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04、记住你的选择
    黑狐回忆着,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跟随长官的?

    那年他岁,马上就要高中毕业了。

    火种所掌控的壁垒里,所有初中以上的学校都是全封闭的,每三周回家一次,每次可以回家一天半的时间。

    在学校的时候,每天早晨点起床跑操米,然后进行早读。

    早上点早饭,中午点午饭,晚上点晚饭,每顿饭的时间都只有半个小时,晚上点下课,点熄灯。

    熄灯后,宿舍楼里会有火种部队军人巡查,他们宿舍的门上都安装着监狱牢房似的小窗户,负责巡查的军人可以在外面打开窗户,检视屋里的学生有没有按时睡觉。

    他们在接受教育的过程中,一直都在接受军事化的管理,那是深入骨髓的规则与自律。

    在这里,他们被告知人类面对这个世界有多么的脆弱,而他们则要为人类存续而战、不择手段。

    这是火种的荣耀。

    那时候黑狐他们以为全世界的学生都过着这种日子,后来他们长大了才明白,原来悲惨的只有他们,也只有他们火种壁垒的学校,是由荷枪实弹的军人来查寝的……

    学校里,所有学生都必须接受高强度的学习与训练,然后最终等待的就只有一件事情高考。

    火种壁垒的高考分为两项,一项是文化,另一项则是体能。

    所有学生的命运从这一天起便走上了天差地别的分岔路口。

    文化课成绩优异的,便会考虑具体情况进入科研类大学,亦或是军事类大学,例如、黑狐进的就是军事院校。

    当他们进入军事院校后,便会成为真正的火种军官预备役,所有人的序列编号都将是字母开头。

    也就是所谓的指挥序列。

    而体能测试这边,除了高强度的测试以外,所有人还要接受基因检测。

    如果检测合格,具备基因改造条件的进入军队,他们将在军队里以士兵的身份继续提升,一边接受真正的军事化训练,一边接受循序渐进的基因改造。

    其实在这个时候,你是还是,都已经注定了。

    会进入的新兵营,会进入的新兵营,他们接受的训练科目都完全不同。

    例如可能接受的就是枪械、格斗等等训练,但却会增加更多的科目,例如刺杀、侦查、渗透、攀岩、驾驶等等。

    这个时候,还有一大批高中生在文化课中也考不到好成绩,自身又不具备基因改造的潜力,那么就会自由离开学校,寻找出路。

    这些人有些成了工人,有些还成了小商人,但对于火种来说,这都是平凡人的生活。

    火种公司控制着壁垒内部几乎所有经济命脉,然后这些财富积累起来之后也都只有一个用途供养科研与军队、军工产业。

    然后,例如黑狐这种军校生在毕业之后,会直接被分配去各个基层部队,所有人都必须服从命令,等待一纸调令。

    但也有不同,在火种军校里有一种学生叫做“提前批”,在毕业之前半年,许多权力极大的长官便会到学校里挑选自己心仪的学生。

    这些被选中的学生会直接进入这名长官的部队,一般这种提前批的学生都会被同僚看做是长官的“门生”,与长官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当然,好处是这种提前批学生的提拔速度向来很快。

    黑狐记得自己在某一天午后忽然接到导员通知有长官看了你的履历和成绩,对你很感兴趣,去面试吧,他在红日楼的办公室等你。

    黑狐当时愣了一下,红日楼的办公室是军校内最神秘的地方,倒不是说它保密性有多么强,而是所有提前批的学长都在那里完成的面试。

    有人走出办公室的时候面带喜色,因为被某位长官选中。

    还有人走出办公室的时候面带沮丧,因为被某位长官淘汰。

    那里,是真正优秀的人才能进去的。

    黑狐听说,红日楼取名自红日初升,其道大光的意思,这句话出自某位贤人的《少年中国说》红日初升,其道大光。前途似海,来日方长。

    而下一段话便是美哉我少年中国,与天不老!壮哉我中国少年,与国无疆!

