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39、任小粟表演的魔术
    “你还不困?!”

    这四个字回荡在营地之中,可其他人全都睡着了,根本听不到他的声音,只有任小粟平静的看着他,好像说了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似的,反倒有些嫌弃他大惊小怪。

    可复刻版的恶魔耳语者太不开心了,自己这是催眠啊,大哥,能不能尊重一下?我催眠你,你说你不困就完事了?

    这时任小粟问道:“你怎么也跑圣山来了?”

    ‘李神坛’笑了起来:“你能来,我凭什么不能来?”

    “小离人呢?”任小粟问道。

    “哦,你说小离人啊,她睡着了,”复刻版恶魔耳语者说道:“倒是你,来这里干嘛呢?”

    说话间,这复刻版恶魔耳语者竟然坐在了任小粟不远处,就隔着一堆篝火,双方就像好友一样聊天夜谈。

    复刻版恶魔耳语者已经心中明悟,面前这少年是认识李神坛的,而且关系好像还很不错的样子。

    而他,与李神坛有着一模一样的容貌,自然能以假乱真!

    复刻版恶魔耳语者心中暗自思索,也不知道为何对方并没有被催眠,可能是精神意志远常人吧。

    之前他最担心会出现意外的人是那个白色面具,可现在白色面具都倒在地上昏昏睡去,反倒这少年没有事情。

    不过复刻版恶魔耳语者并不在意,刚刚只是略施小计而已,彼此之间的距离又那么远,催眠被抵挡也很正常。

    而他,还有很多手段。

    任小粟对李神坛说道:“我来当然是有我的理由,倒是你,之前不说要去南边等台风吗,怎么跑北边来了?”

    这一刻,复刻版李神坛沉默了两秒,他脑中开始迅的思索,因为他总感觉任小粟是在诈他。

    正常人谁特么会去南边等台风啊?这位复刻版的李神坛,与真正的李神坛,差别就在于他们一个是神经病,一个并不是!

    要知道李神坛小时候还好好的呢,只是因为亲眼看到母亲经历磨难,才疯了,但这个复刻版根本没经历过那一切。

    所以,他压根就理解不了,这世上怎么会有人要去南边等台风?

    等台风的意义在哪?

    复刻版李神坛很谨慎的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怕说多了露馅……

    而是伸出右手忽然在篝火上面掠过,只见那摇曳的火焰忽然变成了漩涡,红色的光影在不停搅动,那光影之中还有诡异的符号犹如火中的群星般熠熠生辉。

    山林的风从一颗颗树木之间穿梭而过,呼啸而来,也将树枝给碰撞出诡异的声响。

    这一切,像是让人置身在失重的深渊边缘,随时都会坠落。

    复刻版李神坛死死盯着任小粟,可他现任小粟仍旧没有丝毫被催眠的迹象。

    他沉默半晌之后问道:“你有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任小粟想了想说道:“魔术吗,还挺好看的……”

    复刻版李神坛瞬间就牙疼了,魔术个鬼啊,这是催眠术啊大哥!

    这时复刻版李神坛已然觉不对来,刚刚他虽然还没施展全力,可对方的抵抗能力太强了,乃是他从那营养池中苏醒后的唯一特例!

    在这圣山之中,即便是T5级别也能被他玩弄在鼓掌之中,可面前这少年,犹如具备了天生的抗体似的。

    复刻版李神坛不知道,李神坛本尊之所以懒得追杀他,正是因为他无比期待这一幕的生,只是没法看到这铁憨憨脸上如同便秘一样的表情,实在太遗憾了……

    相比之下正牌李神坛就优雅多了嘛,知道没法催眠任小粟以后就直接选择和任小粟做朋友!

    这时任小粟又问:“你为什么催眠其他人?”

    复刻版李神坛笑道:“为了不让他们听到咱俩的谈话,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必须告诉你。”

    “哦,”任小粟点点头:“那你说吧。”

    复刻版李神坛沉默了,说点什么呢?

    他哪有什么真的要紧事情可以说啊,这不是个借口吗,明明直接催眠所有人然后收割生命就好了,鬼知道怎么会有个人跟打了催眠疫苗似的屁事都没有。

    复刻版李神坛说道:“我再给你变个魔术吧,你想看什么魔术,哪种类型我都会。”

    “行,就变你上次在洛城给我变的那个,”任小粟认真说道。

    复刻版李神坛无语了,你要求怎么还另辟蹊径呢,我怎么知道上一次李神坛给你变了什么魔术?

    某一刻,他甚至感觉对面这少年在戏弄自己!

    复刻版李神坛说道:“那个没什么意思,这次给你变个新的。”

    “不用,就变那个,”任小粟说道。

    复刻版李神坛忽然笑了:“好,就变那个。”

    可是这一瞬间,复刻版李神坛所说的每个字节,都像是变成了飘渺不定的飞鸟,直往任小粟耳朵里钻去。

    这声音,就像是有细绒的羽毛在耳廓抚过,犹如恶魔在耳旁呢喃。

    恶魔耳语者之所以叫做恶魔耳语者,本就是因为他最厉害的手段,便是这宛如耳语般的催眠之术。

    所以,复刻版李神坛见之前的手段都失败了,便不惜代价用上了最后的杀招。

    他直勾勾的盯着任小粟,这时复刻版李神坛终于在任小粟眼中看到了一丝迷茫。

    “变啊,”任小粟迷茫道:“你墨迹啥呢,要不我给你变个魔术?”

    复刻版李神坛:“……那你变吧。”

    “行,看好了,”任小粟点头,说着,他面前竟然张开了一扇黑漆漆的暗影之门。

    复刻版李神坛愣了一下:“这是什么魔术?”

    任小粟微笑着把手伸进了暗影之门里,然后解释道:“奥,这个魔术叫,当面·从背后捅刀子。”

    复刻版李神坛低头看着胸口的刀尖,还有从伤口中汩汩流出的血液,他抬头看向任小粟,你特么不按套路出牌啊!

    却听任小粟叹息道:“你根本就不是李神坛,起码李神坛不会对我一而再而三的用催眠术,他也很清楚,他催眠不了我。而且,你根本学不来他那骨子里的疯狂。”

    复刻版李神坛有一丝迷茫,这圣山里,到底都来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人物。

    ……

    感谢大猫二猫三猫成为本书盟主,老板大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