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06、拯救李然
    就在爬墙虎开始吞没壁垒中心的一个小时前,任小粟和周迎雪正朝着壁垒中心进发。

    只是当他们经过一个院子的门口时,周迎雪忽然看到脚下有些散落在地的横幅,她愣了一下:“老爷,这里怎么这么多横幅掉在地上,这横幅的数量可比罗岚他们住的酒店楼下,还要多很多呢。”

    任小粟也好奇起来,他蹲下来拨开爬墙虎的树叶,赫然看到一个用led灯做的应援牌,那牌子还亮着:染染,我们爱你!

    “等等,染染?怎么这么熟悉呢,好像在哪听过似的,”任小粟疑惑道。

    周迎雪怔住了:“老爷,这是李然的艺名啊你忘了吗?”

    她豁然看向旁边已经被爬墙虎给完全覆盖的院子:“这该不会是李然的家吧?”

    任小粟经过周迎雪提示才想起来,李然的艺名确实叫染染,而且他还在报纸上看到过,说是李然安全回到61号壁垒。

    这条新闻当时还是希望传媒报纸娱乐版的头条呢。

    “走吧,”任小粟说道:“就算她家在这,肯定也没法幸免,这爬墙虎已经把她家给安全包裹住了。”

    “老爷咱们进去看看吧,”周迎雪恳求道:“李然这人其实不错的,而且这附近的人类都只是被爬墙虎给当做了储备的食物在缓慢吸收他们的血液,说不定李然还没死呢?”

    任小粟瞥向周迎雪:“你什么时候和她关系这么好了?”

    “之前李然给我说她其实很可怜的,她是王氏一个当权者的私生女,母亲是王氏以前的一个佣人,怀孕之后就被赶出了家族,”周迎雪解释道:“还好后来有人暗中照料,她们母女俩才没有饿死。李然也没什么朋友,围在她身边的人都是图她有钱,那天晚上她跟我说了很多,我觉得她还怪可怜的。”

    也正是当初74号壁垒破碎,才导致李然在极其脆弱的情况下袒露心扉,而周迎雪自己的少女时光也很可怜,母亲卧病在床,她不得已卖身给杨氏做间谍,于是俩人还有点同病相怜的意思。

    再加上周迎雪也不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现在知道李然可能就在里面,当然想要看看能不能救对方一命。

    “老爷,”周迎雪认真说道:“其实你也没那么冷血,不是吗?”

    任小粟叹息道:“那咱们进去看看。”

    俩人拨开了屋外的爬墙虎,那些爬墙虎的触手在被碰触时突然化作坚硬的刺,直到它没有发现猎物,才重新柔软下来。

    任小粟看到这一幕时头皮有些发麻,普通人遇到这种怪物哪有幸免的道理?

    “你不是说,争夺它的食物,会让它暴怒吗?”任小粟问道。

    周迎雪嘀咕道:“抢一个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俩人刚推门而入,正好看到李然被数不清的藤蔓给悬挂在别墅的客厅中央,此时的李然面色苍白。

    藤蔓从李然的肢体上交缠而过,诡异的藤条与脆弱的少女,身体悬挂在空中就像是一个美丽的献祭贡品,有种奇怪的美感。

    周迎雪赶忙牵着任小粟的手来到李然面前,她尝试着去摸李然的脉搏,可还没等她手掌靠近,旁边就已经有爬墙虎的触手过来阻挡了。

    只不过,当它们来到周迎雪面前时,又重新停了下来,悬浮在周迎雪身边,似乎有些疑惑。

    任小粟确认这爬墙虎肯定是没有听觉的,而且智力也未必有多么厉害,不然也不会让周迎雪隐藏了这么久。

    之前那个实验体的智商太高了,任小粟生怕这爬墙虎也是高智商生灵,那就很麻烦了。

    他打量着那些触手说道:“我等会儿我直接斩断李然身上的所有藤蔓,你记住,如果爬墙虎暴怒之下攻击我,一定要第一时间放弃李然,我扛着你逃离,懂吗?”

    “嗯,”周迎雪点点头。

    话音刚落,任小粟的黑刀从虚无中出现,只是弹指间的功夫便将李然身上的藤蔓全部斩断。

    周迎雪第一时间没有去抱住落下的李然,而是在空中握住了她苍白的手掌!

    下一刻,数不清的触手朝任小粟袭来,整栋别墅里的藤蔓疯狂扭曲着,杂乱且暴躁。

    任小粟已经做好了全部的准备,然而那些触手来到他面前时,竟再次停了下来!

    一根尖刺就在任小粟的鼻尖悬停着,周迎雪却发现任小粟一动不动的,连眼睛都没有眨。

    她接受过专业的训练,所以很清楚,当危险来临时,人类眨眼是很正常的本能反应,但正是这眨眼的一瞬间,就有可能导致战斗的结果天差地别。

    所以强大的战士都会经历这样克服本能的训练,就像杨小槿能够仅凭深呼吸就平稳心率一样,都是违反身体本能的行为。

    当然,这也是真正掌握了自己身体的标志!

    “你扛着李然,我们赶紧离开这里,”任小粟说到,他分明感觉到隐约的危机感,此时爬墙虎虽然停下来了,但任小粟觉得,这一次它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两人冲出了别墅,李然被周迎雪拉起一只手扛在了肩上,就像是在扛着一袋大米似的。

    任小粟回头看向别墅里的触手,那些触手跟着他们出了别墅,可等他们离远之后,就不再追逐了。

    任小松了口气,说实话要不是周迎雪再三恳求,他是绝对不会因为一个李然冒这种风险的。

    周迎雪肩上的李然忽然一声呜咽后醒转,周迎雪把她放了下来:“老爷,她还没死!”

    此时,李然身上被触手扎入的十几个伤口还在流血,而且之前被吸走了大量血液,现在很有可能处于休克状态。

    任小粟拿出黑药准备给李然涂抹,却发现李然身上的衣服千疮百孔,而且有些受伤的部位非常敏感……

    “你来给她抹药,”任小粟面无表情的对周迎雪说道。

    周迎雪无辜的眨巴眼睛看着任小粟:“老爷,我右手握着你的手,左手握着她的手,怎么抹药啊?”

    “故意的是不,想看热闹?”任小粟挑挑眉头。

    “老爷你别老搞得像你在吃亏一样好不好,”周迎雪忍不住开始吐槽了:“我们才是女孩子啊,明明是你占便宜好吗!怎么搞得像是我们占你便宜一样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