粟在这件事情里不能借机掌控西北经济命脉,任何一条命脉都不行。

    而王富贵就要做的更好,大兴西北这件事情里他不光不赚钱,甚至还要贴钱支持才行。

    往后西北归了任小粟,西北商会又能算什么呢?王富贵心里的算盘将这一切算的清清楚楚。

    这天下事,并不是只有跟钱沾边的事才叫生意!

    这一年时间里,王富贵努力的把云粟做大做强,甚至走到了西北商会会长这个岗位上,就是为了这一刻能够帮到任小粟。

    如他所愿,这西北商会已经被拧成了一股绳,谁也没有单独下船的勇气。

    一位位西北大老板们当场签了意向书,旁边王富贵的助理甚至还带着红色的印泥,以便于大家按手印……

    其中一人感慨道:“王会长,少帅有你们相助,这西北必然大兴啊。”

    王富贵将双手拢在袖子中笑眯眯的说道:“李老板客气了,少帅光有我,这西北兴盛不了,但有了各位的鼎力相助,那就不一样了。”

    大家听完心里百味杂陈,心知王富贵这是铁了心要将在场所有人都绑上少帅的战车了啊。

    等到所有人都签下了意向书,王富贵招呼店里的伙计将桌子上零零散散的凉菜撤掉,换上了精美的食材。

    王富贵起身用公筷给每个人夹了一块羊排:“各位从这个工程里是决计赚不到什么钱的,我这边会有精于工程核算的人才帮少帅定价,这毕竟是从144壁垒财政支出来的钱,半分差错都不能有,不然让外人以为我家少帅吃拿卡要、从中谋利,岂不是不美?而且我相信各位也都是厚道人,在工程上绝对不会偷工减料的。”

    这下子,大家也都熄灭了其他钻漏洞的心思。

    只是王富贵将羊排分到每个人盘子里后,话锋一转:“但是,144壁垒财政没法给各位的,我云粟却可以给,从今往后我云粟从庆氏拿来的货物,卖到各位手里会比以往低一成,这算是回报各位的热情相助。”

    此话一出,所有商人面色一喜,他们的生意遍布西北二十多个壁垒,而庆氏的货物却只有云粟能弄来。

    王富贵这一句话,便已经是让出天大的利润了,这样一算,如果工程上不亏钱的话,大家反而等于还是赚了。

    所以,云粟真的是以削减自己利润为代价,来帮少帅大兴西北的啊!

    一名年纪稍小的商人喜笑颜开:“王会长,此等好事为何不早说啊!”

    王富贵笑了笑没再说话,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举起酒杯:“敬少帅,敬西北!”

    只有城府深的那些老油条心里清楚,王富贵不提前说有补偿,硬按着他们低头,摆明了就是要先立威,等所有人服软了再给甜枣。

    对方要让西北商会的所有人明白,这枣其实是可以不给的,但既然给了,在座各位就要记住少帅的仁义。

    一时间有人感慨,早先还有人说张司令正当壮年,如今的少帅,以后未必是少帅,几十年里变数还多着呢。

    但现在看来,少帅身边以王富贵为首的班底可谓是人才济济,不会再有什么变数了。

    当晚,筵席散去,所有人心满意足的离开,并没有什么不愉快发生,仿佛被按着签意向书的事情完全没有发生过似的。

    到了第二天,所有参加筵席的商人全都跑行政中心报道,承包工程去了。

    王越息站在行政中心里有点懵:我这边水利设计图纸都还没出来呢,你们怎么就上门了。

    商人们:没事,我们可以等,我们这边还有专业的建筑工程师,其中有几个是大型工程的好手,随便用。

    王越息又一懵:工程预算很低的,并不赚钱。

    商人们:没事,为了大兴西北,赚钱这点小事算什么?这样,我们先把工程设备全运过去,等哪天可以开工了也好立刻大兴西北!

    一夜之间144号壁垒内部所有在建工程全部停止,这偌大的地盘上如今只剩下一个工程:兴修水利。

    王富贵跑到任小粟小院里,任小粟笑着问道:“听说你给西北商会开会了?富贵叔倒是又想到我前面了。”

    王富贵乐呵呵笑道:“给少帅分忧,应该的。”

    “富贵叔还叫我小粟就行了,”任小粟纠正道。

    只是王富贵却摇摇头:“不行,不能坏了规矩。”

    144号壁垒革新的进度,要比想象中还快,虽说兴修水利、开垦荒地今年之内并不能缓解粮荒,可这是造福几百年的事情,大家心里都有数。

    178要塞那边,王封元面带笑意的走向张景林办公室,手里还拿着厚厚的文件。

    此时办公室已经有好几位高级将领在汇报工作了,王封元进门后往旁边一坐,也不说话。

    张景林见他来,竟破天荒的打断工作汇报,对王封元问道:“怎么样了?”

    王封元笑着说道:“进度比想象中要快,144号壁垒那边工作也做的比较扎实,多管齐下,看起来很红火。尤其是兴修水利的事情,之前老齐还挺头疼不知道该怎么下手呢,现在在少帅手里好像根本就不叫事一样,云粟那边出面全给解决了。”

    这时候,办公室里一名高级将领疑惑道:“云粟?云粟不是一个公司吗,怎么由云粟出面解决?”

    王封元解释道:“因为云粟的老板王富贵是西北商会会长,所以他在商界比较有影响力,据说他把商人们都召集起来,让大家一起参与西北建设,这才解决了工程设备不足的问题。”

    那名高级将领轻声道:“可这云粟据我所知是少帅的私人产业吧,参与这么大的工程项目,中间流程可别出什么问题,很多人可都栽在工程项目上了。”

    这话暗中直指任小粟通过兴修水利的事情为自己谋利,办公室里其他高级将领全都不说话了,并纷纷看向张景林。

    而且大家在想,这位质疑任小粟的将领于初尧可是张司令的亲随出身,怎么突然公开跟司令唱反调,质疑任小粟?

    难道是风声有了变化?

    “那就查一查,”张景林笑着说道:“封元,查完了给大家公示一下,如果有什么问题就严厉查处。”

    “好的明白,”王封元点头说道:“我会让人跟进此事。”

    众人离开后,很多人开始关注这件事情,大家也都想看看,这位西北少帅会不会在金钱方面犯错误。

    其实几天前就有人在私下讨论了,但是谁也不敢去跟张司令提啊,现在既然有人找少帅的茬,那大家正好安心吃瓜。

    结果七天之后,张景林忽然把所有西北身居要职的将领全都喊来开会,会议议题就是王封元的调查报告公示。

    在这份调查报告里显示,任小粟的私人产业在144号壁垒革新过程中,不仅没有谋利,而且还出现了大量的让利行为,可以说,这完全是在贴钱帮任小粟搞改革。

    这报告出自王封元之手,而且调查内容非常详尽,让大家看的心服口服。

    有人拿着报告笑道:“少帅无私啊,倒是让人敬佩,这王富贵也是位人才,整合西北商会为西北做贡献也算是大功一件了。”

    这时候,大家看向最开始找茬的那位将领于初尧,结果他们发现于初尧正面带微笑,一句话也不说,一点被打脸的意思都没有。

    于是马上有老油条恍然,怕是张司令也听到有人私下讨论兴修水利的事情,所以干脆就让于初尧把事情放到台面上摊开了给大家澄清一下,也算是公开给任小粟正名,让大家不要担心任小粟会从中谋利……

    有人苦笑起来,司令为了维护这位接班人,还真是煞费苦心啊,竟然都开始拉着于初尧给大家演戏看了!

    ……

    大家晚安,另外求个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