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02、满足队友心愿
    程羽呼唤白色面具的声音,在白雾中一层层传播出去,所有人都屏气凝息,他们也想知道白色面具是否可以与他们同行,队伍里如果能有这样的超凡者,肯定会更加安全一些。

    没有人怀疑那位白色面具的实力,毕竟刚刚那场战斗里大家还忙着自保的时候,对方都已经去蜘蛛巢穴救出十多名队友了……

    但任小粟怎么可能让老许一直呆在队里保护这群人?老许如今最大的作用可是斥候,一个杀不死的斥候独行在荒野上,能为任小粟避免太多的危险了。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眼见着白色面具迟迟不现身,程羽感觉有点失望:“虽然我不知道他是在保护谁,但既然咱们在同一个队伍里,还希望以后多多相互关照吧。”

    程羽旁边的助手小声嘀咕道:“刚刚白色面具一出现,那个跳绳的少年就跟着离开了,会不会是来保护他的?”

    “不可能,”程羽摇摇头:“这种人凭什么有白色面具这样的高手保护?不过也不能小瞧这个少年,我感觉他和罗岚的关系很近,刚刚罗岚遇到危机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站在他背后。”

    “那咱们还要不要劝说那个白色面具入队啊?”助手问道。

    “算了吧,”程羽叹息道:“那种人,哪是咱们能勉强的。”

    可程羽放弃了,不代表所有人都放弃,一名中年人看着队伍里所有人说道:“我知道这白色面具肯定跟在场的某个人有关联,不如这样,我出五百万,你让他进入队中,也不用刻意保护谁,只需要呆在队伍里就行。”

    这个要求非常奇怪,任小粟思索着,对方像是赌气一样花五百万要求白色面具现身,但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条件了。

    这钱不是白给的一样吗?难道这中年人还有什么其他目的?

    一旁的王蕴笑道:“老哥出手也太小气了,真正的高手谁会在意这五百万?对方要为了这五百万现身,我王蕴愿意倒立着走一天。”

    忽然间,任小粟脑海中的宫殿突然说话了,而他的表情也变的极度古怪。

    “任务,满足队友的心愿。”

    任小粟寻思着,宫殿也没说满足哪个人的心愿,是中年人想让老许入队的心愿,还是王蕴想倒立的心愿?

    不过这个任务似乎很好完成。

    白雾中,所有人都听到了脚步声,他们转头朝声音来处看去,只见一个人影慢慢清晰起来,似乎正在靠近。

    王蕴:“???”

    只见老许走到中年人面前伸出手来,中年人也没失约,而是真的拿出一个小盒子:“里面是一个不记名账号的王氏银行卡,账号里刚好有500万。”

    老许点点头,然后平静的看向了王蕴。

    王蕴当时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怎么感觉对方更像是为了让他倒立才突然出现的?!

    事实上,如果中年人掏钱之后宫殿就宣布完成任务,任小粟也没必要非让王蕴倒立,可这不是任务还没完成吗?

    在所有人注目礼中,王蕴咬牙冷笑:“行,针对我是吧!”

    说完,他竟真的双手扶地倒立起来,别说这王蕴平衡性还挺好,倒立着走路看起来也十分顺畅……

    此时,程羽惊疑不定的看了看老许,又看了看身旁不远处的任小粟,他总感觉这白色面具的风格,让他有种莫名的熟悉。

    某一刻,程羽有点害怕,他害怕对方突然就开始和任小粟一起唱儿歌了。

    不过,老许入队让所有人都心中稍安,像是得到了一大助力似的。

    主要是最近老许的名声大盛,正面硬撼t5并且取胜的超凡者,还是太少了。

    任小粟默默打量着王蕴,他发现王蕴的表情异常狰狞,像是一幅非常记仇的样子。

    但任小粟并不在乎,是老许让他倒立的,跟自己任小粟有什么关系。

    此时,队伍里各个队友的关系已经渐渐明了,罗岚和任小粟是一拨人,王蕴在队伍里还隐藏了四名队友,甚至有一个很可能是超凡者。

    剩余的人大概分成六批,人数最多的队伍是9人,最少的则是3人。

    平时不遇到点危险,这些人就跟彼此不认识一样,但刚刚,他们都下意识的结群而战,这是大家面对危险时的本能反应。

    蚕茧里的伤员已经被解救出来,虽然还不能动弹,但已经有人主动上前照顾了。

    在这种地方,谁会那么好心照顾非亲非故的人呢?必然是队友才会出手相救的。

    王蕴趁着大家照顾伤员的时候,默默的倒立着进入了白雾之中,反正现在依旧是大雾,队伍里就算少个人也不会被发现。

    等脱离人群,王蕴一个前空翻便稳稳的落在地上冷声道:“让我王蕴遭受如此奇耻大辱,必有后报!”

    他悄然返回来时的路上,然后在自己用压缩饼干碎屑的路线上做了两个记号,一个是横杠,另一个则是同心圆。

    第一个记号的意思是前方危机暂时解除,第二个则是需要后方给他送来补给。

    要知道这一路上为了做记号,他带来的干粮已经撒的差不多了,王蕴计算过自己的食物补给,最多再撑一天。

    不过身后有策应部队的好处就在这里了,他可不像其他人一样需要担心补给。

    结果第二天晚上,王蕴坐在篝火旁眼巴巴的看着其他人吃饭,而自己什么都没有了……

    任小粟还问他为啥不吃饭呢,王蕴笑着说自己不饿,他总不能解释自己干粮用来做记号了吧。

    这一天的时间,任小粟他们始终都在原地休整着,等待那些被蜘蛛毒素麻痹的队友恢复行动。

    期间王蕴不止一次独自走入白雾,然后拿一枚小小的竹哨吹出昆虫的振翅声,可是……他始终没有等来自己的后援……

    王蕴总觉得好像哪里出了问题,但他又不知道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难道是弟兄们觉得太危险所以撤退了?

    不会,这些年走南闯北,这些兄弟还是非常可靠的,不然他也不会把身家性命寄托在对方身上。

    一定是有事耽误了,说不定明天就会抵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