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35、连自己都可以牺牲
    p5092听到任小粟说的话都给气笑了:“你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啊!”

    不过说归说,他还真把第一张报纸递给了任小粟。

    结果火种的临时驻地就出现了奇怪的一幕,身为主力部队中级别最高的长官之一,p5092坐在越野车后座上悠闲的看着报纸。

    而任小粟作为被押解征调的难民,则侧坐在驾驶位,也翘着二郎腿在看报纸。

    在所有人眼中这俩人身份地位相差极其悬殊,但这俩人好像都没太在意似的,相处的十分融洽。

    而且,p5092看完一张报纸后还会主动递给任小粟,任小粟也很理所当然的接到手中。

    那些还在排队等着打饭的难民都看懵了,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啊关系这么硬?!这特么是难民?!

    别说难民们看懵了,就连火种的士兵们都有点不理解……

    任小粟看着报纸,今天的事情基本没什么新鲜的,就是讲火种主力部队正在赶往北方战场,北方族群与王氏在白文山一线发生接触,双方谁也没占到什么便宜,都只是在试探阶段。

    然后就是一些零零碎碎的信息,比如青禾大学的物资已经准备完毕,今天下午第一批就会出发,随行的不仅有押送货物的洛城卫戍部队,还会有一些学生前往前线充当志愿者。

    洛城卫戍部队北上是必须与火种交涉的,毕竟其他势力的部队入境,总让人有点不放心。

    例如王氏这边,就已经拒绝了周氏的物资援助,大家都觉得,王氏拒绝纯粹就是不想给周氏集结部队的理由而已。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火种毫不犹豫的同意了洛城方面的申请,直接选择让他们亲自押送物资北上,而且还同意洛城卫戍部队一起参与这次抵御外寇的战争。

    要知道,一起参与战争是很敏感的事情,这等于是火种把他们北方防线的布防图都展示在青禾面前了。

    以往青禾和火种关系就好,但大家有些疑惑,这两家关系也没好到这程度上吧,之前洛城危局的时候也没见火种支援啊。

    任小粟看完报纸后问道:“你们火种对这场战争有什么判断吗?能不能赢?”

    “不是能不能赢的问题,而是必须赢,”p5092说道。

    “会死很多人吗?”任小粟问道:“你们允许洛城卫戍部队参战,应该是觉得自己力量也未必够吧。”

    “说不准,”p5092摇摇头:“他们现在到的只是先锋部队,很难判断后续还有多少人……我跟你说这个干嘛!”

    p5092不再跟任小粟讨论军情,他一个p5级别的犯得上跟任小粟讨论这个吗,他没好气道:“报纸看完没,看完就回自己车上去。”

    “我还有一个问题啊,”任小粟对p5说的话置若罔闻,反而又开始提问了:“我看你们又从31号壁垒带来了几百个难民,那都是些什么人,抓他们干嘛?”

    “有一半都是维修工,”p5092说道:“战争打起来,机械化部队的维修保养工作必须做扎实,坏掉的车子一分钱都不值。其余人,要么是孔氏以前的高层,捉回来方便审讯,要么就是一些研究人员。”

    任小粟心说难怪他之前看到有几辆卡车都运的是资料,合着火种是把孔氏的一些研究成果给一锅端了。

    “不过维修工是要上前线的吧?”任小粟问道。

    “对,”p5点点头。

    “那他们可未必愿意,上前线可是要死人的,”任小粟撇撇嘴。

    “不愿意也得愿意,”p5说起这事来,态度极其坚定:“为了这场战争,我们连自己都可以随时牺牲,他们为何不可以?”

    任小粟点点头,这才是火种应该有的模样嘛,完全不拿别人当人看的,不过任小粟发现,这些火种的人也挺狠的,因为他们不光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

    当初74号壁垒遭遇实验体的时候,那些火种的作战人员,可是真敢抱着tnt和实验体同归于尽的。

    想来在火种眼中,这北方族群与实验体一样,都是“异类”。而他们自己,则是负责守卫中原人类的角色,虽然中原人并不认可这个说法……

    p5092看了任小粟一眼:“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么做对他们有些不公平?”

    任小粟没说话。

    p5092继续说道:“这世上哪有什么公平与不公平,你有没有考虑过,如果我们火种在北方溃败了,那他们一样会死。到时候北方那群野兽南下,谁来保护他们?靠不堪一击的纸老虎孔氏吗?还是靠王氏?”

    任小粟寻思着p5这话说的倒没啥毛病,真要是火种在北方被团灭,那南边这些人就算不被征调也是死路一条,无非早死晚死的区别罢了。

    p5继续说道:“我们这是为了中原人类的存续,也许你会想,中原这么多人呢,根本不用担心会死绝啊。但我倒是觉得他们脆弱不堪,如今是一点风浪都经受不起了。你知道灾变前一座中型城市居住多少人吗?一千万人!现在呢,一座壁垒不过几十万人,灾变前的人类文明是何等的强大,可现在还剩下多少人?”

    这话倒是把任小粟给说愣住了,他以前觉得灾变前城市和现在的壁垒也差不了多少,可是当一千万与几十万放在一起对比的时候,他才意识到那场灾变对于人类到底意味着什么。

    p5092感慨道:“你永远不知道灾难和明天到底谁先来,我知道其他人不理解,但我们也不需要他们理解。当灾难再次降临的时候,拥有强大身体素质的新人类,一定会活到最后。不是每个人都像超凡者一样幸运,但火种偏偏能把这幸运带给所有人,只是现在技术还不完善罢了。”

    “行行行,你不用跟我说这么多,”任小粟哭笑不得:“我又没说你做错了什么,其实这一次我是赞成火种的,抵御外敌人人有责,本就不该让火种独自付出,我这不是也在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嘛,放心,到时候你战友交到我手上医治,只要他是外伤,只要他还有一口气,我就不会让他死掉。”

    说着任小粟朝他们的卡车走去,离开时还摆摆手:“明天见。”

    p5愣了好半天,怎么他们俩突然搞得像朋友似的,还明天见?

    回去路上,难民们看到任小粟在这火种部队里俨然成了身份最特殊的难民,好多火种士兵见到任小粟竟然还会主动打招呼,甚至还有火种的士兵给任小粟让烟!

    那之前与任小粟起过冲突的中年人忽然有点慌,这小子会不会记仇啊?万一对方在这部队里刁难自己,恐怕没人会替他说话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