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26、普普通通任小粟
    说实话,现在t5081的头皮都是麻的,自己这边计划里要干的事情都被别人干了,而且自己还没法搞清楚对方藏在哪里、有多少人、有几个超凡者、还准备干嘛……

    这种感觉太不好了,而且这种感觉很奇怪:明明有人帮自己做了想做的事情,结果却根本高兴不起来!

    “长官,那咱们现在干嘛?”一名t4无力的在通讯频道里问起来。

    两座监狱囚犯被释放的后遗症,已经开始让孔氏疲于奔命了,火种这边又不想去跟卫戍部队正面硬刚,所以他们好像突然闲了下来……

    在计划中,他们这次进入31号壁垒后的危险程度,应该是九死一生的。

    而且一个任务接一个任务,根本没有给他们喘息的机会,每个火种成员都做好了死亡和筋疲力尽的准备,但结果是,他们没事干了。

    这上哪说理去?!

    t5081说道:“难怪我们进入壁垒后会突然遇到楼顶的伏击,但后续却发现孔氏并不知道我们要到来,原来那些楼顶伏击,并不是针对我们的……”

    “那我们这算是给人挡枪了?”一名t4疑惑道。

    “也不算吧,”t5081感慨道:“你们有没有发现,在我们突破北方防线的时候,这孔氏卫戍部队一直像是反应迟钝一样,并没有第一时间对我们进行全力围剿,总感觉他们反应慢半拍似的。”

    “是有这种感觉,有些应急的机动部队似乎准备不太充分。”

    “现在我想明白了,”t5081说道:“这是孔氏的卫戍部队一直在接到其他地方的警报,想要赶去增援,结果为我们分散了一些力量。”

    其实就连任小粟自己都不知道,这壁垒破灭之事,他确实贡献了一些力量。

    在他看来这次壁垒破灭都是火种干的啊,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虽然也想拆壁垒来着,可他不是还没行动就被火种抢先了吗?

    所以这次的锅,他不能背……

    t5081思索了一会儿:“走,既然我们要做的事情已经完成,而且壁垒已经乱起来了,那我们就直捣黄龙,斩首孔尔东!”

    虽然他们这次的行动就叫斩首行动,但其实这个斩首的意思是指31号壁垒,并没有打算杀孔尔东。

    一方面是没必要,主力部队过来后孔尔东就算活着也无力回天,另一方面是太麻烦,如果他们直奔孔尔东过去,那卫戍部队肯定会紧紧环伺在孔尔东身边,他们这支特种部队虽然厉害,但也不可能打一支加强旅。

    可现在呢……实在是闲着没事干了啊!

    t5081心想,既然没事干,那咱们就去杀孔尔东吧!

    反正卫戍部队现在都已经分散了!

    当下,因为壁垒北方的战火,所有难民都在拼了命的往南方逃逸,以至于任小粟和杨小槿的越野车都差点被堵在路上。

    “等我们接到王京他们之后,就直接往西边走,到时候我来炸开闸门,南边是走不通了,恐怕会有大量的难民堵塞在那里,”任小粟说道:“不过有点遗憾的是,现在已经没机会去杀孔尔东了。”

    杨小槿点点头,她透过车窗看向外面的火光与难民:“孔尔东的事放一放吧,王圣知想要的结果已经达成,孔尔东死不死都没区别了,而且我相信王圣知一定感觉很惊喜……”

    按照王圣知的计划,杀掉孔尔东之后孔氏也还需要很久才会乱起来吧,现在不一样了,直接一步到位。

    说起来,这也算是一条龙服务了吧,任小粟就是那条龙,过江龙。

    越野车开进别墅区的时候,任小粟就看到路边挂着乱民的尸体,尸体上鲜血淋漓的,恐怖至极。

    “这应该是王润等人的手笔了,用来警示其他乱民用的,”任小粟猜测道,除了王润这些人,这附近应该没人会这么狠了。

    车子刚在门口停下,任小粟便高声对别墅里面喊道:“别开枪,是我!”

    别墅里传来惊喜声:“任小粟和杨小槿回来了!”

    王京打开门仔细打量着任小粟,他没问任小粟到底干了什么,而是第一时间问道:“有没有受伤?”

    “没有,”任小粟打着哈哈说道:“那个……我和杨小槿就是出去逛逛,没想到突然发生这种事情,结果我们就被困在路上,耽误了好久才找到回来的路。”

    三一学会这边所有人都是一副我信你个鬼的表情,但大家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任小粟没见到王润的身影,便看向王京:“对了……没人来保护你们吗?”

    “有的,不过他们后来接到命令离开了,”王京说道:“他们……是你派来的?”

    “哈哈哈,”任小粟尴尬笑道:“那怎么可能,我就是路上遇见他们说要来保护王老爷子你,偶然得知的。这样,大家收拾好东西我们赶紧离开,31号壁垒要完蛋了,我们再不走就得跟这壁垒一起陪葬。”

    这时候任小粟发现,三一学会的人早就收拾好了行李装在了车上,任小粟给每个车都分发了通讯器材后,车队当即出发!

    车队一路向西边驶去,车内气氛无比沉默。

    最终,还是梁策突然问道:“任小粟你……”

    “不是我干的,我就一普通心脏外科医生!”任小粟否认道。

    梁策:“……我还没说要问什么呢。”

    可就在此时,有一排黑色车队跟三一学会的车队迎面擦肩而过,梁策正打算再说点什么却看见任小粟目光紧紧盯着那车队。

    黑色车队是往东边驶去的,速度很快,像是在逃离的样子。

    任小粟选择西边是因为那里西边有王氏,但其他人不一定非要往西边逃,如果是孔氏的人,往东边逃去才是最高的优先级,因为距离120公里的地方就有另一座孔氏壁垒。

    就在这沉默中,任小粟突然对杨小槿说道:“你们不用减速,我出去一趟。”

    杨小槿若有所思的问道:“孔尔东?”

    “没错,是他的车牌号,我猜他没打算和31号壁垒共存亡,现在正准备逃亡!”任小粟说完便拉开车门跳了出去,一路向孔尔东车队奔袭过去。

    三一学会后面的车辆里,所有人都默默的对错身而过的任小粟,行着注目礼……

    梁策哑口无言,这不刚刚才说自己只是个普通心脏外科医生吗?!

    ……

    与老婆商量后,以我夫妻二人名义,向‘北京韩红爱心慈善基金会’捐赠两万元,用以支援武汉疫情防控。

    之前一直等待着靠谱的捐赠渠道,但很多都不公开不透明,没法让人放心,现在既然有了一个靠谱的、敢连一包方便面都公开的渠道,我就应该行动起来。

    在东方卫视的采访里我提起过,写第一序列的初衷,就是在高三的时候经历了汶川,虽然人不在四川,但感受到全国上下众志成城的精神。

    那时候我在新闻里看到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我在教室里捐出自己的生活费。

    于是我用我亲手写的故事来告诉各位,人类面对灾难并不会灭绝,而是会苦中作乐,会坚强勇敢的互相搀扶着走下去。

    其实很早很早以前就有过一个小小的官方剧透,在胡歌拍摄的宣传片里,我自己提出要求,有一句台词必须由胡歌先生亲口来念,别人念我怕念不好:当灾难降临时,希望才是人类面对危险的第一序列武器。

    我们因希望凝聚在一起,这才是第一序列的真正意义,也是这本书的真正主旨。

    希望一切都好,略尽自己微薄之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