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02、天国列车
    根特城这个巨大的舞台,没有什么特别好看的灯光音效,但是无比的真实。

    今晚,从任小粟杀出玫瑰大道开始,那座孤零零伫立在玫瑰大道尽头的修道院就像是一切起点,血液从那里开始流淌,好戏从那里登场。

    陈酒几乎目睹了今晚这场战争的全部过程。

    从一开始,局势就像是一边倒一样谁也不认为任小粟能赢,圣堂那时候还纠结于要不要出手救人。

    可转眼间,巫师家族竟然成了这个舞台上的弱势群体。

    这恐怕是所有人都万万没想到的,如今连诺曼家主都已经惨死当场。

    他亲眼见证任小粟在数万人追杀之下逃出重围,他亲眼见证守宫蜥蜴的降临,他还亲眼见证对方拉开一扇斑驳的大铁门,然后一切都开始变的有些不一样了。

    陈酒脚下的瞭望台缓缓下降,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继续看下去的必要了。

    “父亲,你要去哪?”陈安安看着陈酒离开战场的背影问道“怎么不去救人吗?他被杀了吗?”

    陈安安他们看不到战况,虽有枪炮声,但他们根本无法判断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们不知道第六野战师已经抵达战场,所以在他们想象中,任小粟此时很有可能已经被人海淹没了。

    然而事情跟他们想象的完全不一样,陈酒转头对他们说道“对方并不需要我们救,我现在回到地底,看看能不能抓住最后的机会。你们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会回来。”

    二十多个圣堂成员面面相觑一眼,没人知道这最后的机会到底是指什么。

    陈酒回到地底世界,他走过昏暗的长长的甬道,一路朝着地底深处走去。

    路越走越暗,暗到陈酒几乎无法看清墙壁上涂鸦的图案,但是他的心里却越来越明亮。

    就像是他们用了上百年走过一条暗无天日的隧道,如今前方终于了有了一线光芒。

    那光芒,是出口,这条隧道终于要走完了。

    如果有更好的选择,圣堂绝对不会带着大家隐藏在晦涩的地底世界。

    地底世界看起来有趣,可谁又知道长期没光照的痛苦?

    没有阳光,人体就会缺钙。

    所以地底世界有几处地方被称作光井,大家每隔一段时间就得去晒晒太阳,以此来保证自己身体正常生长。

    但地底世界的光井极其有限,所以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有机会晒太阳,于是地底就出现很多患了佝偻病的地底人。

    陈酒记得很清楚,他带着四岁的小安安与陈程去光井的时候,小安安用稚嫩的小手挡住阳光,只敢让阳光透过缝隙洒落在脸上,欢喜又胆怯。

    地底人喜欢用矿物涂鸦,而在那些可以用来涂鸦的矿物研磨涂料中,地底人最喜欢橙红色,大家都说那是太阳透过眼皮、毛细血管后,映射在瞳孔深处的颜色。

    这是大家对阳光的渴望。

    圣堂是地底人的领袖,陈家这一脉则一直是圣堂的领袖。

    陈酒从懂事起就被告知,若有机会一定要带着地底人重返地表。

    可这种事情……当做理想很容易,实现却很难。

    这昏暗的地底世界,就像沉沦在永无止境的黑夜。

    当他第一次接到张皓云消息说任禾后人可能出现的那一刻,陈酒内心是激动又紧张。

    他激动是因为祖上总说骑士的后人一定会来到这里,接过圣堂的权柄,带领大家走出黑暗。

    那些年来,圣堂的领袖们都是这样安慰自己的。

    而陈酒紧张则是因为他得知任小粟孤身一人前来,一个人啊……如何颠覆整个巫师国度?

    这样的人忽然到来,会不会将本就脆弱的圣堂组织给带进深渊里?

    对方有资格接过圣堂的权柄吗?

