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32、秘密行动
    西南在经历过战争灾难之后,开始逐渐的恢复往日繁荣。

    外界都觉得,此时西南恐怕已经笼罩在庆氏统治的阴影之下了,然而事实上,庆氏掌控了西南三十多座壁垒之后,并没有加重税赋,也没有过度的对原有阶层进行清算。

    在西南地界上,很多政商两界的大人物们原本以为庆氏会继续走着自己扩张的道路,到时候西南所有行业都会被战争拖的疲惫不堪。

    但庆氏并没有这么做,庆缜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反倒是尝试着振兴西南。

    首先是统一货币,然后便是交通。

    整个西南区域都贯通了基础公路,并且庆氏还成立了专门的部门,对壁垒之间的公路进行养护。

    待到公路畅通后,庆缜又开始鼓励壁垒之间通商。

    商人们寻思着,庆氏花费这么大的代价来修筑公路,那么养路费一定很昂贵吧。

    结果事情却是相反的,过路费收取的标准要比他们想象中便宜的多,这时候商人们才意识到,庆氏是真的要为西南做点事情。

    当然,大家依然还在观望。

    在此之后,庆氏合并了所有农业部门,成立了农业发展部,并研究如何提高流民种地的积极性,其中最有争议的方案就是将农田的使用权分给流民。

    在此之前,各个财团都牢牢的将土地掌握在自己手里,将流民也牢牢的掌握在自己手里,谁也没想到庆氏身为财团会做出这种决定。

    不光是外界诧异,连庆氏内部都出现了阻挠的声音。

    可惜的是,庆氏如今掌握在庆缜一人手中,整个西南的军队也都掌握在他手中,阻挠的声音很快就被平息了。

    毕竟,大家都很清楚庆缜这庆氏之主的地位是怎么来的,这位庆氏之主可不是什么软弱之辈,这偌大的疆土,都是人家一点点打下来的,期间死的人,听说能把河水染红。

    关于庆氏的改革之事太多了,如果庆氏地处中原,恐怕希望传媒早就开始进行长篇报道了。

    紧接着,庆氏与西北的商路也通了,商人们不仅可以借此机会将货物卖去西北和中原,还能将西北和中原的货物带回西南来。

    一时间供求关系改变,西南的货物面向整个壁垒联盟后,甚至有点供不应求的感觉,这也大大刺激了西南的工业发展。

    于是,商人们期待已久的工业改革也随之到来,他们甚至被允许在壁垒外自己开办工厂。

    可以说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所有西南地界有野心的人,都处于亢奋之中,对于他们的好消息几乎一天一个。

    一时间所有人都在称赞庆缜,说他是当代明主。

    只是,大家想去找庆缜歌功颂德表忠心的时候,却连庆缜的面都见不到,对方要么常年住在军营里,要么就在巡视部队的路上。

    大家能见到了,只有庆缜的七名机要秘书。

    慢慢的大家都在疑惑,这位庆氏之主在干嘛?怎么突然这么神秘起来了。

    有时候庆缜会去视察农业发展,可大家接到消息赶去的时候,庆缜就已经离开了,而且随同他一起的,总是有一支精锐部队,像是在防备什么似的。

    大家在想,这位庆氏之主也太惜命了吧,难道西南还有什么危险么?

    于是乎有些机敏的人发现,庆氏正在频繁的调动部队,怎么看都像是要打仗了似的。

    此时,西南边界的一处崇山峻岭之间,有四人正在山野之间前行。

    如果任小粟在就会诧异,因为这四人他全都认识。

    程羽,曾经进入圣山时任小粟的领队,也是圣山之行载歌载舞的见证者。

    骆馨雨,杨小槿的老搭档了。

    冬负南,觉醒吸血鬼能力,被陈无敌的黄金锁子甲崩掉了吸血牙,吃了一年多的素,如今终于重新长出了新的牙齿。

    杨安京,杨小槿的姑姑,安京寺、暴徒的老板。

    “老板,”程羽对前方的杨安京说道:“唐画龙和香草呢,他俩怎么没来?”

    今天杨安京依然是一身黑色的作战服,及肩的头发梳成了麻花辫,看起来极其干净利落。

    她回答道:“唐画龙和香草有临时任务,他俩去了洛城,没法参加这次行动。”

    程羽点点头,他心里在想,洛城那边到底是什么任务,竟然导致唐画龙和香草连西南这边如此重要的行动都没参加?

    这时,杨安京从背包里取出通讯耳麦分给其余三人:“再往前800米就要进入庆氏的警戒区域,此次行动以扰乱庆氏驻扎部队视线为主,最终任务会有其他人来完成,明白了吗?一旦遭遇追击,不要恋战,按我之前制定的作战计划来执行。”

    “收到。”

    “收到。”

    “收到。”

    等到众人带上了耳麦,杨安京简单的检查了一下,确认通讯畅通后便对程羽说道:“开始吧。”

    说完,程羽的黑色瞳孔忽然七彩缤纷起来,近距离看去,仿佛像是一支万花筒似的。

    紧接着,四人在山野之中的行迹忽然被抹去了,如果有人外人朝这里看来,只能看到山体,却看不到任何人影。

    这就是程羽的能力,制造幻象。

    而且这超凡能力并非是作用于人类神经的催眠类术法,而是真正的改变了附近的光影,就算有人通过监控看这里,也一样会被迷惑。

    原本程羽的战斗方式非常宏大,极其擅长制造恐怖的飞禽走兽。

    但是在圣山被吊打之后,王蕴的提醒让程羽觉悟,他的幻象更应该着手于现实,制造能够以假乱真的身周环境,而不是像以前那样浮夸。

    杨安京打量着周围便平静说道:“有进步,不过不要托大,这里驻扎的庆氏部队一定配备了热成像,这点幻象瞒不过他们,馨雨,你去我们定好的接应位置,需要接应的时候我会通知你。”

    “明白,”骆馨雨转身离开。

    这一刻,前方那藏在山里的庞大实验基地里,还没人意识到将迎来什么。

    杨安京打量着周围,若不是零出手,他们恐怕还真的不好找到这么隐蔽的位置。

    ……

    晚上还有两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