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84、老朋友,魔术师李神坛!
    这段时间壁垒联盟的疆土上发生了太多事情,西南战争,西北战争,74号壁垒遭遇核弹攻击。

    这一切都让大家仓皇,总编走在洛城的街道上,都能听见百姓们再讨论这些战事,这个时代正在逐渐崩坏,人类刚刚建立好的秩序也在逐渐崩坏。

    刚刚他训斥那个记者,也是因为对方想要出名就编造新闻,也不是编造吧,就是听了别人的一面之词,没有调查没有取证就写了稿子,标题也写的很耸人听闻。

    那个记者说,别的报纸也这么做,这样大家的报纸就能卖的更好,写这样报道的记者也会很快出名。

    可时代如此,我们就应该与时代同流合污吗,总编偏想逆流而上。

    总编看向任小粟说道:“行了,这句话明天就会见报,我叫江叙,很高兴认识你,或者准确的说,很高兴能看到这么一句话。”

    任小粟哭笑不得,对方的言下之意是,其实对他本人并不是太感兴趣。

    任小粟起身让周迎雪付了这四十万,这笔钱是周迎雪洗过的,别人查不到踪迹,其他的钱还得走一趟黑市才能再用,正好黑市就在洛城旁边。

    出了希望传媒的大楼,周迎雪在旁边兴奋道:“老爷,这江叙可是传说中的人物啊,他就因为你的一句话,免了一百六十万啊,老爷你也太厉害了吧!”

    “行了啊,拍马屁也适合而止,”任小粟说道。

    “好嘞!”

    天色不早了,任小粟带着周迎雪直奔洛城的酒店,他对这个壁垒城市忽然来了一些兴趣,想要逛一天再走,不会耽误什么正事。

    开好两个房间,洛城的酒店服务跟黑市一样亲切体贴,任小粟坐在房间的落地窗边,看着刚刚从希望传媒里顺出来的报纸,报纸是今天的,任小粟寻思着自己都掏了40万了,顺一份报纸不算什么吧,只当是赠品了。

    报纸上依旧是大版大版关于周氏74号壁垒的讨论,周氏已经组成了新的救援团队前往74号壁垒,看是否有重建的可能,或将选择新址建造新的74号壁垒。

    之后,依旧是批评火种公司。

    其他的报纸基本上都已经把火种公司给遗忘了,毕竟核弹才是现在的热点啊,而希望传媒不同,依旧在报纸上希望火种公司可以公开他们的研究,证明他们现在的研究没有违反科学伦理。

    第三版开始说庆氏和罗岚的事情,这记者甚至还赞赏了一下罗岚胆气过人,只是任小粟看到罗岚声泪俱下的感谢发射核弹的人时,差点就笑出声了,这胖子真是不要脸啊。

    最后翻到了娱乐版,最大的新闻赫然是李然已经回到了61号壁垒,粉丝夹道迎接,慰问他们的偶像……

    等到夜色降临时,周迎雪忽然敲门说要出去吃饭,任小粟把手边报纸放下一起出门了。

    这边任小粟刚走出酒店大门,老李和秦笙忽然从酒店后厨里走出来,找酒店前台要了房卡去打开任小粟的房门。

    两人很谨慎,进门之前先检查了一下房间里是否有任小粟留下的陷阱,结果什么都没有。

    “搜查各个角落,看有没有他留下的头发,”老李说道。

    掉头发并不是中年人的专利,若是任小粟在房间里洗过澡,就一定会有头发在地上的。

    两个人带着手套将房间彻底搜查了一边,可惜什么都没发现,老李疑惑道:“他下午进酒店后是洗过澡的,可卫生间地上一根头发都没有,是他把所有头发都专门捡起来了吗?”

    秦笙挠挠头:“也可能是发质比较好?那咱们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老李没好气的说道:“当然是明天再过来找找了。”

    “万一他不是呢?”秦笙好奇道。

    “不是的话我们也没什么损失啊,”老李说道:“只是来找头发去鉴定一下而已。”

    “那如果真是呢?”秦笙问道。

    “真是的话……”老李皱眉,他们还不太了解这个少年,很难说自己是否能接受这个结果,老李叹息道:“起码这还是个正常人,而且看样子人也不坏,虽然看起来不是很能打,但这个结果已经没有距离我们期待的太远了。”

    一路上老李他们虽然和任小粟聊的比较多,但从外表来看,总觉得任小粟瘦瘦弱弱的不是很能打一样,他们骑士组织里一个个都是强大的超凡者,这样的少年真能驾驭这样的组织吗?老李心中存疑。

    要知道,骑士们虽以任禾为信仰,却不一定非要认任禾的后代为主啊,还是要看看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才行。

    例如张青溪、吴定远那样的骑士,看起来挺和善的,但一个比一个傲气。

    只是老李和秦笙他们都不知道,任小粟在西北和西南干过什么事情,还有前一段时间里安京寺和火种公司的闹剧里,任小粟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如果他们知道,大概就不会觉得任小粟不能打了……

    此时此刻任小粟还不知道他房间里正发生着什么,两位赫赫有名的骑士偷偷摸摸到他房间里,就为了寻找他的头发。

    洛城的夜幕很繁华,比任小粟想象的还要繁华许多,就连73号壁垒这样的财团根基也没法比拟。

    大概是因为洛城允许自由贸易的关系,这里的商业要更加发达一些。

    而且青禾集团的风气也是这样,鼓励创新,鼓励奇思妙想,鼓励商业。

    这里的大学也更加自由,不像其他财团那样,所有学生都必须投入财团本身的科研工作里去,青禾大学现在算是整个壁垒联盟里,唯一一所始终开放艺术门类学科的大学了。

    来到广场上,任小粟还能看到有人弹着吉他唱歌,也能看到有人在搞行为艺术,把自己身上涂抹的花里胡哨的。

    “老爷,那边有人在变魔术啊,”周迎雪忽然欣喜喊道。

    可任小粟转头看去,当看到那个表演魔术的人时,却转身就走。

    那年轻的魔术师隔着人群笑道:“老朋友见面,难道不该打个招呼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