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77、空空如也
    荒野上,杨小槿的狙击枪瞄准着安京寺的人,以免他们出来搅局,。

    任小粟和杨小槿这两人甚至还专门弄来了作战部队的通讯器材,两个人带着耳麦,成了最稳定的行动小组。

    而且两个人配合起来也很得心应手,老许负责贴近目标执行任务,杨小槿负责远程控场,任小粟负责控制老许。

    按照时间来看,安京寺发短信通知大家只有六天的时间,而今天也才只是第三天而已。

    事实上想要夺取001号实验体的人还很多,但大家都想着要等别人先出手,谁也不想当出头鸟,最后结果就是,大家都去了几百公里外的栀子山等待火种公司车队,那里是原地计划中火种公司想要返回壁垒的最后一段路程。

    不过等在那里的人根本没想到,会有人抢着提前下手,在第三天的时候就把火种的车队给掀翻了,连t5102都杀了。

    山上几个人问道:“你说刚才那个狙击手,会不会是枪法不太好,所以才没打中咱们,而不是手下留情?”

    那名安京寺的超凡者无奈道:“别犯傻,敢在第三天就动手的,要么是咱们这样有团队有埋伏的,要么就是艺高人胆大的过江龙,没看人家连t5都杀了吗,搭档的狙击手能是庸手?别存着这种侥幸心理,我能活这么久就是从来不用侥幸心理去看待问题。”

    在山腰上,他们还埋设了炸药,如果t5真的冲过来,搞不好就被这几个人给炸死了。

    t5不怕枪械这事大家都知道,但炸药的威力不一样啊。

    正说话间,带着白色面具的老许已经来到车队面前,车上的火种公司成员早就把车子停下,依靠着车体做掩体,对老许进行开枪射击。

    可不管是火种公司成员还是山上的五个人全都发现,这带着白色面具的人迎着枪火,仿佛丝毫都不受影响似的,子弹打在他身上,也无非就是让他身子晃动一下而已,连血都没有看到。

    山上五个人倒吸一口冷气:“这特么也太猛了点吧。”

    超凡者的助手小声问道:“你能这样扛子弹吗?”

    那超凡者都给气笑了:“我要能,还用跟你们一样在这里被狙击枪指着?好歹也是身经百战的人了,说话之前动动脑子不行吗。”

    此时,老许已经突破了枪火的封锁来到车队面前,只是肩膀稍微一拱,车辆便被顷刻间撞翻了出去。

    躲在车体后面的火种公司成员想要拔刀近战,也有人干脆开始往荒野上跑去,但全都被老许一一追上。

    不过老许并没有赶尽杀绝,而是留了两个活口。

    远处的任小粟忽然紧张起来,他控制着老许慢慢朝那个箱式的货车走去。

    他与颜六元很久没见面了,任小粟非常希望这车厢里是颜六元,当他打开车厢的那一刻,对方会喊他一声哥哥。

    任小粟期待团聚的一天,实在太久了。

    咔的一声,老许徒手扯断了车厢上的锁,可打开车厢后任小粟愣住了。

    耳麦里传来杨小槿的声音:“怎么了小粟,是六元吗?”

    “车厢里,什么也没有,”任小粟艰涩说道。

    老许拉开车门,那个车厢里空空如也,任小粟有点不甘心,他甚至控制老许直接徒手把车厢给砸开,想要看看里面是不是有什么暗格。

    可惜,也没有暗格。

    远处山上的五个人看着这一幕暗自嘬舌,这特么拆个货车看起来像拆玩具一样啊。

    不过他们也有点疑惑,这车厢里怎么没人啊。

    “怎么回事,不是说他们抓捕了001号实验体吗,”任小粟疑惑道:“难道安京寺的情报有误?”

    “不会,他们的抓捕肯定成功了,”杨小槿笃定道:“把活口带走,我们审讯一下。”

    “行吧,”任小粟叹息道:“收队。”

    说着,杨小槿便扣动扳机,对准山上的五人开枪射击,子弹击穿了这些人的帽子,领子,吓的这些人赶紧趴在地上躲避弹道。

    等许久之后他们爬起来,才发现对方恐怕已经离开了,刚才那一顿射击,就是不想让他们看到对方离去的行踪而已。

    “还好手下留情了啊,不然咱们五个都得交代到这里,”超凡者嘀咕道,他看着领子上的弹孔,赫然发现对方竟是将自己衣领上的一个纽扣给打掉了,如果这是对方有意为之,那这枪法得好到什么地步?

    这样的组合行走与荒野,恐怕谁碰到谁倒霉吧。

    “咱们现在怎么办?”助手问道。

    “把消息卖给安京寺,告诉他们车厢里没人,我们都被火种给耍了,这消息,估计能卖不少钱,”超凡者说道。

    ……

    老许提着两个昏迷中的火种公司成员一路东去,直到他们选好了落脚宿营的地点,才终于停下来搭伙做饭,搭帐篷。

    任小粟提来一桶凉水泼在火种公司成员的脑袋上,冬季里冰冷的溪水让两人打了个激灵,然后惊恐的看着面前的任小粟。

    任小粟笑道:“我问,你们答,减少彼此不必要的麻烦可以吗?你们的抓捕行动到底成功了没有?”

    “成……”火种公司成员刚说一个字,嗓子却像是被堵上了一般,根本说不出话来了。

    紧接着两人眼角流出黑色的血液来,双双倒毙在地上。

    任小粟和杨小槿面面相觑:“这是吞毒自杀还是怎么的?”

    “更像是有人给他们留下了无法背叛的诅咒,”杨小槿说道:“之前也听闻过好像有超凡者的能力是类似这种,只要被诅咒了,就永远无法背叛,背叛的代价就是死亡。”

    “按照他说的第一个成字,我猜他是要说成功了?”任小粟皱眉道:“既然成功了,那为何001号实验体不在车厢里。”

    “很可能在抓捕成功之后,火种公司有另一队人秘密运走了实验体,而我们遇见的这一队人马,则是专门用来吸引火力的,”杨小槿叹息道:“恐怕这次火种公司前往草原的t5级别,不止一位。”

    ……

    晚上还有两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