    所以,命名这红日楼的人有什么样的用意,不言而喻。

    黑狐走过红日楼里长长的走廊,他站在办公室的门外高声说道“级学员,向长官报道。”

    这的年历,是从灾变之日开始计算的,如今已经是年了。

    屋里传来平静的语调“进来吧。”

    那平和的声音就像是古井里的水,没有任何主观情绪。

    黑狐慢慢推开那扇破旧的办公室木门,然后便看到这教室里的窗帘被人拉上了,正静静的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翻看着一份履历。

    办公室是昏暗的,午后阳光从窗帘透射进来只剩下一丝丝光晕,黑狐甚至看不清的长相。

    黑狐站在门口,连门都还没来得及关上,便已经开始提问了“演习中,你为什么要带着自己的下属去阵地送死。”

    黑狐愣在原地,这是他的心病,也因为这次指挥失误导致演习结束后评分极低。

    他低声对说道“当时模拟演习中,蓝军占据了阵地,如果想要保证后方部队在指定时间通行,那就用牺牲来换取阵地,这个阵地必须掌握在我部手中,战争才能胜利。”

    “为什么必须要夺取阵地?”问道。

    黑狐想了想说道“我当时认为阵地后面也有蓝军主力,如果不夺回来,我们的部队就暴露在对方的炮火里了,演习结束后才知道并没有……”

    “你觉得自己做错了吗?”抬头看向黑狐。

    黑狐嗫喏着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最终犹豫了半晌说道“长官,我认为自己没错。”

    “说话小心翼翼的,是因为自己也不确定自己的选择是对是错吗?”平静问道。

    “……是的,”黑狐低声道。

    “下次坚定一点,”放下履历平静说道“他们给你评分低,是因为他们有上帝视角,知道阵地后面没有敌军主力,但你没有。所以,老师教的也未必对,如果真的在战场上,你确实需要用命来弄清楚,那个阵地后面到底有什么。”

    黑狐愕然,这几个月,他因为演习中的这个决定被批评了数次,某一刻他也觉得是不是自己错了。

    然而这个时候突然有人把他喊来,对他说,你没错。

    明明对方语气无比的平静,黑狐却觉得无比温暖与激昂。

    这时候站起身来说道“如果让你回到那次演习去面对阵地,你还会冲上去送死吗?”

    黑狐这次笃定起来“会!”

    往门外走去,与黑狐擦肩而过的时候说道“下个月来第三师报道,我会解决你的调令……记住你今天的选择。”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只留下黑狐一个人呆呆的站在红日楼办公室中,不知道想些什么。

    再后来,黑狐成了一名合格的火种第三师基层军官,短短几年时间里一路平步青云,最终成了第三师的副师长。

    然而这些年,黑狐觉得自己好像从来都没见那位长官开心的笑过。

    如今看着眼前被王蕴与季子昂拉扯着的,他忽然觉得这样好像也很不错。

    大喊着“黑狐,快点过来把这俩人给我拉开!”

    结果黑狐与他身边的其他几个作战参谋交换了一下眼神,竟是突然围了上去,所有人一起用力把抛上了天空。

    落下,抛起。

    再落下,再抛起。

    不管说什么,大家都没有要放手的意思。

    这场战争里并不是首功,所有人都很清楚这一点。

    只是能有机会光明正大的把这种冷酷指挥官给扔到天上去,黑狐他们感觉还挺刺激的……

    反正大家以前在火种第三师没这个机会……

    此时,任小粟在战场里看着陈酒等人朝自己走来,小夏与小梅也在圣堂之中。

    “我要离开了,”任小粟看着小梅说道。

    小梅愣了一下“去哪?”

    “回要塞,”任小粟回答。

    “那你还会再来巫师国度吗?”小梅有点失落,声音也低了下去。

    “会,”任小粟笑着点点头“当然会再来的,我从要塞过来,也就只用个小时而已。”

    原本任小粟是想把密钥之门留在这里的,但仔细想想这玩意还是别放在其他人手里比较好。

    若是有人故意摧毁,那任小粟这一辈子才一次的开启密钥之门机会也就没了。

    如果巫师国度这边出了什么状况,那他就用蒸汽列车再跑一趟就好了。

    这是西北军能够直接兵临城下的手段,自然不能让别人保管。

    这时候,第六野战师的一些士兵从战场里将真视之眼打扫了出来。

    这战场里掉落的真视之眼比想象中还要多,愣是把陈酒与小夏、小梅他们的眼神都给看直了!

    ……

    字章节

    感谢流云随风同学成为本书新盟主,老板大气。

    感谢看书玩呗同学大额打赏,老板大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