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05、大兴西北
    这根特城的战场里有多少真视之眼?在此之前很多人都忽略了这个问题。

    但是,当这些真视之眼全都拿到大家眼前的时候,陈酒和小夏、小梅他们才反应过来:死了那么多巫师,一个巫师便代表着一枚真视之眼,都铎家族与诺曼家族的巫师参战人数少说也有三五百人,那就意味着这战场里掉落了三五百枚真视之眼……

    而且,以都铎与诺曼家族的地位,他们手里的真视之眼当然就是整个巫师国度里最好的那一批。

    白色是一个都没见,这些真视之眼里最差的也都是橙色了。

    白色、橙色、红色、金色、黑色,在任小粟他们缴获的真视之眼里,红色最多,连橙色都只有一小部分。

    到了红色这个等级,就已经可以开启密钥之门了啊。

    饶是陈酒这样见多识广的圣堂领袖,也有些瞠目结舌。

    这么多高等级的真视之眼摆在眼前,说不心动肯定是假的。

    不过,谁也没有财迷心窍的向任小粟索要真视之眼,大家都默默的等待着,想看看任小粟打算如何处置这些真视之眼。

    任小粟环视一周,待到所有人都平复呼吸之后,才终于开口笑道:“各位想要这些真视之眼吗?”

    只是这么简单一句,大家的呼吸竟又重新急促起来。

    在巫师国度,真视之眼便代表着权力与秩序!

    陈酒想了想回答道:“圣堂由那位骑士创建,如今他的后人已经出现,那么圣堂之内的一切事务,都全听你处置了。从今日起,圣堂就是你麾下最忠诚的信徒。”

    这话说的很巧妙,陈酒终究是个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过的老江湖了,让他放弃真视之眼肯定不愿意,所以他便对任小粟直说了:整个圣堂都是你的了,怎么给圣堂分配真视之眼你看着办吧,总不能亏待自家人是不是?

    陈酒不是个偷奸耍滑的人,而且信念始终都很坚定,争取合理的利益与信念并不冲突。

    相比于陈酒,小夏则抿嘴不言。

    小梅就老实许多了:“小粟,这都是你的战利品,你要离开巫师国度的话,那就一起带走吧。”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朝小梅侧目,心说这孩子忒老实了一点……

    任小粟听到小梅这么说,便笑着转头对小夏说道:“小梅实在太好欺负了,所以这巫师国度还是掌握在你的手里比较好。”

    小夏愣了一下:“啊?”

    “曾经,我父亲从罗素家族那里拿走一枚黑色真视之眼,用来治疗我的疾病,”任小粟说着便取出一枚黑色真视之眼放在了小夏手里:“如今,这枚黑色真视之眼物归原主。”

    陈酒他们全都愣住了,黑色真视之眼说送就送了?

    其实大家都明白当初那枚黑色真视之眼是任禾凭本事夺走的,后来又让圣堂帮助巫师们寻找到了灾变后的净土,可以说该还的人情也都还上了。

    就连罗素本人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后来罗素家族与圣堂在灾变后关系才那么好。

    当然,这也有罗素本人不太记仇的缘故……

    反正不管怎么说,谁都没有觉得任禾欠罗素家族什么。

    而且,任小粟这句话里最最关键的一个信息是……任禾是任小粟的父亲,那任小粟现在多少岁了?!

    陈酒怔怔道:“你就是创始人的儿子?他抢夺真视之眼是为了救你?”

    “是的,”任小粟点点头:“在来巫师国度之前,就连我自己都不太清楚,不过现在一切都有答案了。”

    “可是……”陈酒想说的是,那按照时间来计算你应该两百多岁了啊,怎么还跟少年一样?

    永生之术吗?

    这种感觉太具有颠覆性了,这特么是遇见个祖宗啊!

    不知为何,想到这里之后陈酒心中又多了几份敬畏。

    这敬畏中,一半是对任小粟身上未知的神秘感,另一半则纯粹是对史前生物的敬意……

    小夏忽然问道:“你知不知道黑色真视之眼意味着什么?你可能从中土来的,所以不太清楚它对于巫师意味着什么,我不能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占你便宜。”

    小梅对小夏投去了赞赏的目光……

    只是任小粟却摇摇头笑道:“我当然知道它意味着什么,整个巫师国度只有三枚嘛。原本我想要再给梅戈一枚的,但是后来想想,我还需要留着它当礼物送人呢,所以就不给梅戈了。”

