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56、必杀的决心
    没人注意到白色面具是什么时候藏在山体里的,刚刚大家还好奇,一直以来的战斗里任小粟都身处前线,怎么突然跑狙击点那边去了?

    前面这几天的战斗中任小粟就像是个救火队员似的,哪里有压力就去哪里,确实没有用过狙击枪。

    他今天突然用狙击枪,大家还有点不适应,不过大家也没问过,只当是换思路了吧。

    事实上,两名狙击手的火力压制能力确实厉害,所以大家觉得任小粟这个战术调整非常成功。

    虽然他们不知道的是,任小粟这个战术最成功的关键点,在于他把黑狙给了杨小槿,让杨小槿开启了无限火力的恐怖模式……

    现在杨小槿感觉任小粟的黑狙非常好用,完全不用担心精神力消耗的感觉,实在太痛快了。

    这个时候,狙击点下方已经有人出声提醒她注意头顶,然而杨小槿连看都没看,继续进行火力压制。

    因为,任小粟早就给她说过有人来偷袭,不过老许已经藏好了,谁来谁死。

    而任小粟之所以来狙击点,则是因为荀夜羽找到他说,发现狙击点所在的这座山峰后面,出现了32个强大的生命特征。

    荀夜羽也不知道这32个生命特征是什么,反正肯定是敌人就对了,不然谁也不会现在闲着没事来这里。

    不得不说,荀夜羽这个人形自走雷达在战场上实在太好使了,直到这一刻,任小粟终于承认荀夜羽是第六作战旅里的第七个强者。

    七强联手终于形成。

    就刚刚,荀夜羽还在指挥营帐里,好吃好喝的坐在椅子上,他来说蛮子的动向,而王蕴则记住他说的每个细节,然后在沙盘上形成具体的画面。

    P5092有了荀夜羽对作战指挥为补充,简直对蛮子的动向了若指掌。

    唯一的缺点就是,荀夜羽这白净胖子平时太好吃懒做了,精神力太差,侦查一会儿之后还得休息一会儿,所以他侦查也是断断续续的……

    此时,白色面具在山岩上不断向上攀登,慢慢的大家看清楚了,那灰色的生物赫然是三十二头实验体!

    P5092愣了一下,之前他听任小粟说起过远征军团附近出现了实验体,但这次亲眼看到还是感觉有点匪夷所思,在所有人的观念里,实验体本应该是已经灭绝的东西啊。

    实验体向下快速俯冲着,它们行走于山岩之上异常灵活,就像是一头头硕大且诡异的灰色虫子。

    而白色面具,则向上冲锋,就像是一柄锐利无比的刀。

    防御阵地里的任小粟对季子昂大喊:“借力!”

    说话间,季子昂朝山体伸出手掌,只见白色面具在山体上每跳跃一下,当他朝山体落去的时候,他的脚下就会出现一块平整的山石,用来给他借力。

    正是季子昂配合,才能让老许如此灵活的行走与山间。

    不仅如此,一头实验体正向下俯冲着,可是它下一个落点的山岩竟突然沙化,坚硬的岩石在实验体掌下化为粉末崩碎,实验体下冲的所有力量都落了空。

    这头实验体顿时失去了所有平衡,歪歪斜斜的朝老许飞去。

    下一刻,老许一路向上飞跃间黑刀横举,与这失去平衡的实验体错身而过,将实验体拦腰一分为二。

    就是这电光火石之间老许身形甚至没有丝毫停顿,已经直奔下一头实验体了。

    任小粟默默的看着这一幕,而杨小槿给了他绝对的信任,就算头顶有32头实验体来袭,杨小槿都没有停止射击,换了别人的话,恐怕早就跑了。

    任小粟也动身了,平整的石阶在他脚下具现而出,少年一路沿山石厮杀而上。

    暴烈的老许与任小粟,淡定自若的杨小槿,山顶的厮杀,山腰毫无惧色的狙击手,这一幕就像是一动一静的完美结合,充满了战斗的美感。

    季子昂一边不断的改变地形,一边看着这一幕心中充满震撼,某一刻他忽然觉得,面前这一男一女就应该在一起,换了世间任何人来都不会出现如此赏心悦目的画面。

    这样的情侣,恐怕会是任何敌人的噩梦吧。

    实验体的尸体不断落下,P5092走到尸体旁查看,他确认,这确实是实验体。

    灰色的皮肤,尖利的爪牙,这是已经不能再称之为人的生物。

    那么如果任小粟猜的没错,实验体里的那个智慧生命确实逃出了74号壁垒的核爆炸,而且还去了北方,与远征军团联手。

    一瞬间P5092想了很多,他甚至怀疑远征军团突然南下,也是那个实验体出的主意。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场战争里必须寻找机会杀死它,不然这种恶心的东西会一直给中原制造祸患。

    就在P5092思索间,任小粟与老许已经联手杀上了山顶,将最后一头入侵的实验体给杀死了。

    只是当任小粟登顶的那一刻,他忽然看到对面山峰上一袭黑袍正默默的打量着自己。

    而在黑袍身边,还有数十头蛮子实验体匍匐在地上嘶吼着,蠢蠢欲动。

    不过黑袍并没有放它们过来厮杀,因为它很清楚对面山峰上这个少年有着怎样的实力,而且两座山峰看起来很近,中间却相隔鸿沟天堑。

    黑袍沙哑的笑了笑,没关系,很快它就会拥有实验体大军,届时,整个世界都会属于它。

    然而就在这时,黑袍忽然看到对面的那个少年抬起手臂,手掌如刀般从脖子上抹过,而后转身消失在了山顶。

    不知道为什么黑袍背后忽然升起了一丝凉意,它感受到了任小粟必杀它的决心,按理说这少年与那防御阵地上的中原人已经朝不保夕,明明远征军团再强攻几个小时,这些中原人就会弹药用尽,到时候这些中原人会死于远征军团的钢斧之下,这少年也不会例外。

    可尽管如此,黑袍还是莫名的恐惧了一下,仿佛那少年真的会杀掉它一样。

    黑袍拍了拍旁边匍匐着的瓦连京:“你带领它们去藏身于山中,待到这防御阵地失守的时候,我要你第一时间封锁他所有退路,然后围杀他。”

    ……

    晚点还有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