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73 、暗杀
    “老板,他确实可能活了两百多年,”王蕴谨慎道:“不过您也要考虑,实验体也活了两百多年,但它们是以什么鬼样子活的。”

    说到这里,孔尔东看了王蕴一眼:“行了,我知道了,这次你带队去北方,先坐山观虎斗,让安京寺、王氏和火种公司斗去,如果有机会的话,就把这个001号实验体给我带回来。”

    正所谓伴君如伴虎,前一秒还备受青睐的王蕴,此刻竟感受到一丝来自孔尔东的厌烦。

    以往,老板发脾气了,大家都会把王蕴请来,只要王蕴一到,自有办法让孔老板开心起来,因为很多棘手的难题到他这里,都会迎刃而解。

    而现在,王蕴感受到这位孔老板对001号实验体的执着,竟连一丝建议都听不进去了。

    原本他还有一件比较重要的事情汇报,但现在看来,还是先等一等吧。

    王蕴恭敬道:“明白,我一定为您把这个实验体给带回孔氏来。”

    孔尔东起身:“嗯,我现在还得去老板的官邸商议要事,就不留你吃饭了,尽快出发吧。”

    “好的,”王蕴去衣架旁帮孔尔东取下了大衣:“您看我带多少人合适?”

    “自己看吧,我信任你的能力,你觉得多少合适就带多少,”孔尔东说话间披上大衣出门,头也没回。

    正厅外面等待着的军官们,这就算是白等了。

    当孔尔东走出去的时候,各位军官一个个站的笔直,眼观鼻鼻观心的大气都不敢出。

    管家用试探的目光看向王蕴,王蕴则苦笑着摇摇头。

    外面的黑色车队早早的就等在门口了,孔尔东的行程早就由秘书安排妥当。

    一行车队从通济路驶向政和大道,前方有警车开道,后方则有坐满了保镖的车辆护航。

    但孔尔东此行,并不是去见孔氏之主孔东海的,车队在驶过政和大道后,孔尔东的座驾便单独拐进了一条小路,那里有一个正值尤物年纪的女人在等他。

    车子停下,抵达这里的时候,车队便只剩下这一辆车了,保镖也仅余两名,一前一后的守在门口。

    女人已经等在门口了,她看着头发已经花白的孔尔东,笑嘻嘻的埋怨道:“您怎么才来啊,是不是不想我了。”

    孔尔东看到这年轻的女人,心中的阴霾好像尽数散去似的,他用手指刮了一下女人的鼻梁:“小馋猫啊。”

    两人朝屋里走去,这独栋别墅非常幽静,也不怕有人看到他的举动。

    拉开别墅大门时,门上发出咯吱吱的响声,孔尔东皱眉道:“这门该换了。”

    女人委屈道:“这不是没钱吗?您看这房子也该翻修了,前几天阁楼还漏水来着呢。”

    孔尔东复又笑了起来:“净变着花样要钱。”

    两人一边说一边走进客厅,女人已经伸手去解孔尔东胸前的衣扣了,可正当此时,客厅顶上的水晶挂灯忽然发出一声脆响,孔尔东惊愕间抬头,竟看到那水晶挂灯的基座竟有螺丝崩开。

    女人尖叫着闪躲,孔尔东也想躲,可他年纪大了,身手早就没了年轻时的灵活。

    轰然一声,硕大的挂灯硬是将孔尔东给压在了下面,深紫色的血液顺着地板汩汩流出,孔尔东的腿部还在不停颤抖。

    外面的保镖听到动静立马冲了进去,而就在这栋别墅不远的一栋建筑上,香草对唐画龙轻笑起来:“搞定,收队!”

    唐画龙好奇道:“这就完事了?”

    “当然,”香草笑道:“原本还以为这孔尔东没什么缺点,看护的保镖又多,难以下手,但没想到这货年轻的时候小心谨慎,年纪大了反倒开始贪恋年轻女人的姿色了。”

    唐画龙想了想说道:“可能是能从年轻女性身上找回自己的青春吧,年纪大的权谋者很多都这样,这玩意就像毒药一样。”

    “没错,”香草笑道:“赶紧走吧,虽然我做的像是一场意外,但孔氏那些情报负责人肯定会起疑的,而且老板要我们去北方,这次针对火种的行动,咱俩必须到场。”

    “可我疑惑的是,既然你一个人就能办到,为啥还喊我来,我这老胳膊老腿的经不起你这么折腾,”唐画龙没好气道。

    香草耐心解释:“你看,厉害的人都是有搭档的,比如李神坛和司离人,比如庆缜和罗岚,比如任小粟和杨小槿,还有许显楚和他的大黑锅……”

    “等等,前面说的这几个我懂,最后一个是什么组合……”

    两人说笑间准备撤退,可香草身形顿了一下,他朝另一栋大楼上看去,可那边什么也没有:“奇怪了,刚刚好像被人盯着一样,赶紧走,此地不宜久留。”

    等两人离去后,孔氏军情二处的处长王蕴从高楼顶上的水塔里跳了出来:“差点就被发现了呀。”

    他看向那栋出事的别墅,这时已经有数不清的人正朝着这里汇聚。

    王蕴面上没有丝毫表情,就像是旁观着别人的灾难一样。

    在过去,整个孔氏情报系统的人对王蕴都非常客气,因为孔尔东不止一次提起过,未来要让王蕴这样的人接手情报系统。

    事实上,王蕴虽然身为二处处长,但经常会越权给一处、三处分配工作,不是他自己想要越权,而是孔尔东给他的权。

    王蕴做处长很久了,他不介意做的更久一些,然后等孔尔东退休之后,成为新的情报负责人。

    久一点没关系,但不能等不到。

    一个追求长生的上司,那是下属的灾难啊。

    都说伴君如伴虎,谁又想一直陪着一个随时可能吃掉自己的老虎呢。

    当然,王蕴也没勇气亲手杀了孔尔东,他只是隐瞒了发现香草和唐画龙踪迹的事情。

    这本是他要汇报的事情,可孔尔东的态度,让他将此事瞒了下来。

    原本他只是想看看会不会有什么收获,王蕴却没想到收获这么大。

    “先去北方吧,”王蕴忽然笑了出来。

    当下里,他无疑是接手情报系统的最佳人选之一,但怎么才能把这个之一去掉,还需要一份礼物。

    孔氏如今的掌舵人孔东海年龄也大了,想来对长生应该也很感兴趣。

    王蕴很清楚,这时候最该做的绝不是去结党搞政治,而是要让孔海东明白,谁才是真正办事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