    说起来,杨小槿直到现在都还守在某处制高点上没有放松警惕,她不知道任小粟与陈酒等人的关系,所以随时准备开枪射杀一切能够威胁到任小粟的目标。

    小夏此时坚持道:“我必须给你说清楚黑色真视之眼的作用,首先,任何巫师持有它,都能省去最初的修习过程,也就是说,可以不练习就直接施展巫术。”

    “这个我知道,”任小粟说道。

    “还有,”小夏介绍道:“在同类巫术面前,例如两人同时使用迦楼罗,那么黑色真视之眼便能给对手天然的压制,甚至能让世界元素倒戈相向。”

    “这我倒是头一次听说,不过这个对我来说不是特别重要,”任小粟说道。

    “最后,”小夏说道:“持有黑色真视之眼的人,能够看穿石皮,也可以感受到里面真视之眼是什么等级。”

    任小粟愣了一下,也就是说拿着黑色真视之眼就能去黑市里随便赌石了?

    这让任小粟有点后悔,如此重要的事情,他怎么没有早点知道?!

    小夏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黑色真视之眼的作用是寻矿,如果只是拿去赌石的话并没有太大意义,因为黑市里的石头就算有真视之眼,那也都是被挑剩下的,只有白色。”

    听到这话,梅戈的心中突然泛起一阵悲伤:原来他父亲追逐了一辈子的梦想,也不过是别人精心设计好的骗局罢了。

    是了,黑市一直被掌控在诺曼与都铎家族手中,对方既然能看穿石皮,那怎么可能把等级更高的真视之眼放出去?

    任小粟此时也心中恍然,一个等级压制来确立自己的实力地位,另一个寻矿则确立资源地位。

    持有黑色真视之眼,就有了掌控巫师国度的资格。

    “那这枚黑色真视之眼就更应该给你了,”任小粟说道:“我并不希望这个巫师国度再次被野心家掌握在手中。”

    小夏还打算说些什么,结果任小粟打断了对方的话语:“我不光要送你黑色真视之眼,连这次缴获的战利品都要分你一半。”

    “为什么?”小夏有些难以置信,一半战利品可是二百多枚真视之眼啊,还都是高等级的。

    任小粟笑眯眯的说道:“算是我178要塞给小梅同志准备的嫁妆吧。”

    如果再多给任小粟一些时间,又或许用密钥之门喊来西北的一些高级将领,那么西北对整个巫师国度的控制力一定会更高。

    但是没有这些如果了,任小粟现在只能先放养这里,任由小夏他们自由发展。

    他之前听陈静姝说过,圣堂里面还有许多成员是共用真视之眼的,因为他们太缺这玩意了。

    陈静姝说,圣堂手里大部分真视之眼都留在地底,谁出去执行任务,谁就携带真视之眼。

    这种困苦感,愣是让任小粟想起了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历史。

    那时候人人吃不饱饭,穷苦人家甚至只有一条裤子,基本就是谁出门办事谁穿裤子……

    任小粟寻思,之前的圣堂,差不多就是这种感觉……

    共用真视之眼的目的,是为了让那些还没法得到真视之眼的成员提前修习,这样一来,若是他们哪天得到了新的真视之眼,那就能立刻拥有新的战斗力。

    毕竟,巫术是需要修习的,而且修习是一个极为缓慢而漫长的过程。

    这时候任小粟提醒道:“对了,可能我留在这里的真视之眼,要比你们想象中还多一些。”

    “什么意思?”陈酒疑惑道。

    “你们可能忽略了另一个战场,”任小粟说道:“那里或许比根特城还要惨烈。”

    “伯克利家族!”陈酒立马反应过来。

    这一刻,所有人才意识到他们忽略掉了什么!

    伯克利骑士团那边来势汹汹,但凌晨以一己之力就把对方给硬生生碾压了,所以陈酒他们连伯克利家族的人影都没见到,对方就败了。

    简直一点参与感都没有。

    换个角度来讲,就是这伯克利家族一点存在感都没有。

    任小粟对陈酒笑道:“我们也该撤退了,快去清扫战场吧。”

    陈酒深吸口气认真说道:“你下次君临巫师国度之时,圣堂一定给你一个重建秩序的、崭新的巫师国度。”

    “有这句话就够了,”任小粟说道。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他带着罗岚和第六野战师的将士们走向自己那扇密钥之门,身后的小梅却叫住了他:“小粟!”

    任小粟回头,却见小梅狂奔过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梅戈郑重道:“谢谢。”

    “来自梅戈的感谢币,+1!”

    任小粟笑了:“保重!”