    但是今晚陈酒明白了,对方来这里似乎并没有对圣堂产生什么兴趣。

    陈酒亲眼看着任小粟从诺曼家主手中抠走了象征着权力的黑色真视之眼,那一刻,仿佛巫师旧贵族的权力也要烟消云散了。

    任小粟身边是跟随他出生入死的朋友战友,身后则是整个178要塞西北军。

    那少年,是来君临巫师国度的。

    此时,陈酒终于来到地底最深处,那是一片巨大如宫殿的地底洞窟,洞窟之内燃烧着无数的火把,黑色的地下河从洞窟中湍急流过。

    数不清的地底人蜷缩在这里,大家接到地表战乱的消息后便躲进了这里,生怕被波及。

    当陈酒出现的那一刻,所有人的目光朝他无声望来,有期待,有恐惧,有不安,有蕴藏在心底里对命运的愤怒。

    陈酒平静说道“站起来。”

    地底人面面相觑,叽叽喳喳的讨论声不绝于耳,但是这嘈杂的声音又很快平息下去。

    第一个人站起来之后,第二个、第三个……第一万个,纷纷起身看着面前这位圣堂领袖。

    这其中有老人,有怀抱婴儿的妇人,也有许许多多手持锄头的年轻人。

    陈酒说道“一百多年了,我蛰伏在地下已经一百多了。”

    “每年都会有人问我,什么时候才会重回地表,我相信我的父亲、我的祖父也会面对同样的问题。”

    “但每次有人问的时候,我们都只能沉默不语,因为我们自己那时候也没有答案。”

    “我们生于黑暗,心向光明。”

    “可是这世界对我们好像从来都不太公平,光明也从来都只存在于光井之中。”

    “我带陈安安去光井的时候,会尽力的把她举高一些,似乎这样就能让她距离光明更近。”

    “我为此感到羞愧,我为自己之前每一次面对你们提问时的沉默而感到羞愧。”

    地底人的呼吸开始粗重,年轻人握着锄头的手掌渐渐攥紧。

    陈酒的目光从每个人脸上扫过“但如果你们今天问我什么时候可以重回地表,我会告诉你们,就是现在。”

    他唤来一位脸上尽是纹身的守护者,让对方取来一盆朱红色的颜料。

    陈酒用右手大拇指蘸着颜料,然后抹在自己的眉心“心中还有勇气的跟我走,有武器的拿武器,没武器的拿锄头,没锄头的拿石头,我带你们回家,带你们去见新的领袖。”

    地底的火把照亮着所有人的面孔,地底人们一个个跟在陈酒身后将朱红色抹在眉心,然后汇成洪流。

    ……

    诺曼家族的庄园安安静静的,庄园的女主人在数千平米的豪宅大厅里端庄的坐着,而她身边则聚集着整个诺曼家族里年轻人。

    这些年轻人还没有资格上战场,而女主人之所以坐镇庄园就是为了在这个特殊的时间段里约束他们。

    女主人已经七十多岁了,皮肤却保养的如同四十多岁的贵妇一般,一身首饰端庄典雅,气度雍容。

    在战争即将开始之前,诺曼家族的光明骑士团便已经抽调了一支部队驻守在庄园各处。

    此时诺曼庄园里防卫之严密,怕是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大厅里,年轻人似乎并没有战争来临时的紧张,反而大多数人都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谁也没有觉得战争能够动摇诺曼家族的根基。

    诺曼与都铎家族统治巫师国度已经将近两百年,在此期间也有其他家族想要尝试着挑衅他们的威严,但都以失败告终。

    这些年轻人从小就被告知,永远没有人能够战胜诺曼家族。

    在这深夜的大厅里,甚至还有源源不断的仆人端来食物,刚刚烤好的牛肉、鹿肉被盛放在银质的餐盘里,还有猩红的葡萄酒在水晶杯中尽情的摇晃。

    用银餐具,那是因为巫师国度的人还坚信银子便可以测出所有毒药,这样便能检验是否有人在食物中下毒。

    若不是这个原因,恐怕诺曼家族会把所有餐具都换成金子。

    没有人传递战况回来,每个人都以为今晚就像是唐纳瑞死去的那天一样,是一场诺曼家族对敌人的单方面屠杀。

    豪宅的三个厨房里,光是为这一顿临时晚宴忙碌的厨师就有上百人。

    仆人们宛如流水一般的将食物端走,而后厨师便会立刻做出新的菜品。

    一名厨师放下手中的菜刀对身旁助理说道“去冷库取牛舌来。”

