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84、身份暴露
    到了中午的时候,任小粟带着杨小槿一起去临时的第三师食堂点菜吃饭,出卫生所的时候就看到学生们在笨手笨脚的学习着如何包扎伤口。

    待到任小粟走出卫生所大门的时候,学生们忽然看见门口的士兵竟整齐的向任小粟敬礼,并高声道:“长官好!”

    学生们回忆着,昨天士兵们还只是放行,但根本不搭理任小粟啊,今天怎么如此尊敬的样子。

    事实上,在此之前大家只是知道任小粟手上有黑证,但尊重是绝对谈不上的。

    可现在侦察连的人回来了,并且对任小粟在战斗中的强悍表现赞不绝口。

    当火种士兵们得知任小粟干了什么之后,才终于恍然大悟,难怪自家长官要把黑证给他啊!

    这时,一个青禾大学的学生带着疑惑的表情说道:“我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他,但具体想不起来了。”

    “也可能是跟某个同学长的有点像吧,你没听三一学会的人说吗,他们是从王氏来的,”一旁有人否定道。

    “不对啊,他肯定去过洛城,不然纪一先生为什么会称呼他为‘您’?他们肯定认识的,”之前疑惑的那名学生说道。

    “那就不知道了,”大家撇撇嘴,没有接话。

    然而那个觉得任小粟面熟的学生越想越不对劲,他走到门口问士兵:“麻烦问一下,那位到底是什么人?”

    “奥,这是我们火种第三师的功臣,他昨天晚上带着侦察连渗透北方森林,实力非常强,不光他厉害,他女朋友也厉害……我昨天就在城墙上值守,亲眼看到他女朋友为了救他,扛着一杆狙击枪就跳下城墙,帮他狙击那些追击过来的蛮子!”

    当学生听到士兵这么说的时候,突然愣住了。

    以前他是没有可以对照的人物来回忆任小粟到底是谁,可说起实力强到足以让火种尊敬,还能得到纪一尊敬的人,恐怕也就那么几个。

    想到这里,学生已经怔住了,他又听火种士兵说了一会儿,然后对一旁的同学说道:“我觉得我可能猜到他是谁了……”

    “谁,”同学们都疑惑了。

    “我给你们总结一下现在得到的信息,这少年实力强横,是一个超凡者,身边有一个非常厉害的狙击手,而且还能得到纪一先生的尊敬……”

    当初洛城混战的时候,青禾大学是事发地之一,所以这也就意味着他们会知道的更多一些,而且也更关注这件与自身有关的事情。

    所以,当这些信息全部汇总到一起的那一瞬间,一个答案简直呼之欲出。

    学生们去野战医院里找到正在写文稿的纪一,询问他们的猜测是否正确,结果纪一什么都没回答就让他们离开了。

    没有否认的回答,已经说明了问题,纪一不撒谎,只是他做这行业不喜欢撒谎,江叙曾经领纪一进入新闻媒体行业的时候,就对纪一说过一句影响他一辈子的话。

    那时候纪一才刚刚大学毕业,江叙对他说,记者这个职业,你只要撒一个谎,那就会撒第二个谎。

    到时候你写的文稿,恐怕连你自己都不会相信了,还怎么让别人相信。

    学生们在野战医院里显得有些激动,要知道至今洛城望春门长街上还有这两位的雕塑啊,看看任小粟和杨小槿,再回忆一下那两个雕塑,即便那雕塑再怎么试图隐藏任小粟的真实面目,可现在学生都能通过一些特征对照上。

    “咱们就在野战医院等他回来,然后让他给咱们签名!”学生们兴高采烈的说道。

    此时王京等人在一旁瞅着:“这些学生怎么突然这么亢奋了?”

    梁策摇摇头:“不知道,我听他们说签名什么的,难道有明星来军营了?”

    然而正当他们聊着呢,那些学生竟然朝他们走过来了,一个女同学突然问道:“那个,我们想问问任小粟平时有什么喜好,他爱吃什么,平时喜欢干什么,还有,你们和他认识多久了……”

    王京等人面面相觑,不会吧,这群人在讨论的竟然是任小粟?

    眼瞅着学生们都猜到任小粟的身份了,他们反而成为那些蒙在鼓里的人,梁策忍不住问道:“你们说的任小粟,和我们队里的任小粟,是一个人吗?”

    “当然是一个人了,”学生们经过纪一那里确认后,已然笃定这个答案了,事实上他们也没有猜错了。

    梁策忍不住反过来问道:“你们为啥打听他啊?”

    学生们明显一愣:“你们不知道吗?”

    梁策哭笑不得:“我们该知道什么,麻烦给我们科普一下……”

    “他就是洛城的守护者啊,之前洛城发生的事情你们不会不知道吧,希望传媒报纸上报道过,虽然没提他的姓名,”一名学生解释道:“他当时化名郑航,然后救了我们青禾大学的好多学生呢,后来他又去守护希望传媒,一个人在希望传媒大楼下面杀了几百个歹徒,你们没看纪一先生都那么尊敬他吗。”

    “还有,洛城那一战里出名的狙击手,就是他身边的姑娘啊!对了,那个姑娘叫什么名字啊?”一个女生好奇问道。

    “杨小槿,”梁策回答道。

    女生眼睛一亮:“任小粟,杨小槿,名字听起来都很般配啊。”

    王京疑惑道:“你们确定是他吗?”

    “对,绝对是他,而且你们也有看希望传媒报纸吧,第五版的那句话你们有没有看到过?我表哥在希望传媒工作过,他说那就是任小粟写给江叙总编的,”女学生一脸的八卦神情,宛如追星一般。

    这个时代里,有人喜欢李然那样的女歌手,当然也会有人崇拜任小粟这样的强者。

    而王京忽然愣在原地,他当初还专门称赞过那句话呢,没想到被称赞的人,当时就坐在自己对面,难怪任小粟当时的表情那么古怪。

    一时间,王京好像想通了很多事情……

    那句话也在他的脑海中再次清晰起来,不要让时代的悲哀,成为你的悲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