    说完,任小粟便头也不回的走向p5092等人。

    梅戈站在原地默默的看着,他看到王蕴等人与任小粟亲切的打招呼、开玩笑,他看到第六野战师的将士们用憧憬的目光看向任小粟,他还看到一个带着鸭舌帽的女孩走到任小粟身边,主动拉住了任小粟的手。

    某一瞬间,梅戈忽然很想融入到那个群体里去。

    严格意义上讲,他与小夏是爱情,任小粟才是他第一个朋友。

    小梅对小夏说道:“要不等你们统一了巫师国度,咱们就去178要塞那边玩玩吧,我从任小粟那里听说过很多神奇的东西,比如什么什么收音机,还有望远镜、汽车啥的……”

    小夏笑了笑:“到时候你想去哪咱们就去哪。”

    “那就这么说定了。”

    ……

    144号壁垒安宁东路。

    庞大的临时军事驻地里面,不断有伤员从任小粟的住所里抬出来,然后被医护人员接到临时野战医院里去。

    这一整夜的时间,光是从任小粟房子里抬出的伤员就有近千人。

    而且,被人从密钥之门送回来的伤员,基本都是重伤。

    那些只受了轻伤的将士,但凡还能继续战斗的都不愿意回到后方养伤。

    当然,第六野战师的核心人物们也曾对此进行短暂的讨论,大忽悠觉得大家轻伤不愿下火线那是因为信念,这是好事。

    然而p5092认为,受轻伤的士兵也该及时得到治疗才行,一场战争如果没有到你死我活的程度,那么指挥官就应该首先考虑尽量的保存有生力量。

    因为,更多的士兵活下来,他们才能更好的应对即将到来的风险。

    这个所谓的风险,大概率是指王氏。

    当然,在面对王氏时,p5092也有自己的想法。

    在此之前,p5092对任小粟说过,过去的火种公司高层曾经走上了一条歧途,甚至想要吞并孔氏来壮大自己。

    但这种举动与p5092的信念并不相符,他更愿意和远征军团打、和巫师国度打,而不是参与中原人类之间的内战。

    其实这也是p5092想要脱离火种的根源所在,他认为火种高层在近几年时间里,选择了一条错误的道路。

    那些高层甚至启用了一些良莠不齐的战士与指挥官,一切都为了组织势力的壮大,而不是为了原本的信念。

    来到西北之后,p5092第一时间就与任小粟做出约定,如果西北与王氏开战,那么他带来的火种部队将只参与后勤工作,不会上战场。

    这一点是得到任小粟保证的,p5092相信任小粟不会食言。

    此时,就在这安宁东路的戒严区域之外,已经有无数的144号壁垒居民等在警戒线以外,嘈杂的声音讨论着这场突如其来的战争。

    围观的人群从昨夜便开始聚集,一开始只是零星的居民凑过来。

    然后大家发现,第六野战师并没有驱赶大家的意思,便立马有越来越多的居民聚集过来。

    大家昨天晚上便已经在这里等待了一夜,眼瞅着现在已经快要晌午,第六野战师竟是还没有回来。

    “你说咱们这一仗能赢吗,”喧嚣声中有人讨论道。

    “当然能赢了,少帅亲至,又喊上了第六野战师,怎么可能打不赢?”

    “可是老一辈都说西北以外的敌人很凶残啊,178要塞就是为此建立的,你忘了178要塞里的纪念广场了吗,那里可埋着二十多万的先辈啊,”有人说道。

    结果马上就有人反驳道:“那时候咱西北的军工还没发展起来呢,我听说17年那场战争是西北以外的敌人输了,时代已经不一样了!”

    “也是……”

    然而就在讨论时所有人突然看到,戒严线里面的军人竟全都朝着临时驻地里面跑去,围观的居民们都意识到,要有大事发生了。

    下一刻,第六野战师的将士们列队从任小粟屋中走出,原本临时驻地里只有来往的护士、医生、伤患,这让军事驻地看起来有些空空荡荡的。

    但是当任小粟家门打开后,一列列士兵从里面有序撤出了战场,顿时间让这临时军事驻地显得异常壮观与热闹。

    壁垒居民们在临时驻地外面高声问道:“怎么样了?兄弟,打赢了吗?”