    那名黑发黑眼的助理点头答应,而后朝冷库走去。

    巫师国度的冷库并非以电为动力的制冷系统,而是每日由仆从将地窖里的冰块起出,然后码放在冷库之中。

    这名助理独自进入冷库之后却没有去取牛舌,而是径直走向存放的葡萄酒的地方,打开了一个压在最下面的木箱子。

    想要偷偷往诺曼庄园里运送东西是很艰难的,今天战争开启,庄园换防时才有西北情报工作人员找到机会,在运送冰窖的冰块与红酒时,把这个箱子一同送了进来。

    若不是这场战争,恐怕他们再过两年也找不到这么好的机会。

    这是p5092交代大忽悠组织的秘密计划,p5092说,正面战争是一回事,侧面偷袭又是另一回事。

    在真正战争将起之前一定要把握住一切机会对手犯错时给你的机会。

    越是混乱前夕,对手就越容易犯错。

    箱子打开,里面装的却不是酒,而是一枚精致的“全氮阴离子盐炸弹”。

    西北情报工作人员渗透巫师国度,他们从中土带来了电台与枪械,同时也有少数人分批携带着当今世上综合性能最强的炸药。

    在灾变以前,其实还有金属氢炸弹比全氮阴离子盐炸弹更加强悍,但金属氢研制难度太高,已经消失在大洋彼岸的历史之中了。

    而全氮阴离子盐炸弹作为东方火药史中崭新的骄傲,研究资料则被178要塞的探索队找到。

    178要塞地处西北,这里刚好便是灾变前全氮阴离子盐炸弹的爆破试验基地附近。

    全氮阴离子盐分解温度高达1168  c,具有非常好的热稳定性。

    但最最关键的是,它曾被誉为仅次于金属氢之下,最接近核弹的“超高能含能材料”。

    曾经在实验中有一枚盐粒大小的材料泄露,便直接报废了一个实验室。

    打个比方,五公斤tnt也就只能炸掉一座小平房罢了,但眼前这一小枚精致的全氮阴离子盐炸弹,却能摧毁一座诺曼庄园……

    这名厨房的小助理按下了起爆器上的倒计时键,然后便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离开了冷库。

    他压根就没有取牛舌,而是直接钻进厨房后面用来倒泻泔水的肮脏通道里,面不改色的从通道离开。

    神情淡定的就仿佛那恶臭的气味对他根本没有影响似的,意志极其坚定。

    ……

    玫瑰修道院后面的井下,梅戈局促不安的坐在小小密室的一个木箱子上面“你怎么从来都没跟我提起过身世?”

    小夏低声道“对不起,只不过此事涉及的人太多了,我不能让他们为我背负风险。”

    “我不是怪你的意思,”小梅赶紧说道“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告诉我的话,说不定我可以帮上什么忙。之前我在地底的时候听你们交谈,就感觉自己挺没用,也帮不上什么,甚至连你们在说什么都听不懂。”

    小夏上前一步握住小梅的手“千万别这么说,你怎么会没用呢?这次还多亏了你呢。”

    小梅眼睛一亮“为什么这么说?”

    小夏解释道“多亏你把那位骑士后人带到巫师国度啊。”

    小梅“……这样么。”

    此时此刻小梅内心深处宛如遭受了一万刀的暴击,差点就哭出声了。

    “跟你开玩笑的,”小夏笑道,她和小梅并排坐在箱子上说道“我是12岁知道这些事情的,从那天开始,我便没法再像其他同龄人一样无忧无虑的生活了。那时候我很羡慕你,但后来就不是羡慕了,而是想为你守护住那美好的一切。其实你被派往边陲侦查是我的意思,你会怪我吗?我只是希望能在矛盾爆发之前,让你远离根特城这个漩涡。”

    不仅如此,就连小夏与都铎家族签订婚约,也有点想让小梅断了念想的考虑。

    当然,小夏做这个决定,主要还是为了能让她有机会距离都铎家族更近。

    小夏没有真要嫁给都铎家族里的那个人,他们的计划是在婚礼当天,趁着都铎大宴宾朋的时候投毒。

    那天一定会有许多巫师前来参加婚礼,都铎家族的核心人物肯定也全都出席。

    “不怪你,”梅戈摇摇头“那艰苦的两年,让我明白了很多事情,我在那里孤独的仰望星空,孤独的唱歌给自己听,一开始真有点不好受,但后来才发现,孤独能让内心更加强大。”

