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37、粗俗与传承
    面对重甲战士,白色面具直接从防御阵地里杀了出去,将对方斩于阵前,然后带回了对方身上的重甲。

    只因为P5092说要研究这重甲的构造和承力水平,而任小粟轻而易举的便帮他做到了这件事情。

    经历过远征军团重甲战士偷袭之后,整条防线都更加谨慎了。

    其实战争初期的彼此试探,就是在不断试错、再纠正的过程,不光是第六作战旅要弄清楚远征军团还有什么底牌,远征军团也是如此。

    自打这名重甲战士被白色面具袭杀之后,当天的战斗中便再也没有见过相同的重甲战士出现了。

    所有人都明白,不是远征军团就这一名重甲战士,而是对方认为还没到大批量将这些战士投入战场的时候。

    当这些杀手锏再次出现在战场的时候,恐怕就是双方决生死的时刻了。

    白色面具将重甲取了回来,任小粟拎在手里都嫌沉:“这玩意穿在身上都能行动如此迅速,看来蛮子中的高手也挺生猛的,如果这样的战士有几百上千,那阵地会不会很危险?”

    P5092看了一眼重甲说道:“就算有成建制的重甲战士,他们也需要用人命来换这个阵地,我看了一下第六作战旅带来的弹药,有比较让我惊喜的东西,放心,当这些重甲战士再出现的时候,我会给他们一个惊喜。”

    如果防御阵地这么容易被冲破的话,那P5092也就不会在得知火种战败后还继续选择坚守阵地了,他说过,远征军团想要这里,就必须拿命来换,他说到做到。

    战争持续四个小时候,第一批防守士兵开始换防,既然是持久战,那P5092就必须考虑士兵的体能与精力问题。

    一直持续的高强度战斗中,如果士兵疲劳了,会出现反应速度下降、射击精度不足、视野逐渐模糊等情况。

    所以,P5092已经制定了新的防守方案,确保阵地上的士兵总是精力充沛。

    从阵地上撤下来的部队,第一件事情就是喝水。

    他们在阵地上呼喊着、战斗着,根本没有太多的喝水机会,一些人嗓子都喊哑了,剧烈的枪声中,他们只有极大声呼喊,战友才能听见他们在说些什么。

    现在的作战中,士兵并没有带通讯器材,因为他们没有充电的地方,一场战争要持续十多天甚至一个月,通讯器材已经不是万能的通讯设备了。

    所以,他们只能先回归最原始的方式:怒吼。

    撤下来的部队里,一些老兵虽然疲惫,但还是亲切的拍了拍那些新兵的肩膀,一名老兵嘶哑着嗓子笑道:“上过战场杀过人,从今天开始你也算是一名老兵了。”

    一些新兵还处在惊恐之中,第一次杀人总会给人类的精神世界带来一些冲击,这种冲击绝对不是你喊喊口号就能消解的。

    只是,还没等他们完全沉浸在恐惧与慌乱思考中的时候,老兵们便强行拉着他们走进食堂,喝水、吃饭。

    然后老兵带着他们回到各自的营房中,检查枪械,做简单的体能训练以免肌肉紧绷,然后才是睡觉。

    这个时候,新兵经过这一连串的忙碌之后,最初的那种恐惧已经开始渐渐消除。

    这就是部队里老兵和新兵的差别,也是老兵带新兵的重要性,老兵会用行动来告诉新兵蛋子,他们该干什么,该如何消除恐惧。

    睡觉的时候,一名新兵躺在睡袋里一闭上眼睛,耳旁就全都是防御阵地上传来的枪声,于是他忽然发现,说什么快速补充睡眠和精力都是扯淡,在这种地方怎么可能睡得着?

    旁边一名老兵发现他在睡袋里一直扭来扭去,便笑骂着钻出睡袋朝他踹了一脚:“杨轻舟,你小子还不睡觉干嘛呢?”

    杨轻舟弱弱的说道:“班长,我睡不着,这枪声太响了……”

    结果班长想了想,直接从自己的军装棉袄的破洞里揪了点棉花递给他:“给,把耳朵塞上睡,虽然没法完全挡住声音,但会好很多。其他睡不着的新兵都跟他一样,睡不着就把耳朵塞上。”

    一名新兵蛋子问道:“那玩意听不到集合的指令怎么办?”

    “嘿嘿,老子一个个给你们踹醒,赶紧睡!”班长说完,自己钻进睡袋里就开始睡觉,没两分钟就打起呼噜来了。

    刚从战场上回来的新兵们听到这呼噜声,忽然觉得安心了许多,他们一个个将耳朵塞上,也很快疲惫的进入了睡梦中。

    直到这个时候,老班长才又从睡袋里钻出来,一个个检查士兵的状态,确认士兵们都睡着才叹口气坐在帐篷门口。

    老班长给自己点了根烟,旁边的帐篷中也钻出几个老兵来,俩人相视一笑,都瞬间明白了各自的处境。

    老班长笑了笑说道:“看到他们,忽然想起自己当新兵那会儿了,那时候司令刚回来在进行内部肃清,我部驻扎在宗氏边界防止他们的部队过来寻衅滋事,结果抵达边界当天就打起来了,死了好些人。当时我很慌,结果我班长一脚就踹我屁股上,差点给我踹了个狗吃屎,我立马就不慌了……”

    算算时间,其实这名士兵成为老兵的时间,也不长。

    但军队里的传承,其实就是一个个老班长这样的人物传承下来的,上层军官们负责战略,而他们则负责告诉新兵,什么是战争。

    旁边一名老兵吐了口灰白色的烟:“我这两天已经开始便秘了,昨天蹲那半天都拉不出屎来,我班组里一个士兵问我上厕所咋去了那么久,哈哈,他吗的我都不知道该咋回答他,我就给他说你小子马上就明白了,结果今天他就给我说,他也便秘了。”

    这其实是一件非常粗俗的事情,聊天的内容也非常粗俗,可上过战场的人才明白,在高度紧张的环境里,要不失禁,要不就便秘,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战争并不是一台台机器端起枪械杀敌制胜,而是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人,为别人筑起一条新的血肉长城。

    防御阵地里马上还会臭烘烘的,因为大家这里的山泉眼并不足以让所有人洗澡,有时候供水都可能有些紧张。

    而且,大家也没法去防御阵地外面拉个屎再跑回来,如果真这么做可能就跑不回来了,就算跑回来,背上可能也插着一把斧子。

    所以,处理排泄物只能挖掘旱厕,然后就地掩埋。

    所以这里并没有想象中的干净、整洁,士兵们并不像传说中的英雄那样光鲜亮丽,反而随着时间推移,他们会一个比一个邋遢。

    但是,这一切并不妨碍他们清楚的明白,他们站在这里是为了什么。

    ……

    大家晚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