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33、风雨交加的夜晚
    73号壁垒已经是暗流涌动了,大枭们藏身于壁垒之中,等待着时机的到来。

    东湖的范围很大,仅凭安京寺说实验室在东湖附近,这是根本不可能找到的。

    所以大家等的,是火种公司自己找到实验室入口,然后出手抢夺。

    虽然大枭们单打独斗不可能是火种公司的对手,但彼此心里都明白,到时候出手的人一定会很多,还有安京寺的a级杀手参与其中,混乱起来,只要抢到部分资料就能卖出天价。

    不过,大枭们此时仍旧躲藏在洗浴中心里面,不是他们喜欢泡澡搓背,主要是因为他们大多数人在各个财团都挂了号的,出去被人认出来说不定周氏直接就把他们抓起来了。

    不光是他们,就连香草和玩糖画的老头也在藏匿行迹,火种公司和骑士组织的人也在藏匿行迹。

    只有任小粟大摇大摆的在东湖旁边夜跑,跟个没事人一样。

    有他影像资料的178要塞已经将资料全部销毁了,庆氏也在帮他保密,甭管这中原人有没有听说过他的事迹,但起码见面也是认不出来的。

    任小粟在这73号壁垒里,就像是个普通的学生似的,身上穿着蓝色的运动服跑步,看起来也很像是校服。

    而且说实话,就连各方势力的情报人员看见任小粟在东湖岸旁夜跑都没多想,因为大家都觉得,这时候没人敢这么随意出来溜达……

    还有就是,任小粟看起来年龄太小了,十多岁的模样,怎么看都不像是什么狠人。

    于是,任小粟在73号壁垒里,就像是个隐形人一样,被多方势力都给忽略掉了。

    就在任小粟晨跑的时候,旁边有清洁工对耳麦里说道“排除嫌疑,应该只是壁垒里的年轻人而已,身上没有任何藏匿武器的痕迹。”

    身上有没有藏匿武器,这对于内行来说是很容易看出来的,尤其是在跑步的过程中,如果藏有匕首和枪械,肯定瞒不住其他人。

    就在东湖旁,早就不知道散布着多少情报人员了,那一双双眼睛盯着这里。

    耳麦里有人笑道“我是真想提醒他们一下,这几天还是别在湖边跑步了,太危险。但想想咱们也不是什么好人,没必要为了这些壁垒居民暴露了自己。”

    清洁工看着任小粟跑步远去的背影笑了笑“管他们的死活干嘛。”

    耳麦里的声音笑道“据说这两天还会有个导演带着剧组来东湖拍电影,我以前还没见过剧组呢。”

    清洁工笑道“剧组有什么,我们做的事情可比电影还精彩。”

    这清洁工没有劝说任小粟离开,反倒是一个年轻人拦住了任小粟,对方看起来有二十六七的样子,他对任小粟说道“请最近先别在东湖附近跑步了,很危险。”

    任小粟慌张道“怎么了,要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那年轻人想了想说道“这里已经不安全了,会有很多牛鬼蛇神聚集的。”

    “奥奥好的,那我这就回去,你是秩序司的吗?”任小粟好奇道。

    “我不是,”年轻人摇摇头。

    劝完任小粟,年轻人又去劝东湖岸边广场上,正在跳广场舞的老太太们。

    结果他刚一开口,老太太们就开始推搡这年轻人了“凭什么你说不让跳就不让跳?”

    “对啊,这是你家的地盘吗?!”

    “还说什么这里不安全,吓唬谁呢?我告诉你小伙子,你要这么说,我可就躺下了!”

    任小粟乐呵呵的看着这一幕,只是推搡之中,他忽然看到对方裤兜里调出一块三角形的红布来。

    任小粟愣了一下,他回想起在黑市见到的那一幕,骑士组织成员执行任务的时候都是用红布蒙着脸的吧,这难道就是骑士的人?

    现在对方因为这里可能出现危险,不厌其烦的劝说东湖边上的居民离开附近。

    这样一个组织,为何会和火种公司搅在一起?他们到底在找什么。

    这73号壁垒的舞台,已经有演员登场了,任小粟相信好戏马上就会上演,。

    然而就在任小粟回到安全屋里时,赫然看到自己的新c级手机上来了短信,而且还是好几条。

    “昨夜73号壁垒图书馆失窃,根据一天排查,丢失的资料室灾变前地方志、灾变前73号壁垒所在位置地图。”

    “昨夜73号壁垒机密档案失窃,丢失资料为73号壁垒近70年来地壳运动变化导致的地形变化、基础设施变化。”

    “根据推断,此事应是火种公司所为,或许因为地貌变化的缘故,对方仍未找到实验室入口。”

    东湖太大了,普通人夜跑的话,恐怕好几天才能把东湖环线给跑完。

    而且这些年来地貌变化也大,以至于连火种公司都要窃取机密档案,才能慢慢确定实验室到底在哪里。

    任小粟看着手机忽然意识到,安京寺一定是非常重视这次火种公司的计划,索性干脆下场开始频繁的带节奏了,目的就是把他们所知道的一切信息都与大家共享。

    安京寺的目的不是实验室资料,只是要针对火种公司而已。

    火种公司手里肯定也有手机吧,也不知道他们一举一动都暴露在所有人的目光里,会不会感觉到蛋疼。

    任小粟闲来无事,又找了一家附近最大的洗浴中心去泡澡,他发誓只是想去看看地下世界的大枭们是个什么模样,不是为了别的。

    拿了手牌,任小粟进入男宾部就看到浴池里正坐着一圈纹身大佬,似乎正在说着什么。

    任小粟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这些人的纹身,有纹老虎的,有纹龙的,花里胡哨的什么都有。

    这洗浴中心里还有普通的顾客,只是这么一群带着纹身的彪形大汉坐在浴池里,其他人都不敢靠近了。

    却见任小粟跟自来熟似的坐进了浴池里,这反倒搞得那些大枭们都是一愣。

    却听任小粟指着一个大汉双臂上的两条鲤鱼纹身问道“这纹身是啥意思,是带来好运吗?”

    “不是,”那大枭平静的看了任小粟一眼“我出生在30年前3月11号风雨交加的夜晚。”

    就在任小粟等着听一个血雨腥风的故事呢,大枭忽然说道“所以,3月11号生日,我是双鱼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