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45、这一幕我好像见过
    “那晚上我跟老爷你一起去打架吗,”周迎雪信誓旦旦说道:“那我先补个觉,晚上绝不给老爷你丢脸。”

    任小粟听着打架两个字,忽然感觉自己就像是街头上的混混,跟别人约了架似的。

    然而就在这时,隔壁周迎雪的房间响起敲门声,周迎雪奇怪的起身出去:“这时候谁会来敲我的门?刚入住,也没到打扫卫生的时候吧?”

    说着,她已经打开门了,却见外面一帮子人看到周迎雪在隔壁,竟在一个中年人的带领下,一下子涌入了任小粟所在的房间。

    而这些人身后的李然则黑着脸,她上午刚去见剧组导演,结果那位导演看报纸得知她有一位凡者保镖,便立刻让李然带路赶到了酒店,想要采访一下周迎雪,补充一下他之前那个关于凡者纪录片的内容。

    李然也不好意思拦着,所以,她还没开始试镜呢,就不得不带着剧组和导演来了酒店。

    那导演看到周迎雪便开心的笑着过来握手:“您就是周迎雪小姐吧,久仰大名……”

    只是周迎雪看到对方伸过来的手,立刻后退一步警惕道:“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的。”

    她周迎雪的手是别人能随便握的吗,老爷还在屋里呢,让老爷看见了可不好!

    那中年人见周迎雪不跟他握手,竟也不动怒,反而自我介绍说道:“你好,我是穆挽歌,一名导演……”

    话说到这里,他无意间看到了正在窗边坐着的任小粟,只见任小粟一脸平静的看着他。

    任小粟心想,自己之前带着大大的兜帽,又是黑夜,混乱之中对方应该只能看见自己的鼻子以下面貌,这种情况下,对方应该认不出自己吧。

    然而他马上就现自己错了,却见那穆挽歌看自己的炽热眼神,就不像是什么正常人……

    “恩人!”穆挽歌大叫一声。

    这一嗓子把周迎雪和李然他们都给吓住了,大家呆呆的看着穆挽歌朝任小粟快步走去,李然都懵了,任小粟怎么成恩人了?

    这特么是什么转折?

    只是她有点不开心的是,刚刚面对她还高高在上的导演,现在见了周迎雪和任小粟,竟一次比一次客气。

    李然知道穆挽歌很痴迷凡者,甚至还想拍个全部由凡者当主演的电影,但这么大的导演,不至于对凡者如此亲切客气吧。

    而且刚刚穆挽歌管任小粟叫什么来着?恩人?

    等等,任小粟是穆挽歌的恩人?!

    李然好奇道:“穆导,您这是……”

    却听穆挽歌忽然对身后所有人说道:“麻烦你们先出去一下,我有话对这位小伙子说。”

    说完,他就把所有人都轰了出去,李然一脸茫然,今天的主角不该是自己吗?

    穆挽歌回头对任小粟亲切道:“恩人!”

    任小粟摇摇头:“你认错人了。”

    “我们这种玩视觉艺术的怎么可能认错人呢,哪怕你当天晚上只露个下巴,我也能认出你来,”穆挽歌搓着手说道:“您能不能给我签个名?”

    “不行,”任小粟委婉拒绝,而且心里在考虑要不要杀人灭口的事情了,当然,这年头只是一闪即逝。

    好在这穆挽歌不知道“老许”的事情,不然他真的要认真考虑一下。

    穆挽歌认真说道:“您放心,您的事情我一定会保密,我对天誓,但我实在是想请求您能参演一下我的电影……”

    只是任小粟对这种事情真的不感兴趣,他起身说道:“你最好能保密,不然你也知道我的手段,如果我的身份泄露出去,你没地方可逃的。”

    说完,任小粟就推门而出了,他穿过门外的人群,示意周迎雪跟他走。

    等两人离开后,门外的那些都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却见穆挽歌走出房间对李然热情说道:“你是不是想演女主角?”

    李然怔怔回答:“当然。”

    “这样,你要有办法把他们来带到片场来,甚至能演一两个角色,我就给你女主角,”说完,穆挽歌也走了。

    李然心情极度复杂,她怎么感觉自己忽然变成了一个“添头”?就是买翡翠送一颗转运珠的那种。

    此时穆挽歌一边走一边对旁边的剧组工作人员说道:“刚才抓拍到他们两个人的背影了吗?”

    “抓拍到了,不过总觉得,他们之间好像不是保镖与保镖助理的关系啊,”工作人员嘀咕道:“我倒是感觉,那女凡者好像下意识很听那个少年的话,对方一个眼神,她就跟着离开了。”

    穆挽歌深吸一口气,当然应该是这样,对方是在隐藏身份才会伪装成助理的吧,他回忆着那天夜里的一幕,这种凡者怎么会成为别人的助理?

    他看着任小粟带周迎雪离去的背影,穆挽歌脑补了一下神秘少年带着他的美艳随从,这才应该是电影里神秘的江湖啊。

    穆挽歌想了想说道:“把抓拍的东西都销毁了吧,没经过这种人允许就偷偷拍了影像资料,如果被现了是会惹来杀身之祸的。”

    此时周迎雪跟在任小粟身后叽叽喳喳的问道:“老爷,你真的救了一个导演啊?那你能不能让他把我安排成女主角?让那个李然给我演个丫鬟什么的?”

    “老爷,你什么时候救的他啊。”

    “老爷……”

    任小粟忍不住回头瞪了她一眼:“你再不闭嘴安心找人的话,以后分两成就减到分一成!”

    周迎雪立马闭嘴,老老实实的开始感应四叶草的味道,寻找王从阳的踪迹。

    两人在壁垒里步行了将近3o公里,这才开始接近王从阳附近。

    周迎雪看了一下味道的来源,她疑惑道:“前面就是解放公园了吧,那里正好是周希龙和罗岚见面的地方啊,王从阳现在就在里面!”

    任小粟带着周迎雪上了一栋大楼天台,他架好狙击枪观察公园里的情况,而周迎雪则在旁边磕着瓜子。

    这一瞬间任小粟有点恍惚:“这一幕怎么好像以前就出现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