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59、听说你最近收了个丫鬟?
    战斗已经结束,同时,望春门长街一战,也代表着洛城长达一个月的混乱结束了。



    只是,老李和许恪他们看着满目疮痍的洛城,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那些财团的超凡者并没有被全歼在这里,起码跑掉了三分之一,这也让老李感觉有些遗憾。



    这一战里,也让骑士看到了自己的弊端,他们虽然比普通超凡者强很多,可是当你守护这么大一座壁垒的时候,12人终究有些捉襟见肘。



    若是吴定远和闻蒙他们能够赶回来,那恐怕就会好上很多,但吴定远等人也被拖在了荒野上。



    有了羁绊,也就有了软肋。



    在74号壁垒的时候,李应允可以在是不可为的时候说走就走,但在洛城却不行。



    并不是他们对洛城多有感情,只是因为舍不下许恪。



    无牵无挂的骑士是很恐怖的,团结的12名超凡者群体,就算是财团也不敢轻易惹他们吧。



    可一旦绑上了一座壁垒,骑士的优势反倒不明显了。



    例如罗云闲,就始终坐镇青禾大厦,直到他得知许恪遇险,才终于离开。可以说,整场战斗中,罗云闲都没面对过什么敌人。



    很多崇拜骑士的壁垒居民就觉得,骑士应该是无敌的,应该是无比强悍的,可愿望很美好,现实却不会跟你吹牛。



    这大概也是黄晓宇想要让骑士彻底脱离青禾的原因吧。



    许恪此时靠在一面墙壁上慢慢坐下,他抬头看向黄晓宇问道:“所以你也是早就考虑到了这一点,才想让骑士脱离青禾的吗?”



    黄晓宇在他旁边说道:“就算骑士继续守护青禾,也不能让别人看出来,你懂我的意思吗,当敌人知道你在意什么的时候,你就输了。其实我对青禾也有感情,对洛城也有感情,只是这世道已经乱了,我们不能把自己的把柄交给别人。”



    在黄晓宇看来,只有骑士成为敌人头顶高悬的利剑,才能让人感到畏惧。



    当敌人再次来到洛城时,骑士绝不再是守护者,而是要成为报复者,你可以尽情的毁灭洛城,但接下来你也要面对十二名骑士的疯狂报复,不论哪家财团都会因此产生忌惮的。



    这个时代,你不能有牵挂,有也不能让人知道,还得足够狠。



    这才是黄晓宇想说的。



    许恪点点头:“那我们可以计划一下了,我暂时还没法离开青禾,但以一年为期,我去与你们汇合。”



    “你打算把青禾交出去?”黄晓宇好奇道:“交给谁?”



    许恪看了一眼任小粟,然后想了想说道:“许质。”



    “许质?那个年轻人?”黄晓宇皱眉:“他不行吧。”



    “我接手青禾的时候不也才23岁吗,谁是一开始就行的,”许恪笑了笑说道:“我把他带在身边一年,别的先不说,起码这小子的胆识和魄力都足够了,你说他被绑架的事情吗,这小子直接让绑匪撕票来着,年轻人里他确实是佼佼者了。”



    黄晓宇还是觉得将青禾交给许质有些草率,毕竟许质实在太年轻了。



    结果许恪叹息道:“主要也是没有更合适的人选了,我……也想早点和你们一样自由。”



    这是许恪的心里话,经过这一战之后,他突然渴望和大家一起去翻遍名山大川,而不是守在一座壁垒里当一个劳心劳力的富翁,这不是许恪的梦想。



    若名利是他的梦想,他也没法成为一名骑士。



    许质确实太年轻了,许恪也有些不放心,但这一次混乱之后,整个青禾内部都已经清洗干净,核心骨干也没有遭受损失,反倒让青禾集团可能会更加团结一些。



    至于许质到底能不能管好青禾……管他呢,反正自己只有3%的股份……



    现在,许恪也有点放飞自我的苗头了……



    就在这时,长街尽头响起奔跑的脚步声,大家目光转去,赫然看到那个带着鸭舌帽的女孩朝着任小粟跑去。



    当杨小槿经过老李身边的时候,老李还想说声谢谢呢,却发现对方连理都没理他。



    只是,离远的时候杨小槿还跑得挺快,等到她跑近了,却渐渐放慢了脚步,这种矜持很青涩,任小粟也是头一次在杨小槿身上看到了矜持的情绪。



    许恪看了一眼自己的伤势叹息道:“这特么秀恩爱真是够够的,也不考虑一下观众的心情吗?”



    秦笙却怂恿道:“小粟哥,过去啊!”



    任小粟笑着走向杨小槿,可他忽然又愣住了。



    任小粟看着不远处黑洞洞的狙击枪口,停下了脚步。



    杨小槿平静问道:“听说你最近还收了个通房丫鬟?”



    “啊?”任小粟呆立当场,他没想到杨小槿会突然说这个事情。



    轰的一枪,子弹从任小粟的耳边擦过,击断了任小粟一缕头发,杨小槿声音渐冷:“问你话呢!”



    任小粟一点一点后退:“不是你听我解释……”



    “我不听!”



    许恪在一旁大呼过瘾,这真是天道有轮回,苍天饶过谁,让你秀!



    明明是那么激烈危险的战场,还说什么你相信的人来了,呸!



    眼瞅着杨小槿把枪口对准任小粟,一步一步的逼近,任小粟则一步一步的后退,后背都是冷汗!



    慢慢的,两人一进一退跑了起来,狙击枪轰鸣着,伴随着任小粟的喊叫:“你听我说,真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不是通房丫鬟!”



    “那就是真有一个丫鬟咯,”杨小槿的声音也从远处飘来。



    声音渐行渐远,竟一路奔出了壁垒……



    刚刚见面的情侣,当即展开了一场盛大的追杀。



    此时,站在壁垒城墙上的李神坛,正津津有味的看着这一幕,他对一旁的司离人笑道:“不枉咱们专程过来一趟,果然有好戏看啊!过瘾,太过瘾了!”



    希望传媒的报纸当然不会提任小粟与周迎雪的主仆关系,但李神坛会提啊。



    司离人可是亲眼看到,李神坛给杨小槿的那份报纸上,用笔写下了一句话:最近风头很盛的神秘少年,就是那个带着丫鬟到处跑的,也是任小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