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31、他们只是要把希望留给别人
    士兵被俘虏,一定会被搜走所有可用的武器,也就是说,这些火种士兵是真真正正的手无寸铁。

    而他们面对的敌人,则是拿着枪都未必打得过的远征军团部队。

    一开始这些士兵被俘虏后并没有拼命抵抗,在火种的秩序里,被俘并不可耻,保存实力留待以后寻找机会才是他们该做的事情。

    为中原人类留存火种,不是要让他们每个人都悍不畏死的冲锋向前,如果远征军团以后用他们做劳役,那么他们完全有机会再次创造价值。

    可是王氏的人将远征军团要干什么告知他们后,这些火种士兵便意识到,他们没有机会了,继续活着只会给友军造成混乱和伤亡,三千多人还会消耗左云山大量弹药。

    与其成为别人的拖累,那不如选择慨然赴死。

    所以,这三千多名士兵在当天晚上便找到机会进行反抗,没有人试图逃跑,如果分散逃跑只会被远征军团追上后毫不费力的杀死。

    他们凝聚在一起行动,以一名第三师营长为最高长官,只求以最大的可能杀掉一些蛮子。

    一个人没法和蛮子单打独斗取胜,那就四个人、五个人一起。

    他们虽然没有了枪械,但还可以抢夺一些蛮子的武器,抢不过来就用牙咬。

    这场战役在王润的简单描述中并没有什么悲壮的色彩,就是一句‘全部战死了’而已。

    但所有人都意识到那句简简单单的话语背后,蕴藏着怎样的力量。

    一场战争里总有人要成为新的英雄,但这些人临死前没想当什么英雄,只是做自己的分内之事而已。

    P5092沉默许久后问道:“他们的编号……”

    王润摇摇头:“人数太多,不可能记得所有人的编号。”

    P5092神色黯然了一些,是了,这些人连编号都没法留下来就死去了。

    这时王润说道:“不过那位营长的编号我们是知道的,P31831,他似乎知道你已经加入了西北部队,所以想让我们的人帮忙带句话给你。”

    “他说了什么?”P5092问道。

    “他说,他没有机会再当你手下的兵了,但他没有给你丢人,”王润说道。

    “P31831进入第三师的时候我还记的很清楚,”P5092笑了笑:“那时候刚从士官学校毕业,来了以后直接当了排长,结果他在他们排里年纪最小,反倒老是被下面的士兵调侃,叫他小排长。”

    “后来,他慢慢成长起来了,我曾问他为什么加入火种,他说想要做一名和我一样的指挥官,为中原人类之存续而战,”P5092继续说道:“当时我还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他还年轻,世界并没有那么简单。但起码现在看来,他完成了自己的理想。”

    P5092在笑,但大家都能察觉到对方笑意之下的苦涩。

    P5092说道:“不论如何这都是一个十足的好消息,这意味着我们左云山将要面对的流民少了三千多人,我们能剩下来很多弹药。”

    “不止如此,”王润说道:“他们冲击远征军团的时候,给其他流民制造了逃跑的机会,据我们的人反馈,今天晚上逃向荒野的流民就有三千多人,远征军团出动部队去抓捕他们了,但肯定无法全部抓回来的。”

    “所以说,等远征军团抵达左云山的时候,我们需要面对的流民可能只有三千到四千左右,”P5092说道:“你们的人呢,逃走了吗?”

    王润摇摇头:“他不想跑,因为他还要在队伍里反馈情报回来,我们也曾让他撤退,但他执意留下。”

    指挥营帐里的所有人都沉默了,这名情报人员继续留在队伍里,那就意味着他将会被远征军团驱赶到左云山战场来,到时候第六作战旅开火是根本不会认出他来的,所以对方只会死在乱枪之下。

    如果要逃跑,那今晚就是最后的机会,今晚不跑,那就是必死无疑。

    这位情报人员应该也很清楚这个结果,但对方仍旧留在那支队伍里,以待随时传递情报回来。

    P5092说道:“王氏也有这样的死士,令人钦佩。”

    王润正色道:“我王氏虽然与你火种道路不同,也有点不择手段,但各位也别小看了我们王氏。这中原终将被我王氏统一,届时各位才会明白统一的重要性。”

    “我从来都明白统一的重要性,只是觉得你们方法不对罢了,”P5092摇摇头:“好了,大战当前不要讨论这种事情了,王氏能不能统一中原,那得这场仗打完了再争辩,如今我们要做的,就是不辜负那些死去的生命。现在情况出现转机,我们可以有更好的对策可选。”

    “怎么说?”任小粟问道。

    “之前我想过要提前埋设炸药,来直接将一万多流民炸死,但这样其实非常浪费炸药,毕竟自动步枪的子弹有时候威胁不到远征军团,但埋设的炸药却可以,所以我想优先使用步枪子弹来解决流民,这样炸药就可以留着对付蛮子。”

    “但现在不同了,流民数量没那么多的情况下,埋设少量炸药才是最好的选择,这样基层士兵就不用面对内心里的挣扎了,我更倾向于让士兵们保持足够的士气,”P5092说道:“而且他们在这场战争中活下来后,后半生也不用一直活在良心不安之中。”

    这样一来,只需要按下起爆按钮的那个人,一人背负所有愧疚就可以了。

    看样子,P5092是想自己来做这个人。

    任小粟乐呵呵笑道:“起爆炸弹这事我熟练啊,我来吧。”

    P5092认真的看着任小粟:“少帅你确定吗。”

    任小粟深深吸口气继续笑道:“我杀过的人,可能比你带过的兵都多,放心吧,没事。”

    当天夜里,任小粟站在防御阵地的边缘眺望着苍穹之上的星空,其实这种决定如果只是嘴上说说,或者从纸上看到别人的故事,并不会亲身体会那种要亲手杀死数千无辜生命的纠结。

    这时零走到任小粟身边突然问道:“前辈,我今晚有点不太理解,那些士兵为何会突然自杀似的向远征军团发起攻击。”

    任小粟转头对零笑了笑说道:“因为他们自己没有希望了,所以要把希望留给别人。”

    ……

    大家晚安,顺带求点月票,最近码字确实非常尽心尽力了……

    我都憔悴和失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