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00、权谋者迷局
    这么黑暗的环境,还是个本身就很诡异的地方,现在突然有一个人蹦蹦跳跳的出来,用你完全理解不了的方式出场。

    不怪火种公司的人害怕,换谁谁都害怕,先这气氛就不对!

    任小粟看着火种公司成员,一边跳绳说道:“你们先等会儿别走,我跳完再说。”

    火种公司成员如临大敌,可就是听不懂任小粟到底啥意思,一人说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们是火种公司T3序列的凌晨小组,如果你是从山里出来的,那我们应该成为朋友……”

    之前有火种公司成员被山里的怪物残杀,这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所以当下他们怕山里的实验室又放出什么不分敌我的怪物。

    结果这时候任小粟沉默了,隔了两秒他叹息道:“你先别吭声,让我都给数岔了!等我跳完绳再说话,不然我就要杀人了。”

    刚刚都跳到两百多了,这火种公司的人一打岔,他竟忘了自己跳了多少,只能从两百重新开始计数,以免影响到任务完成情况。

    火种公司成员一时间噤若寒蝉,他们只是过来收集捕鸟蛛的猎物,战斗方面虽然也有接受训练,但在山里一直都像是杂役一样,遇到山里那传说中的怪物,连反抗的勇气都没。

    此时他们已经面前这少年肯定就是来自山里的怪胎了,外面但凡是个正常人,都不会像任小粟这样的……

    如果这心里话让程羽听到,程羽恐怕会激动的想要与他们握手。

    十多秒后,任小粟这才停下了身形,他打量着火种公司成员赫然现,对方手上的刀低垂的提着,这是毫无战意的潜意识动作啊,像是放弃抵抗后的手足无措。

    任小粟沉思了片刻之后问道:“你们那个黑匣子是干嘛的?”

    “就是用来播放录好的声音,据说是山里研究室专门针对捕鸟蛛研究出来的,而且这些捕鸟蛛确实很害怕这个声音,听了就跑,”一名火种公司成员解释道。

    “这些捕鸟蛛是什么时候放到这里的?”任小粟问道。

    “去年。”

    “这是用来针对外人的吧,”任小粟装作和对方一伙的样子说道:“针对安京寺?”

    “这就不太清楚了,我们T3序列知道的很少啊,您还不如自己回山里问问那些负责战略的大人物,”火种公司成员说道:“也就是几个月前,上面突然交代我们说,每三天都要过来查看一次,会有很多人送上门来。不光是这里有捕鸟蛛,其他地方也有,我和T319o1也是最近才调到神池山这里的。”

    任小粟皱起眉头,从几个月前火种公司就交代他们会有人送上门,那也就意味着,其实安京寺的计划,也是火种公司将计就计故意引导的。

    自己之前的猜测并没有错,火种也希望凡者自投罗网!

    所以,这安京寺和火种相互之间坑来坑去,看似是两个组织双方都损失,但其实损失最大的,还是那些煽风点火的财团啊,没见这次捕鸟蛛抓的人,都是财团的人嘛……

    等等,任小粟忽然在想,王氏如果目标是整个中原,甚至是加上西南西北的整个壁垒联盟,而安京寺又和王氏达成了合作的关系,那这次行动,安京寺本身的目的会不会就是把财团高手给引诱进来,然后帮王氏铲除一些潜在的威胁?

    不得不说,这些权谋者的心思实在太复杂,任小粟在这个领域里,跟别人一比实在差的太远,事实上,不管这身处漩涡的哪个人,做一件事情都有好几个目的。

    任小粟自愧不如。

    这时,他面前的火种公司成员突然问道:“您是从哪个实验室出来的?”

    任小粟为保险起见,便回答道:“1号实验室。”

    可任小粟现,自己说完之后对方脸色就变了,一名火种公司成员重新举起刀来:“这山里只有2号和7号实验室,哪来的1号!”

    任小粟愣了一下:“1号实验室在哪?”

    “1号实验室早就毁在灾变里了,”火种公司的人冷笑说道。

    刚刚任小粟问了太多问题,但这些问题,山里的怪物们应该比他们更清楚才对。

    早先大家是被任小粟的诡异行为给迷惑了,现在终于反应过来,这任小粟根本就不像那些怪胎,除了跳绳唱歌以外,其他地方都与正常人无异。

    这是从神池山外面进来的人!

    说着,火种公司的人慢慢朝任小粟围了过去,然后被任小粟都弄死了……

    “聪明人都活不了太久的,”任小粟看着五人的尸体感慨道。

    不过是五个凌晨小组的成员,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竟然还想围杀自己,就算黄昏来了也不行啊,破晓来五个人说不定还有点希望。

    任小粟转头看向石壁上悬挂着的十多个白色蚕茧,他控制老许离开后,便手起刀落将拉扯着蚕茧的蛛丝给斩断,将那些被抓来的人都给解救了下来。

    割开一个蚕茧,任小粟现这些人还均匀的呼吸着,连面色都没什么太大改变,看样子还有的救。

    任小粟记得,捕鸟蛛是有毒性的,不过它们会在猎物死亡后注入毒素将猎物软化,然后再吸食液体,现在应该还没进行到那一步。

    他用绳索将一个个蚕茧捆缚住,然后就像是拖着一串糖葫芦似的往回走去,手里还拿着那个黑匣子,以免捕鸟蛛们追杀过来。

    回去的时候,任小粟没有自己将这些昏迷的人拖过去,而是让老许拖到程羽面前,而后老许重新消失在了白雾之中。

    程羽看着白色面具离去的背影,心想自己刚才还没来得及打个招呼呢,对方就走了。

    这个白色面具,神秘且强大的形象,在程羽心中磨灭不去,他有时候会感慨,就算是凡者与凡者之间,竟也有如此大的差距。

    自己在这里不敢动弹,对方却追去了蜘蛛巢穴,把其他人都给解救了回来。

    直到蚕茧里的人开始悠悠醒转,任小粟才慢慢悠悠的回来。

    程羽没好气道:“你去哪了?”

    “我去跳绳了啊,”任小粟理直气壮的回答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