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51、大意了!
    当火种的特种部队出现时,其实已经宣示着这场大石山围剿之战接近尾声了,龙潭峡谷的蛮子死的死伤的伤,而这最后一股渗透进大石山的蛮子,也被t5带人团团围在当中。

    要知道,这支特种部队的队员可全都由t4组成,哪怕在平均实力上,面对蛮子也是碾压的。

    此时此刻,任小粟和杨小槿正举着观靶镜暗中观望,他们与营地之间隔着青岩河,相距差不多有700米的样子。

    在此之前,任小粟也猜到蛮子可能会孤注一掷来袭营,毕竟是敢死队性质的渗透后方行为,干什么都不出奇。

    只不过他来晚一步,到的时候蛮子已经撕裂了机枪阵地,任小粟赶紧和杨小槿寻找最佳的狙击位置,可位置刚找好,t5就杀出来了。

    这反转让任小粟都感觉有点出乎意料,他还以为p5092没有后手了呢,却没想到蛮子根本威胁不到对方。

    在大石山一役之中,p5092前期的指挥中规中矩稳扎稳打,可收尾的时候突然剑走偏锋,可谓精彩。

    想来,这p5092在火种军中应该也是难得的指挥型人才了。

    说实话,任小粟这会儿都想试着复制一下对方的军事指挥技能了,他身上还有一张基础级技能学习图谱呢。

    不过彼此相距700多米,距离不够使用图谱的,而且以后真要想复刻这方面的技能,他大可以攒够了技能图谱去找庆缜或是张景林,那才是更好的复刻对象。

    杨小槿看到任小粟在发呆,便突然问道:“想什么呢。”

    任小粟笑了笑说道:“其实就算没有咱俩,他们也能把大石山里的蛮子给一网打尽,也许会晚一两天,但结果是一样的。”

    他发出这样的感慨,是因为他忽然意识到在这场战役里,自己起到的作用更多的是锦上添花,而不是雪中送炭。

    面对着数以万计的蛮子南下,整个中原都将面临着一场种族之间的战争。

    到时候,中原人也许终将胜利,可那是所有人共同努力的结果,绝不是某一两个人的功劳。

    个人的力量,在数以万计的远征军团面前显得渺小起来,这场战争需要更多的p5092站出来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与蛮子博弈厮杀到底。

    也需要更多的火种士兵,为捍卫人类火种之存续而战。

    所以,这场战争需要的是无数个英雄,而不是某一两个英雄。

    杨小槿看了任小粟一眼:“咱们不是来给卫生所减轻压力的吗,想那么多干嘛,能让卫生所的医生不那么累就好了。”

    “说的对,”任小粟乐呵呵笑道:“咱们过来也就是尽一下医生的责任,走吧,撤退!”

    说着,两人起身便朝前进基地的方向开始返程。

    此时阳光已经从东方升起,金红色的光芒从遥远天际一层层铺来,似乎今天与以往的任何一天,都没什么不同。

    可山野里蛮子的尸体士兵们脸上的灰尘身上的血迹,都提醒着所有人,真正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营地中的战斗已经渐渐停歇,p5092就站在一旁,半点帮忙的意思都没有。

    他若有所思的看向青岩河对岸,旁边士兵小心翼翼的问道:“长官,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之前杀蛮子的狙击手恐怕就在河对岸呢,”p5092说道:“不过他们这次并没有出手,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身份,以后会不会再在战场上相遇。”

    “现在和蛮子的战斗已经结束了,要不要多派点人手追查一下他们的身份?”一旁的作战参谋询问道。

    “不用,”p5092摇摇头:“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去把这次的战斗形成详细的战斗报告,我要把报告提交上去,这都是我们未来跟蛮子打交道的重要参考。”

    在大石山一役中,蛮子显露出了与他们大块头不符的精明与狡诈,还有悍不畏死的作战风格。

    这让p5092预感到,未来的战争也许不会太顺利,他们需要先了解自己的敌人,然后击败敌人。

    这时候,t5等解决了所有蛮子后缓缓走到p5092身边:“大石山一战结束后,我们也该先行北上了,所以和主力部队的协作任务也算是告一段落。”

    在作战序列的直属关系上看,t5带领的特种作战部队并不归p5092统管,只算是协作关系,所以任务结束后,t5也该带人归队了。

    p5092点点头:“辛苦了,我们北方战场再见。”

    “保重,”t5回应道。

    就在t5准备离开的时候,p5092忽然问道:“对了,有个事情我想问一下你,如果是你孤身一人去面对四十多个蛮子,还有一个狙击手在600米外掩护你,你有没有把握杀掉他们所有人?”

    t5摇摇头:“做不到,这些蛮子里有些人的实力已经很接近t4了,四十多个人围杀一名t5并不算难事。”

    p5092叹息:“你这么一说,我得重新审视这次帮我们杀死蛮子的人了,也不知道这样的高手突然加入战场,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

    任小粟与杨小槿当天傍晚就背着行囊回到了前进基地,进入基地的时候,门口士兵甚至都不用检查他们的证件就放行了,而且还敬礼目送来着,这让任小粟心里美滋滋的。

    王京在卫生所门口迎接他们:“采到药了吗?”

    “都在这呢,”任小粟拍了拍背后的行囊笑着说道:“我需要的草药这附近都有,就等着晚上熬制一下就好了。”

    其实任小粟包里装的都是些很普通的草药,至于熬制黑药嘛,装装样子就好了。

    “您进山采药顺利吗?”一旁的一位小护士关心道:“我们这边听说大石山正在打仗,你们没有往那边去吧?”

    “哈哈哈,我们怎么能去大石山那么危险的地方,”任小粟打着哈哈:“临行前有人提醒过我们的,对了,这几天有没有攒下来的伤员,赶紧带我去救治他们。”

    任小粟心说自己好几天没攒感谢币了,现在黑药的来源已经可以解释,那就赶紧继续攒感谢币吧!

    只是此话一出,大家笑着对他解释道:“也不知道怎么的,这两天往卫生所送的伤员微乎其微,今天更是一个伤员都没见呢。你刚回来就好好休息一下,放心,该医治的伤员我们都医治完了。”

    这下任小粟直接呆立当场,他之前只是担心别把卫生所的医生给累垮了,于是去杀点蛮子减少一些伤员。

    结果没想到的是,他这一出手就杀过头了,竟然搞得今天一个伤员都没有!?

    大意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