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71、找不到的人
    74号壁垒守军全都安静的站在城墙之上,等待着老李的音讯。

    所有人都想知道实验体要谈什么,凶猛的野兽提出谈判,总会让人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当老李出现在大家视野里的那一刻,城墙上的所有守军都松了口气,起码老李安全回来了。

    城头甚至有人欢呼起来,像是迎接一个孤胆英雄似的,毫不吝啬他们的赞美与热情,墙上像是打了胜仗似的,完全忘记了他们至今仍然被实验体围困着。

    只是,英雄老李本人并没有那么喜悦,反而被他刚刚知道的那些事情纠结着,困惑着,心情有些沉重。

    城墙上的人准备放下吊篮迎接老李,结果老李自己徒手从下面爬了上来。

    远处看壁垒是很光滑的,但近处看,上面终究是有一些细密的裂缝,大家看老李这熟练的爬墙头动作,明显也不是第一次翻越壁垒了。

    周行文走到老李面前:“实验体想要什么,你们是怎么交流的?”

    “它能口吐人言,”老李看了一眼旁边的火种公司成员,然后对其他人如实说道:“这些实验体都来自火种公司的039实验室,那里原本是治疗癌症病患的,结果出现了意外,把他们都变成了这副模样。它们现在谈判,就是想要我们帮助寻找一个从那实验室里逃逸出来的人,说是对方身上的秘密,能够帮助治愈它们,将它们重新变回正常人类。”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惊呆了,短短一句话里包含的信息量太大了。

    老李看着众人瞠目结舌的表情,回想着,自己刚刚恐怕也是这副模样吧。

    大家都有意无意的看向火种公司成员,心说原来这玩意是他们搞出来的,这下子,火种公司制造怪物的事情可就实锤了啊。

    只是现在人家帮着守城,周氏部队的军官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回去了私下探讨。

    而火种公司的成员则全程面无表情,事实上实验体是火种公司所造,早就不是秘密了。

    起码庆氏是一清二楚的,只不过庆氏并没有刻意的制造舆论来恶心火种公司罢了。

    此时,老李叹息一声:“如果没找到这个人,实验体7天之后会来摧城。”

    周行文忽然说道:“这个人我们肯定是不能交给实验体的,首先不能全信它们所说的话,其中真实程度还需要验证,其次,这个人是否能治愈实验体不太清楚,这实验体如此狡诈狠毒,就算治愈了,你们就能和他友好相处了吗?”

    旁边也有人附和,都觉得这个人不能交给实验体。

    只有秦笙在旁边疑惑道:“说的好像我们已经找到这个人了似的,我怎么觉得我们很有可能找不到他啊。”

    周行文:“……”

    老李说道:“确实没有什么线索,连样貌都没有,年龄也没法确定,唯一知道的信息就是,他是从039号实验室里出来的。”

    秦笙说到了关键所在,你得先能找到这个人,再商量要不要把对方交出去啊。

    大家分头行动,火种公司联系总部反馈这里的信息,然而火种公司明确表示,039实验室已经被完全毁去了,境山里地震之后,那座火山的岩浆彻底的覆盖了那片区域,而且那里还有不明生物存在,极其强大。

    就算那生物窝在火山里一动不动,实验室的资料也早就被熔岩烧光了,根本不可能找到什么线索。

    之前73号壁垒里的那个实验室里可能会有相关的资料,毕竟根据之前找到的一些信息来看,那个实验室与039号实验室的研究方向一直,双方应该有联络,说不定会留下什么东西。

    可那些资料,都被王从阳抢走了啊!

    说到这里,火种公司突然下达指令,提高王从阳的通缉等级……

    周氏部队这边直接联系了庆氏,甚至是由周氏的领袖周士济与庆缜直接通的电话,希望庆氏能提供这方面的信息。

    可庆氏表示,他们对此也一无所知,只是曾猜测这些实验体是由癌症病患转变的,现在证实了而已。

    至于实验体要找的人,那他们就不清楚了,很有可能随着113壁垒和112壁垒一起毁灭了吧。

    当初那场地震直接摧毁了两座壁垒,就算有什么线索,恐怕也都被一起埋葬了。

    周行文一阵无奈,他们还商量什么交不交人,这连人都找不到,怎么交?!

    这时候他们猜想,这个成功治愈了癌症的病人,恐怕现在就隐藏在正常人类当中,除非化验对方的细胞,不然根本找不到对方。

    就连实验体也说过,对方恐怕跟正常人是一样的。

    这事最终还是登上了希望传媒的报纸,周氏部队将此事公之于众,接受了媒体的采访,也是想通过报纸来呼吁那位隐藏在人类之中的实验体,可以自己站出来,不用去面对实验体,只需要将自己知道的信息说出来就好。

    任小粟拿到报纸的时候惊疑不定:“039号实验室?”

    这可跟他用火车运走的资料吻合了啊,那资料里也有一份文件说,039号实验室出现完美治愈癌症的患者,只是因为治疗条件比较特殊,很难复制。

    所以,那些实验体就是复制治疗方法失败的小白鼠了吧。

    看看报纸上所说的时间,任小粟忽然愣了一下,就在某一刻,他脑中闪过那个雪地里昏迷的小男孩。

    他将对方从雪地里背了出来,从此自己就多了个弟弟。

    从时间和位置来看,颜六元似乎很符合特征啊……

    虽然这时间和位置都极其模糊,实验体自称被关在昏暗的实验室里很难计算时间,但简单推算的话,颜六元还真的很有可能。

    可颜六元也没有强大的体魄啊,反而因为许愿的关系体弱多病。

    “应该不是吧,”任小粟自言自语道。

    但不管颜六元是不是这个出去,他见过太多恶事,很清楚一个这样特殊的人类身处社会,会遭遇什么样的事情。

    哪怕你再善良,其他人也会在心底里将你当成异类。

    英雄尚且如此,何况他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