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27、王蕴的试探
    就在王蕴杀掉自己想杀之人后,便立刻退出了战场,静静等待其他人自相残杀。

    这时候他刻意观察了一下发现,此时还保持清醒的人只有任小粟、杨小槿、周其、向导大忽悠、程羽、还有一名女性。

    这队伍里的女性本来就少,现在除了杨小槿就只剩下她如此清醒,是很突兀的。

    在此之前这年轻女人始终不显山不露水,在队伍里平时连话都不怎么说,可现在谁也做不了假,能够通过这峡谷还保持清醒的人,必然是超凡者!

    这里面,明显任小粟和白色面具的精神力最为强悍,王蕴的脑子只是混乱了顷刻,最多也就是四秒的功夫,等他回过神的时候就发现,任小粟和白色面具都跟没事人似的,连杨小槿也没事了。

    早先他就觉得任小粟有问题,现在看来问题还不小,但从精神意志方面,任小粟和白色面具确实最强悍,也不知道这两人谁更厉害一些。

    王蕴不像程羽,程羽看任小粟是带着有色眼镜的,毕竟跳绳、唱儿歌事件之后,程羽确实很难用正常眼光去审视任小粟,所以他内心里一直有抬高白色面具、贬低任小粟的想法。

    但王蕴却觉得,这任小粟未必就比白色面具差,要知道这年头不显山不露水的人才最可怕。

    此时队伍里除了罗岚他们几个,大家甚至都还不知道任小粟、杨小槿他们叫什么,王蕴觉得自己有必要试探一下,也许自己强大的记忆里就出现过对方的名字,这样就能被他抓到蛛丝马迹了。

    队伍里的第一梯队已经出现,就是任小粟和白色面具。

    第二梯队则是王蕴、杨小槿、程羽、周其、不知名年轻女人、宋乔。

    这几人,就是队伍里的超凡者。

    剩下的人,王蕴觉得基本上没必要排名了,罗岚的行为让他疑惑过,像是超凡者,可精神意志好像也没强到哪里去,暂时排除。

    这也是巧了,罗岚刚刚觉醒,精神意志方面很难跟其他超凡者相比,所以直接被王蕴给排除了。

    这会儿任小粟已经控制着老许将所有人打晕,杨小槿在一旁低声问道“你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幻觉吗?”

    “奥,出现了出现了,”任小粟说道“我的幻觉里我要提刀砍你来着,结果我内心一阵挣扎,当时我就心想我怎么能砍你,砍谁都不能砍你啊,于是就清醒了。”

    杨小槿翻了个白眼“戏真多,我看在场所有人都是被动遭受攻击的,就你幻觉是攻击别人,行了别装了,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受影响。”

    这一刻杨小槿想起自己说过的那句话,当灾难降临时,精神意志才是人类面对危险的第一序列武器。

    那任小粟的精神意志,得强悍到什么地步了?

    这世界上至今没有任何一家财团或者组织提出过明确的标准,来给超凡者定义等级。

    事实上,这世界上谁能去定义这种超凡能力啊,火种倒是可以用t到t来划分,因为他们纯粹看身体素质就行了,达到一拳多少力量,或者多快速度等综合指数,就可以定义级别。

    可其他超凡者的能力变幻莫测,怎么定义?

    职位可以定义级别,工资可以定义级别,但超凡能力如何定义?所以只能定义危险等级。

    杨小槿知道暴徒里已经有人在出名录了,想要把所有出现过的超凡者归纳到名录里进行分级归类,但不知道做的怎么样了,也不知道任小粟会被分到什么等级。

    程羽在战场中愁眉紧锁,原本队伍里有六十多人,这是两队合并之后的人数。

    结果就这么一场混乱,就立马死亡人,重伤人,轻伤人,可谓是相当惨烈了。

    他甚至都不知道火种公司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他们只是走出一条峡谷,就开始自相残杀。

    程羽看向还保持清醒的众人“你们也出现了幻觉吗,有人攻击你们?”

    “没错,”王蕴点头道。

    “看来这峡谷有古怪,”程羽说道“大家先帮忙抢救一下伤员吧,咱们等他们醒来再说。”

    “这些重伤的怎么办?”王蕴问道“带着他们继续走?其实我建议连轻伤都不要带了,谁知道这圣山里还有什么,血腥味在山野里就像靶子一样。”

    “不行,我要进圣山!”罗岚悠悠醒转,他倒是第一个醒过来的人……

    慢慢的,这峡谷外的众人都开始慢慢醒转,没受伤的还好说,受伤的人醒来之后就开始哀嚎,还不如昏迷着。

    罗岚偷偷摸摸找任小粟要来了黑药,然后让任小粟给他取子弹。

    任小粟看了他一眼“忍着点。”

    “放心……”罗岚话刚说一半,任小粟竟趁他分神的一瞬间,就已经用镊子精准的将他腿上的子弹夹了出来。

    这么做,是为了防止罗岚过于紧张,以至于肌肉用力夹住子弹,徒增痛苦。

    任小粟把子弹丢到一旁说道“不错,没疼出声来。”

    罗岚脸上直冒冷汗“那跟你开玩笑呢,我罗岚是纯爷们儿。”

    任小粟又看了他一眼,平时这罗岚叫苦喊累像是装出来的一样,要多不正经就有多不正经,好像特别靠不住一样,但关键时刻,对方骨子里的一些潜质就表现出来了。

    “那你平常装什么?”任小粟问道“你也不是个好吃懒做的人啊。”

    “我这不是战略性迷惑我的对手嘛,”罗岚嘿嘿笑道,等黑药一敷上,疼痛立马消失。

    这时候王蕴见他们聊天比较轻松,就突然找到机会对任小粟开玩笑问道“对了,同行这么久还不知道你名字呢,不知道怎么称呼?咱们未来还要同行好久呢,总不能叫你‘喂’吧。”

    “我的名字?”任小粟愣了一下。

    王蕴笑眯眯的说道“对。”

    “奥,”任小粟想了想“不好意思,起名时间太久有点忘记了。”

    王蕴“???”

    这特么借口找的太不走心了吧!

    zhongshengzhierzishisisui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