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37、冤家路窄
    火种公司非常重视李神坛,也同样非常重视王从阳。

    只不过他们对李神坛是忌惮,对王从阳那就是痛恨了。

    要知道,王从阳卷走的可是一整个实验室的资料啊,这资料有多么宝贵不言而喻,关键是中断了火种公司在某个领域的研究!

    而且,王从阳连定金都收了,竟然干出这种出尔反尔的事情,简直违背了商业原则和人性!

    当然,火种公司当初也不是完全放心王从阳的,他们还派了那么多人,并且提前六个小时才告知王从阳地点,并要求王从阳只能自己来。

    这样做就是想着,就算王从阳耍什么手段,他们也能杀了对方。

    可现实是,他们的人竟然全都被杀了!

    这段时间以来,火种忙着其他的事情没空去追杀王从阳,却没想到对方竟然自己跑到圣山来了,而且还又一次破坏了他们的围剿计划。

    这还能忍吗?谁也忍不了啊!

    在火种公司看来,这王从阳也太嚣张了吧。

    整整一晚上,火种公司不断加派人手对王从阳的蒸汽列车进行围追堵截,车上的人都纳闷了:“这火种公司疯了吗,为啥对我们的仇恨这么大?”

    他们路上还刚巧遇上其他队伍里溃逃出来的超凡者,严格意义讲也不算溃逃吧,就是脱离队伍,寻找更好的机会进入核心区域。

    大家在车上看到这几位超凡者后,就喊他们上车了,毕竟人多力量大嘛,虽然彼此并不一定认识,但现在火种的敌人,就是大家的朋友了。

    结果这几位超凡者上车之后就发现,追捕这蒸汽列车的架势,可比追捕他们的阵仗大多了!

    有人疑惑问他们:“你们怎么这么轻易就逃出来了,我们身后的追兵都还没甩掉呢,难道你们有什么好办法?”

    那几位超凡者愣了一下:“也没啥好办法啊,他们追着追着就不追了。”

    大家搞不清楚为什么自己这边的仇恨就这么大。

    这种情况,在他们这些不知情的人看来,可能会觉得有点摸不着头脑。

    然而在当事人王从阳眼里,也同样是一头雾水……

    之前火种公司虽然发布了他的通缉令,但火种这边一直没腾出手来针对他,而且王从阳自己也理亏,毕竟收了人家定金然后跑路,确实不太地道,所以他也没说什么。

    可现在看来,王从阳总得有点不对劲啊,自己不就卷了点钱吗,您们至于这么大的气性?

    王从阳觉得火种对他们这支队伍区别对待,很有可能就是因为他,或者还有一些他自己也不知道的事情。

    但他没吭声,毕竟他一说,不就成了队伍里的众矢之的嘛。

    他自己死,和拉着其他人一起死,王从阳肯定更倾向于后者啊。这队伍里还有挺漂亮的姑娘呢,下去了也有个作伴的……

    当然,要是能不死,那当然还是活着更舒服。

    眼瞅着后面的火种公司依然是穷追不舍,王从阳回头问道:“现在往哪跑,我就负责开车,方向你们定。”

    这时,一名安京寺的人说道:“往西去!”

    “为啥要往西去?”有人疑惑道。

    “本来是往东去更安全,据说那里的队伍有恶魔耳语者坐镇,但我们现在向去东边得横穿圣山,太危险了,”安京寺的人说道:“而西边还有一支队伍,白色面具你们听说过吗,他就在那个队伍里。”

    车里的众人面面相觑,白色面具谁能没听过,虽然出现的次数少,但每次出现都挺轰动的。

    而且出现的次数少,反而让这白色面具显得更加神秘。

    只见蒸汽列车的车头一转,直奔西方而去,不过王从阳在路上就思索,他总觉得隐隐有种不安,好像自己不该来圣山似的,现在更不该去西边。

    不过他还有一个杀手锏没用,那口可以具现而出的大黑锅就是王从阳的底牌,他觉得,自己生还几率总归要比别人高一些吧……

    任小粟他们这边还载歌载舞着呢,大家就听到山野之间有蒸汽列车的呜咽声传来,伴随着的,还有铁轨拼接在一起的金铁交鸣之声。

    任小粟对这声音简直太熟悉了,杨小槿也下意识的看向任小粟,她疑惑任小粟怎么突然把蒸汽列车给具现出来了。

    可她看到任小粟也同样疑惑的表情,立马就反应过来,这不是任小粟的蒸汽列车,而是王从阳的!

    蒸汽列车一路直奔火光而来,王从阳在车上远远的就看到诡异的一幕:“等等,你们看那个营地里,是不是有人正劈叉呢?”

    “这会儿了谁特么有心情劈叉啊……卧槽,还真是!”

    车上的所有人都惊呆了,他们有点没反应过来,眼前这支队伍怎么没遇到火种的袭击,而且还有心情在这劈叉?!

    正在劈叉的程羽也从地上赶紧爬了起来,他现在肠子都悔青了。

    程羽视力好,他甚至能透过车窗,看到那蒸汽列车里王从阳等人震惊的表情。

    这场才艺表演里,程羽是扭捏墨迹了半天才排在最后一个表演,可偏偏他丢人丢的最大!

    “这不是王从阳那小子的能力吗,”罗岚疑惑道:“他们怎么跑这来了。”

    这时,蒸汽列车后面又传来爆炸轰鸣声,大家这才反应过来,合着这些人是被火种公司给追到这里来的。

    不过,火种公司在发现蒸汽列车与西边这支队伍汇合之后,便立刻收到命令撤退了,不再追击。

    车上的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安京寺的人说道:“看来我们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这支队伍里一定有火种公司非常忌惮的人,所以我们遭遇了围剿,他们却没有。”

    “甭说别的了,赶紧下车,”王从阳说道。

    可刚下车,王从阳看到篝火旁边的任小粟就僵在当场。

    任小粟站起身来慢慢朝王从阳靠近过去,这货当初带着一窝土匪去攻打他们的事情,任小粟可没忘记。

    现在,这就算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了啊!

    冤家路窄!

    ……

    吃口饭,晚上还有两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