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00、世道
    当周守石意识到,无论自己说破天去,今天自己也必死无疑的时候,他反而慢慢冷静下来了。

    周守石扶了扶自己的金框眼镜,甚至还用手去梳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这才说道:“王氏现在正在吞并火种与孔氏,你知道吗?”

    任小粟坐在了他的对面:“我知道,不过这跟我与你说的话题又有什么关系呢?你想说你们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针对王氏?”

    “没错,”周守石说道:“几年前王氏就暴露了他们的狼子野心,不断的利用贸易来想方设法削弱周边财团,而且全民兵役施行了那么多年,谁都知道他们想要掀起中原的战火。”

    “所以呢?”任小粟问道。

    “所以我们周氏只是寻求自保而已,”周守石冷声说道:“王氏可以不择手段,为何我周氏不可以?你没发现吗,他们近期才召回30岁以下服过兵役的男性,其实在与远征军团的战争中他们也根本没用全力。不然的话,火种不会溃败的那么惨烈,你们西北军也不用在左云山坚守的那么辛苦!难道你不觉得你西北军那些死在左云山的士兵,都枉死了吗?”

    任小粟摇摇头:“所以你们就杀了江叙?”

    “这样才能让整个壁垒联盟同仇敌忾,也能把庆氏与周氏绑在一起,一起来抵御王氏!如果计划成功,你也会去为江叙报仇吧,所以也绑上了西北,”周守石说道:“这对于周氏来说,本是最好的计策。”

    任小粟承认,如果没有王蕴他们几个人通力合作的话,周氏的计策确实会成功,到时候王氏就是与全天下为敌,根本没有现在逐步吞并各个财团的机会。

    如果不是遇到任小粟,周士济也可能会得个奸雄或者枭雄之类的称号。

    “但是,你们并没有被远征军团波及,你羡慕王氏全民兵役,你们一样也可以这么做,你可以制定各种各样的策略,但不应该用江叙的命来换取你们的胜利,或许在你看来杀死江叙,对于周氏是最好的选择,但在我看来,他才是最无辜的,”任小粟叹息道:“说一千道一万,江叙招谁惹谁了呢?”

    说着,任小粟站起身来,将窗帘拉开一丝缝隙。

    午后的阳光照射到这阴暗的小屋中,周守石忍不住的用手遮挡了一下光线,因为这阳光有些刺眼。

    任小粟说道:“告诉我周士济的行程。”

    周守石阴沉道:“我凭什么告诉你?我告诉你之后就能活命吗?”

    “那倒不是,”任小粟咧嘴笑了笑:“一个人下去不觉得有点孤单吗,有个伴多好啊。你想想,这个计划明明是他制定的,可是死的却是你,冤枉不冤枉?”

    十分钟之后任小粟从情报机构的大楼里走了出来,并且得到了周士济的具体行程,以及壁垒里遇到危机后,周士济身边团队的应急预案。

    周守石怕是特别担心周士济死不了似的,将这一切交代的非常清楚。

    说实话任小粟都觉得这个审讯过程有点太简单了,可能是周守石真的很怕孤单吧。

    就是这么一群没骨气且害怕阳光的人,躲在那厚厚的帷幕后面杀害了江叙啊。

    某一刻任小粟也在想一个问题,这一次他登门拜访周氏之后,如果真的杀了周士济,那么周氏也会马上内乱起来吧。

    按照罗岚所说,周氏之内除了周士济以外并没有什么能扛大梁的人。

    这样一来的话,王氏在中原就没有对手了。

    这恐怕也是庆氏让罗岚紧急回去的缘故,庆缜会不会已经预见到王氏统一中原的那一天了?

    然后呢,王氏会不会继续对西北和西南下手?任小粟觉得会。

    那个时候的王氏,将是一个庞然大物。

    可是,这个仇怎么能不报呢,任小粟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杀死江叙这样的人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如今,希望传媒那边应该收拾好行囊,向西北搬家了吧。

    有家有口的将留在洛城,而其余人则北上成立新的希望传媒总部,洛城的希望传媒将变成分部。

    这是张辰统思虑很久之后做的决定,因为中原已经不太平了,所有人都预感到了危机。

    正思索间,任小粟已经走过了两个街口,情报机构里的人因为抓捕城门制造爆炸的罪犯,已经差不多倾巢出动了,所以任小粟入侵的时候格外轻松,现在外界恐怕都还不知道周守石死亡的消息呢。

    任小粟看着73号壁垒里的街道,居民们在街头讨论着刚刚的爆炸声,谁也没想到主谋者任小粟就这么稀松平常的和他们擦肩而过了。

    居民是无辜的,任小粟并不想直接在壁垒里大开杀戒,如果殃及到很多无辜者,恐怕江叙会很失望吧。

    不过没关系,他会让周士济自己钻到笼子里面去。

    距离周氏主力部队抵达73号壁垒还有两天时间,任小粟认为这个时间是完全足够的。

    此时,壁垒北方又传来爆炸声,那里是73号壁垒守备部队的军营,如果连那里都能爆破成功,那么这壁垒对于周士济来说就毫无安全可言了。

    然而,还没等任小粟安全撤离呢,他忽然察觉到有人在跟踪自己。

    任小粟转身拐入一个小胡同里消失不见,后方跟踪者加快了步伐也钻入了小胡同。

    可是当两人进去后才发现,这竟是个死胡同,而任小粟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在找我吗?这两天找我的人有点多,”任小粟打量着对方,这俩人看起来其实不太像周氏的人,一身衣服更像是混迹荒野的流民。

    那两人相视一眼,手慢慢挪向了腰间。

    任小粟突然问道:“你们是周氏哪个部门的人?”

    “爷们不是周氏的人,就是赚点赏金而已,”其中一人说道。

    任小粟点点头:“看来是地下世界的情报贩子,跟谁混的?”

    “这种事怎么能说,爷们虽然本事不如你,但骨气还是有点的,你要杀要剐赶紧动手,我们不连累别人,”一名汉子说道。

    任小粟笑了笑:“算了,这些天杀人太多了,不想再杀无关的人了。”

    说着,任小粟转身朝胡同外面走去。

    可是他刚一转身,身后的汉子却迅速拔枪想要射杀任小粟,还没等他手臂抬起来呢,便有狙击子弹洞穿了他的胸口。

    另一名汉子见机不对就想翻墙逃跑,可是杨小槿哪里会给他机会?

    任小粟默默的站在胡同口叹息道:“这世道是怎么了,小槿你的位置暴露了,往a7区域转移吧,我在路上接应你。”

    杨小槿在耳麦中回应道:“好。”

    ……

    还有两章,但会很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