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59、战争的基石
    “谁那还有吃的?”2号阵地上一名士兵吼道:“我记得有人之前开饭的时候揣了两块压缩饼干来着,赶紧给我垫垫,我快饿死了。”

    2号阵地是第一团驻守的,他们感觉自己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走下阵地了,其实算算时间应该只有四个小时的时间,但对于他们来说,漫长的如同四年。

    战斗中所有人的体力都消耗巨大,士兵饿的快,还没时间去吃饭,只能硬撑着。

    而且,饿也就算了,还有战友在一旁雪上加霜:“我有屁你吃不吃?”

    一群西北糙汉子在阵地上,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开枪射击,手持自动步枪的士兵如果能打死一名蛮子,自己还会兴奋的大喊。

    直到一个个把自己嗓子都喊哑了。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弹药也是有限的。

    从全面开战的那一刻起,远征军团的攻势是一分一秒都没有停下来过。

    但是,远征军团不会疲惫,因为每次新进入战场的部队,全都是养精蓄锐好了的主力。

    而第六作战旅不同,他们没有那么多士兵去应付远征军团的持续消耗,所有人在阵地上不停的面对攻势,时间久了所有人都会疲惫与饥饿。

    p5092居中调度,第六作战旅随着西北扩军而成立,部队里虽然有很多具备资历的军官,但大家都是临时提拔,所以面对紧张的战斗有些手忙脚乱,例如往阵地上送补给这样的事情,还需要p5092提醒。

    好在他如今有王蕴搭档,随口问一个资料都能很快得到回答。

    一批批物资被后勤送到防御阵地前线,饥饿的问题应该可以很快解决,但疲惫感却无法消除。

    这个时候,经过四个小时的狙击火力压制,杨小槿的射击频率也渐渐慢了下来。

    为了保证射击精度,她必须这么做,如果还保持刚开始那样的射击频率,恐怕十枪有三枪都会落空。

    而且,长时间射击的后遗症也随之而来,反器材狙击步枪的巨大后坐力,饶是身为超凡者的杨小槿也有些扛不住了。

    她的肩窝隐隐发麻,扣动扳机的手指都开始出现了酸胀感,甚至隐隐有些颤抖,还有整条右臂,都开始有些用不上力气了。

    任小粟在山下大声问道:“要不要休息一下,我看你状态不太好。”

    结果杨小槿撇了他一眼便继续开枪:“回你的前线去,我这里不用你管,其他人都没休息,我凭什么休息?你再从前线跑过来,我就开枪狙你了。”

    任小粟:“……行吧。”

    只是任小粟看着杨小槿蹙起的眉毛还有抿着的嘴,便能明白对方是在忍受长时间使用狙击枪的痛苦。

    他没再所说什么,转身便朝四号阵地跑去,那边的弹药快用完了,作战参谋说p5092长官已经调度储备弹药过去,但任小粟担心中间出现空档,所以去看看情况。

    ……

    此时p5092不光调度弹药,还命人将一些食用水搬去了前线,用以机枪冷却,没办法,为了保证这一架架重机枪的正常使用,只能让战士们先渴着忍一忍了。

    现在不是体恤士兵的时候,也没条件去体恤大家,好在所有人都理解。

    一开始张小满还问,要不要让士兵们先把水喝了,然后用尿来冷却机枪,虽然恶心一点但也算两全其美啊。

    结果p5092的回答是不行,尿是有滞后性的,而且战士现在身体本身就处于缺水状态,水喝下去迅速补充身体水份,其实尿不出多少来。

    有些人认为战场上两全其美的方法很多,但那是因为他们从没经历过这么惨重的战斗。

    攻防战,就是要耗到一方彻底筋疲力竭才行,现在远征军团此时也不敢收手了,这个时候他们只要撤兵一个小时,防御阵地上的西北军就立马能缓过来一口气。

    p5092问王蕴:“大忽悠回2号阵地没?”

    “回去了,”王蕴说道:“不过情况也不太乐观,刚刚他去驰援3号阵地,被对方几十名高手围攻,差点被留在阵地外面,现在好不容易杀回来,估摸着也有点力竭。不过他说没问题,他还能打。”

    p5092摇摇头:“一个人面对数十个蛮子高手确实有些吃力了,最好还是让他休息一下吧。”

    “要不我和季子昂去2号阵地顶一下?配合那里驻扎的部队,应该没问题,”王蕴说道。

    “不行,你们两个现在必须留在指挥部,你们要明白,你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p5092坚定说道。

    这会儿,大忽悠正靠在掩体上喘着粗气,旁边的一团长钱德文说道:“张虎胜长官……”

    “别叫我大名了,叫我大忽悠吧,这大忽悠的名字听久了,乍一听到本名还有点不适应,”大忽悠骂骂咧咧的说道。

    “好的大忽悠长官,”钱德文说道:“我看你面色有点苍白,我们现在还扛得住,你先休息一下吧。”

    大忽悠笑骂起来:“大忽悠长官是个什么稀奇古怪的叫法。”

    正说着,2号阵地所面对的远征军团里,忽然有一队十多人组成的重甲战士从盾牌后面冲了出来。

    这些重甲战士顶着枪火快速前进着,眼看着他们将要突破阵地,连重机枪和手雷都难以将他们阻挡下来。

    重甲战士犹如顶着疾风骤雨前进,当他们距离防线只有五米的距离时,竟再次加速,打算一举冲破防线!

    结果,一名重甲战士刚刚用手扒住掩体的边缘准备纵身一跃,却不防一只大脚踹到了他的脑门上,硬生生将他的颈骨都给踹断了!

    大忽悠伸手迅捷的跳出防线:“火力掩护!把他们后面的蛮子都给我拦下来,这些重甲蛮子都交给我了!”

    只是一瞬间的功夫,防御阵地后面的士兵便已经抬高枪口,防线上的重机枪立刻形成交织的火力网,将这些重甲战士和他们身后的远征军团隔离开,以免其他蛮子追上来围杀大忽悠。

    大忽悠一边截杀重甲战士,一边余光打量了一下不远处被火力压制得抬不起头来的远征军团,并高声赞叹道:“有一手啊,这火力压制打的漂亮,剩下的交给我了!”

    团长钱德文在防线后面火急火燎的指挥着各个作战序列射击,务必帮大忽悠解除后患,虽然他们拿重甲战士没什么太好的办法,但他们也一样可以贡献自己的力量。

    战争进行到这里,已经没有人可以置身事外当一个闲人了,这防御阵地绝不是靠杨小槿、大忽悠、任小粟、p5092、季子昂、王蕴其中某一人才守下来的。

    而是靠第六作战旅所有将士中的每个人捍卫下来的。

    或许超凡者在这场战争中更加耀眼一些,但普通士兵才是这场战争的基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