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12、罗岚觉醒
    61号壁垒外面,庞大的卡车车队忽然来到集镇上。

    王富贵就坐在卡车里,焦急的打量着眼前的壁垒,只见壁垒果然如传说中那样,有着数不清的爬墙虎,而且一旦有人靠近,就会立刻被爬墙虎的触手攻击。

    一起赶到的王氏部队在商讨如何解决当下的问题,但其实大家都没有特别好的办法。

    最终有人说道,里面应该已经没有什么幸存者了,干脆用一把火烧了壁垒吧,这个爬墙虎就算再厉害,也得怕火。

    这次王氏部队能提前赶到,这也多亏了王富贵。

    之前大军集结,可是临时想要出,有些军车在外面没有回来,于是王富贵主动提出,他们把货物先卸载军营里,然后用他装货的货车来运载士兵,这样王氏部队就不需要再继续等下去了。

    因此,这支最先抵达的驻62号壁垒王氏部队长官非常感谢王富贵,甚至跟王富贵称兄道弟起来,连连夸赞王富贵深明大义,是一个好人。

    王富贵苦笑,自己并不是深明大义,而是自己也有亲人恐怕现在就在壁垒之中,所以他也希望部队能尽早赶到,说不定能救到自己的亲人。

    此时,王富贵听到王氏部队的长官说要火烧61号壁垒,顿时就急了:“长官,我家人还在里面,你们不能烧掉它啊。”

    那位长官王临澜苦笑道:“老哥,就算你的家人真在里面,他也不可能活下来了,我这边刚接到上面下的最新指令,有卫星拍摄到整座壁垒都变成了绿色,没有人能在这场浩劫里存活下来的。”

    “不可能,”王富贵脑子里嗡的一声,紧接着大喊:“他不一样,他一定能活下来,当初那么艰难的情况他都活下来了,这次……”

    说着,王富贵竟往壁垒里冲去,身后的姜无忽然拉住他。

    王富贵木然回头:“姜无老师,你也觉得小粟会死是吗?”

    “不是,”姜无摇摇头:“你留下,我去找他。”

    就在争论时,有人惊呼起来:“你们看,这壁垒闸门入口的爬墙虎怎么开始枯萎了?!”

    所有人目光转去,赫然现真的是这样,那原本郁郁葱葱的爬墙虎竟真的枯萎了!

    “生了什么?”

    “是有人在里面解决了它吗?”

    王临澜皱眉看着这一切,现在没人能判断出里面到底生了什么,是爬墙虎自己出了问题,还是有人在里面解决了爬墙虎,没法确定。

    只是他怀疑,这世上恐怕没人能解决掉这种恐怖的生灵吧?

    ……

    人的一生里,会经历几十个春夏秋冬,春季万物萌生,夏季郁郁葱葱,秋季树叶泛黄,冬天冰雪覆盖。

    可此时的61号壁垒,那浓密且诡异的绿色,正以极快的度消失着,变成枯黄且暗淡的颜色。

    就像是眨眼间从春天、夏天,走到了冬天,就像是有人大手一挥,洗去了这副油画上的颜料,等着那颜色一点一点褪去。

    任小粟看着身旁生的一切,震惊莫名。

    只因为这面积太大了,整个广阔壁垒都在经历这样的巨变,就会让人觉得,这更像是自然的伟力。

    这爬墙虎起初也是正常生长的,直到火种公司与安京寺在壁垒内生大战,导致凡者的血液淋到了它的枝叶上。

    后来,它开始吃掉下水道里的老鼠,紧接着开始吃家猫家狗,最后开始吃人。

    起初吃人也是偷偷摸摸的吃,大概是它也担心被人类现吧,智力低但不代表它没有智慧,这株爬墙虎其实更像是一个小孩子,没有人教它该如何与这个世界相处,于是便自私的生长。

    人之初到底是性本善还是性本恶呢?任小粟觉得这两个定义都不符合他的想法,他觉得,人之初,性本自私,无论对错。

    再后来,壁垒里的人现了爬墙虎的猫腻,便要用火焰喷射器来结束它的生命,爬墙虎自然不甘就这么被人类消灭,而且明明它才是更强大的一方,于是,它就带着愤怒将整座壁垒给埋葬了。

    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汲取了整个壁垒几十万人生命里的能量,其中甚至有凡者!

    它一点一点包围壁垒,其实所需要的能量是极其庞大的,但正是这壁垒里的几十万生命给它提供了养分,才让它能够如此快的扩张。

    可以说,它是献祭了一座壁垒才完成自己的成长。

    而现在,这献祭了一座壁垒之后的能量,都在向着周迎雪汇聚!

    在枝叶枯萎断裂之后,任小粟看到周迎雪就静静的站在爬墙虎根系之上,双眼紧闭。

    她的手就搭在身旁爬墙虎的一根主枝上,爬墙虎在被掌控根系之后,只能任由周迎雪百步。

    数不清的绿色能量从枝条上被抽离,从周迎雪手指汇入她的身体。

    任小粟疑惑,难道周迎雪直接把这爬墙虎给抽死了?

    可是,以一座壁垒为代价来成就的一个人,会成为怎样的凡者?

    整个人类历史上,周迎雪恐怕都是第一个经历这种事情的人。

    以前的大丫鬟虽然有很好的辅助作用,但战斗力方面实在有所欠缺,可这次之后呢?

    那个特别喜欢嗑瓜子、在任小粟面前毫无形象可言的大丫鬟,现在就像是一个身处壁垒之中的女神,掌控了一个壁垒的生死。

    下一刻,当所有爬墙虎全部枯萎的刹那,周迎雪也昏迷了。

    任小粟走到周迎雪旁边查看,现对方呼吸脉搏全都正常,也许是吸收了太过庞大的能量,以至于她有些承受不住。

    说实话任小粟也没经历过这种事,所以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此时周迎雪的身上忽冷忽热,脸上的表情变幻不定,任小粟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把她从地上抱了起来。

    可是忽然间,任小粟现身边的一切都被一层金色的光芒笼罩住了,他豁然回头看去,正看到罗岚从地上爬起,而对方身上则覆盖着一层金色毫光。

    任小粟愣在当场:“你觉醒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