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86、载歌载舞
    营地里许多人都从帐篷里钻了出来,起身查看生了什么。

    程羽看向守夜的任小粟,因为任小粟距离刚才出声响的地方最近,所以他便直接问道:“刚刚有现什么吗,是咱们营地的人吗?”

    “不是,队伍里所有人都在营地,我听起来像脚步声,但很轻盈,如果真是有人靠近的话,那得是个小孩子吧,”任小粟解释道。

    程羽身旁的助手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大半夜的荒郊野岭,哪来的小孩子。”

    “我就是做个比喻,”任小粟环顾所有人,现大家都眉头紧锁比较担心的样子,他忽然说道:“看你们这么紧张,不如我表演个才艺……”

    “不用,谢谢,晚安,”程羽转身就回了帐篷,与其在这里疑神疑鬼的听任小粟表演才艺,还不如回去睡觉!

    任小粟惋惜的砸吧砸吧嘴,这次并不是宫殿布了任务,而是他自己的热情。

    毕竟想要在这7天完成完美级惩罚任务,那自己就要用一副新的精神面貌去面对这些惩罚,与其被动接受,不如主动出击,一切都为了新的技能!

    这时大忽悠也睡醒凑到任小粟身边去了:“确认刚才那声响是脚步声吗?”

    刚刚大忽悠还胆子特别大的去山野里溜达一圈,结果一个脚印都没现,这就很奇怪了,就算对方脚步再轻盈,总得留下点痕迹吧。

    “确定,是有节奏的靠近,”任小粟说道:“你之前也说过,那圣山的变异范围在不断扩大,说不定我们现在已经接近那个范围了,而且里面有什么东西跑出来也很正常。总之,小心无大错。”

    “行,你去睡吧,”大忽悠说道:“该我守夜了。”

    “嗯,有事随时喊我。”

    这会儿,大家似乎为免自己出现意外,连厕所都不去上了,好几个人打算硬生生憋到天亮来着。

    虽然大家都是杀过人见过血的高手了,但面对圣山这样的诡异存在,终究还是心中存了一丝畏惧。

    大忽悠这边坐在篝火旁边思考问题,还留意着风吹草动,可直到天色微亮都没再有什么异常。

    然后,大忽悠就看到任小粟轻手轻脚的钻出帐篷,他刚打算跟任小粟打招呼,却见任小粟竖起食指放在嘴上:嘘!

    大忽悠打起精神来,他也不确定要干什么。

    天空还是灰蒙蒙的,大忽悠看着任小粟悄无声息的拿出一把手枪来,还默默的给弹匣里压子弹,少帅这是要对谁动手了吗?

    想到这里,大忽悠身上的肌肉一下子紧绷起来,准备随时策应任小粟。

    他也不管任小粟为什么要突然动手,反正自己人打谁,自己跟着去打就完事了,没什么道理好讲的。

    下一刻,任小粟突然对天空开了三枪,然后大喊:“起床了!天亮了!”

    大忽悠:“???”

    等等,少帅你平时就是这么叫人起床的?

    这是个什么思路?!

    别说大忽悠,就连被任小粟惊醒的程羽,脑子也是懵懵的,他看着任小粟笑眯眯的表情心想你是不是有病!

    而任小粟则在脑海中问宫殿:“这次叫所有人起床的任务,完成程度是什么?”

    “成功叫醒17人,完成度为完美级。”

    任小粟又问:“能说说那个新技能是干什么用的吗?”

    “无权限回答,”宫殿毫无感情的回答。

    “大概说说是哪个方向的技能也不行吗?”任小粟不乐意了。

    可宫殿没有再理会他。

    这时,程羽黑着脸问道:“你这是干什么,现在才早上六点钟。”

    任小粟弯腰鞠躬:“对不起,看错时间了。”

    程羽有一口槽突然被憋着吐不出来,心口憋的有点堵。

    任小粟再次鞠躬:“下次不会了。”

    说完,他就回帐篷睡觉去了。

    可是,他能睡着,其他人却睡不着了。

    连杨小槿都没好气的钻出帐篷,不过她也责怪任小粟,因为她猜到,任小粟这大概是因为将黑狙赠予了自己,然后需要接受某种惩罚。

    具体的事情任小粟并没有给她说,但任小粟神经的时间,刚刚好是自己接受黑狙的时候,所以她明白这应该就是自己接受了黑狙的代价吧。

    程羽有点无奈,自己这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当初安京寺安排他带另外一队的,可他觉得这一队进入圣山时间最晚,所以专门挑了这一队。

    可结果一点都不美好。

    早上8点的时候,任小粟精神奕奕的钻出帐篷,当他出帐篷的时候,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他。

    任小粟笑道:“你们看起来有点憔悴啊。”

    程羽心说你这不废话吗,本来大半夜的大家就被莫名其妙的动静给吵醒了,还没睡熟呢又被你开枪惊醒,这要是能精神才有鬼了!

    他也不再搭理任小粟,而是转头问大忽悠:“接下来怎么走?”

    大忽悠回答道:“朝东北方向前进,翻过前面那座山头就到五寨山地界了。”

    “你当初为什么一个人来这里?”程羽忽然问道。

    “因为大家说圣山里面的东西值钱啊,能找到奇花异草都可以卖出高价,”大忽悠解释道:“黑市里就有收奇花异草的人,给的价钱老高了。”

    程羽这才不再追问,那黑市里收奇花异草的人都是财团眼线,平常人要那些奇花异草也没什么用,只有财团才会对这些东西感兴趣,用来研究。

    程羽看了一眼手机对其他人说道:“出吧,所有人都提高警惕,走五寨山、神池山这条线的只有我们这一队人马,如果出现意外了连可以呼叫的增援都没有。”

    说着,程羽起身朝东北方向走去,身后还时不时伴随着任小粟的歌声。

    起初任小粟唱歌还没人搭理他,可那些歌声太魔性了,又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儿歌,搞得队伍里其他人走着走着,也不由自主的哼了起来。

    看着远处的五寨山,程羽内心忽然有点惆怅,明明是很紧张的气氛,夜里还有不明生物靠近营地,结果这一路上怎么有种载歌载舞出来春游的感觉。

    自己到底是干嘛来了……

    ……

    晚上还有两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