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65、混乱初始
    任小粟想了想对周迎雪说道“那我先上去睡几个小时,到中午的时候你喊我。”

    “行,”周迎雪点点头。

    只是任小粟还没上楼呢,忽然看到路上有人骑着绿色的自行车经过,车后面还挂着两个绿色的布袋,布袋上面写着希望传媒四个字。

    任小粟跑到外面“是今天的报纸吗?给我来一份,你们怎么这时候都不休息呢,看你也不像是送报纸的啊。”

    对方身上穿着西装,一般送报纸的工人可不会这么穿。

    那送报纸的笑道“我们是希望传媒的工作人员,送报纸的都躲家里去了,没办法,只能自己送。”

    说着,对方递给任小粟一份报纸“今天74号壁垒里的报纸不要钱,免费赠送。”

    任小粟愣了一下说道“谢了。”

    旁边的便衣见任小粟拿报纸,自己也拿了一份,平日里这种事情都是方治来做的,路过哪里都会买新的报纸来。

    任小粟摊开报纸,今天的报纸有些怪异,整整四版都是在说实验体攻打74号壁垒的事情。

    其中第一版重点讲的是,王氏的发言人对媒体宣布,他们可以随时派兵支援周氏,协助周氏共同退敌,将实验体扼杀在中原南方。

    然而周氏却拒绝了王氏的提议,并对媒体说,请王氏不要在这种危难关头趁火打劫,这是人类共同的敌人,如果真像援助,不需要派兵,我周氏的军队足够,你们运送一些物资就行。

    任小粟乐了,这两家财团竟然在报纸上直接撕起来了啊,看来周氏是认为王氏派兵是不怀好意,毕竟谁也不会允许别人家的部队,大摇大摆的行走在自己地盘上,鬼知道对方打得什么主意。

    报纸翻到第二版就比较有干货了,这希望传媒竟然详细的讲了一下战争的经过,不过都是从记者的视角来观察为主,事后采访周氏高层作为补充。

    其中甚至重点讲述了实验体的策略,让所有以为实验体只是一群野兽的人看到之后,顿时震惊。

    高纬度文明向来是俯视低纬度文明的,在许多财团看来,实验体不过是野蛮的兽类,在热武器面前只能烟消云散,而现在,实验体恐怕会刷新他们的认知。

    而到了第三版,希望传媒驻74号壁垒的三位记者,竟用他们的照相机捕捉了许多战斗瞬间,例如骑士和火种在城墙之上驱赶、击杀实验体,那些连任小粟都没看清的场景,竟被记者用极其昂贵的镜头给捕捉到了。

    其中,希望传媒对于火种公司给予了极大的肯定,赞扬对方这种放下立场来共同抗敌的行为,并表示73号壁垒内已经有新的火种公司成员加入到了增援部队里。

    在所有人的印象中,这大概还是希望传媒第一次赞誉火种公司。

    以往火种和青禾虽然关系不错,但希望传媒对火种公司的所作所为,向来是批评的。

    到了第四版,任小粟忽然发现,这一版最显眼的照片,可不就是老许吗。

    照片里老许带着白色面具,实验体却在仓皇逃离,这一幕让人感觉到有些震撼,因为这张照片将细节都捕捉的太清楚了。

    希望传媒的记者其实抓拍了很多张,但他挑选的这一张里,其实老许的身影有些模糊,只能看清那个挺拔的身姿,和突兀显眼的白色面具,而照片里最清晰的是,实验体的表情。

    不再是凶恶的表情了,而是畏惧。

    这一版的标题甚至都是,诸神的时代。

    这份报纸,直接将超凡者的地位拔高到了另一个高度,连恐怖的实验体都沦为了超凡者的陪衬。

    当然,这其实有很大的美化水份,毕竟所有参战的人都明白,实验体最恐怖的地方在于他们的数量,就连火种公司都无法比拟的数量,和他们的残忍程度。

    任小粟看着这份报纸,而周迎雪在旁边看着,一边看,一边不断的瞟任小粟,她低声说道“老爷,这是你吧?”

    任小粟诧异低声道“你怎么猜到的,这么明显吗,是从身形还是什么看出来的?”

    “那倒不是,你这衣服故意穿的臃肿了一些,身形上看不出来什么,不过整版报纸都没看到你啊,我就觉得这人可能是你吧,毕竟也就你这么彪悍了,能撵着实验体跑,”周迎雪嘀咕道。

    任小粟无语,周迎雪竟然是靠排除法来推断的,因为在报纸上没看到他,所以就觉得这个最厉害的是他?

    反正甭管这带着白色面具的到底是不是任小粟,这马屁是拍出来了……

    然而就在两人小声说话的时候,旁边一名便衣笑道“你不是说你也去参战了吗,为什么在报纸上没看到你呢?还不是躲起来了?”

    任小粟撇了他一眼没理他,省得这货越说越来劲,在场的人里,就连穆挽歌也不知道那个带着白色面具的人是他,毕竟任小粟救穆挽歌的时候是本尊出手。

    所以,既然隐藏了身份,那就不要随便暴露了,省得战争之后,火种公司那边的怒火烧到自己身上来。

    任小粟继续翻看报纸,娱乐版竟然还说了一下李然,但主题也跟这次74号壁垒战争有关,说的是因故取消演唱会的事情……

    就在此时,酒店外面的街道上,响起了砸碎玻璃的声音,这动静把李然他们都给惊醒了,李然裹着一条毯子睁开朦胧的眼睛“怎么了?”

    任小粟走出去一看,赫然是一群人正在砸路上杂货铺、粮油店的玻璃窗。

    等砸开后,一大堆人一窝蜂的冲进去,试图寻找食物。

    有第一个人这么干,那就马上会有更多人加入这个抢劫的行列,这种事情就像是会传染的病毒一样,却格外的卑劣。

    “周氏收缴粮食的后遗症来了,”任小粟叹息道“74号壁垒封锁了好几天,粮油店也被周氏部队搬空了,现在好多居民吃不上饭,饿着肚子的人什么事情都能干出来。”

    ……

    补两更,求一下最后的月票吧,还有几个小时后的11月月票保底,谢谢大家,病已经好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