    结果,那些走出来的士兵一个个军姿挺拔,丝毫没有跟居民说话的意思,这不是大家无情,而是纪律在身。

    一些士兵的队列就在戒严线边上,所以离壁垒居民很近。

    他们等待下一步命令的时候,还能听到身后有人呼唤:“小伙子,你们饿不饿啊,我这里有家里刚煮好的鸡蛋……”

    但是,这个时候没人会擅自与外界交流,他们是士兵,士兵要做的就是等待命令。

    渐渐的,随着第六野战师全部走出密钥之门,p5092看着外面茫茫多一片的壁垒居民,以及这些居民期待的目光……

    他对身旁的张小满说道:“你来宣布吧。”

    张小满立刻亢奋起来,不过,他也看到不远处屋顶上正在微笑着旁观的张景林、王封元等高级将领。

    张景林轻轻的点头,张小满顿时起劲了,他直接喊士兵拿来扩音器,然后用尽全身力气大吼道:“打赢了!凯旋!西北军万岁!”

    这声音像是潮汐的波浪一样,一点点向外滚荡。

    那些壁垒居民们先是与身边的亲朋好友相视一眼,然后壁垒里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

    这一刻,所有人仿佛感同身受一样雀跃起来,连陌生人都可以毫不介意的相互拥抱。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144号壁垒大政策方向上兴修水利,解决粮荒,提出承包制,在小政策上提出为民服务的主旨,壁垒行政服务中心彻底改善了办事难的问题。

    这一切,所有壁垒居民都看在眼里。

    更明显的是,所有人的日子都渐渐好起来了,壁垒犯罪率也低了很多。

    在这次开战时,王越息带人挨家走访附近住户谈赔偿问题,谦虚温暖的态度让人心生好感。

    有些从其他壁垒来的居民感慨,这也就是在西北才会有军队和壁垒官员愿意跟你客客气气的商量事情,谈赔偿。

    若是换了杨氏、孔氏、周氏,恐怕早就强行给你撵出去了:征用你家地盘那是为了壁垒,凭什么给你补偿?

    而且,大家询问这到底是为什么要征用安宁东路附近居民楼的时候,王越息他们也没有做什么隐瞒,这让所有人都感觉得到了知情权。

    这144号壁垒,已经在很短的时间里凝聚成一个整体了。

    一切的细节,都让壁垒居民们参与其中,仿佛这一仗他们也有参与,只是他们没有上前线而已。

    这时候,张景林身边的王封元撇了自家司令一眼:“司令,您要高兴就笑出来吧,不用收着了。”

    张景林哈哈大笑起来:“现在各位觉得任小粟怎么样?能让人民站在你的身边,这才是真正的领袖气质。”

    旁边的王封元等人翻了个白眼,这位张司令从昨天晚上便守在这里了,连吃饭都是让人送到屋顶上来的,就是为了第一时间知道战果。

    张景林口口声声说,自己只是来随便看看而已,结果比谁都要上心。

    不过大家也都认同张景林所说的:领袖的内核不是武力值爆表,也不是军事才能有多么出众,而是能把所有力量团结在身边,不光是团结超凡者与军事指挥天才,还要团结人民。

    “咦,少帅呢?”魁梧壮汉周应龙好奇道,如今的周应龙已经是第一野战师的师长了,当初任小粟所在的尖刀连,就归属于他的前锋营。

    经周应龙一提醒,大家才反应过来,是啊,这第六野战师都已经全都回来了,怎么没见少帅呢?

    “王蕴、季子昂、大忽悠、p5092、周迎雪,这不全都回来了吗,怎么还没见少帅?”王封元疑惑道。

    这时候大忽悠来到楼顶上嘚瑟道:“司令,这一仗打的绝对漂亮啊,我们通过少帅的密钥之门直接降临在巫师的都城,就跟天兵天将一样直接把他们的权力核心给打散了!少帅如今在那里做了一些安排,我相信这巫师国度以后很难成为我们的威胁了。”

    “你先别急着邀功,”王封元问道:“我问你,少帅人呢?”

    “奥,”大忽悠乐呵呵笑道:“他和小槿姑娘没有跟我们一起走,少帅说是要给罗岚和周其先送去庆氏地盘上,然后再回来。”

    “等等,少帅没回来?”王封元愣了一下嘀咕道:“咱们不会又把少帅给弄丢了吧?”

    “不会,”大忽悠大大咧咧说道:“放一百个心,他肯定办完事就回来了。”

    张景林也笑着说道:“这一次,他可不会再跑了。”

    王封元疑惑:“司令为何如此笃定?少帅可一直都不想接西北这权柄的。”

    “因为这里已经是他的家了,”张景林笑道:“走吧,今天可以喝两杯。”

    “哟,难得司令想喝酒啊,”大忽悠兴奋了:“司令你不是之前说要戒酒吗,今天是为了什么破戒的?”

    张景林想了想笑道:“为了……大兴西北?”

    ……

    6000字

    本卷完,下卷:苍穹之上的希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