    这时候梅戈忽然想到,如果任小粟还在这密室里,恐怕会对他说光内心强大有个屁用,你得实力也强大起来啊。

    想到这里,小梅甚至还觉得有些好笑,那个中土少年似乎打一开始就瞧不上自己,却偏偏一直都在帮助自己。

    小夏看着小梅傻乐呵的模样心说,可能这就是傻人有傻福吧。

    不过,小梅笑着笑着沉默下来了,他想了很久突然说道“我其实知道自己挺没用的,真要有用,也不会让你们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来保护我了,对不对?但不管我有没有用,我现在都很想从这井里钻出去,而不是一直躲在这里当鸵鸟。任小粟是我的朋友,他已经为我做了很多事情,如今为了帮我们吸引注意力,甚至还一个人跑出去面对千军万马。”

    小夏静静的听着,小梅鼓足勇气说道“他一个人来到这巫师国度也没什么亲人,既然他把我当朋友,那我也应该像对待朋友一样去对待他才行。我也不知道他现在是否还活着,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去救他来不来得及、有没有用,但如果我没去,我会后悔的。”

    神情平静的小夏渐渐笑了起来“你真的变了很多。”

    “是吗,”小梅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有时候我也想像任小粟那样活着,什么也不用怕,说点实话听在别人耳朵里就像是吹牛一样……”

    “不用解释,”小夏笑道“我们走吧。”

    “不行,你不能去,”小梅摇摇头“你还有自己的使命,如果你出事了,你身后那些人怎么办?”

    “还管什么使命不使命,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小夏坚定说道。

    然而就在此时,根特城里接连爆发两声巨响。

    那响动要比夏日夜空的惊雷还要爆裂,仿佛那场灾变再次降临一般,毁天灭地。

    刹那间,像是天穹开始坠落,陆地开始沉没,山川入海,陨石坠落。

    整个根特城都在这爆炸声中晃动着,连密室外的井水水位都突然下降了一截。

    只是梅戈疯了一样冲出密室,顺着井口的绳索爬了上去。

    小夏带着他爬上玫瑰修道院楼顶,两人便站在圆形屋顶之上,默默的看着诺曼庄园、都铎庄园一东一西燃起滔天的火光。

    冲天而起的爆破沉渣与烟霾,就像是真正的乌云向天际翻涌。

    黑色的烟霾中有红色的火光还在闪动,就像是暴雨云背后真正的雷霆。

    某一刻小夏在想,恐怕她的先祖罗素出手也不过如此了吧。

    诺曼庄园、都铎庄园没了,巫师国度内最辉煌的象征一瞬间成为历史中的尘埃,似乎诺曼、都铎家族也都成为了过去。

    爆炸的火光,将诺曼家族、都铎家族的年轻根基全都炸成了齑粉,犹如洗刷着他们罪恶的历史。

    诺曼家族与都铎家族的根基断了,谁也不曾想过178要塞竟如此凶狠,

    小夏与小梅两人手牵着手站在圆顶之上,他们看着混战中开始出现溃败迹象的都铎骑士团、光明骑士团,还有那些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中土战士,就特么像是在做梦一样!

    原来对方真的不用自己救啊,小梅内心感叹。

    原来这就是对方的底气!

    ……

    此时此刻,第六野战师的上百支突击纵队已经将前进道路清扫完毕。

    他们将躲藏在街道、小巷、屋顶的敌人统统肃清,这样一来,后面刚刚冲出密钥之门的主力部队在稍作调整之后,便可以正式发起更加激烈的全面进攻了。

    p5092坐镇后方神情寡淡,似乎除了战争以外,天底下任何新鲜事都再也难以勾起的兴趣一样。

    当诺曼与都铎庄园爆炸时,张小满被惊的差点没站稳从瞭望台上掉下来,就连黑狐都震惊莫名。

    骑士团当中的战马彻底发疯了,它们不再顾忌背上的骑士,而是疯狂的奔逃起来,甚至不惜相互踩踏。

    马匹的嘶鸣声混杂在哀嚎与怒吼中,显得格外无力与无助。

    骑士们呆呆的望向冲天的火光处,然后猝不及防之下,一个个身穿重甲的骑士被掀下马匹,然后因为盔甲过于厚重的缘故,他们甚至都没法顺利的在拥挤的人群、马匹中起身。

    还保持着理智的骑士们想要牢牢控制住战马,所有人的精力都用来展现自己的骑术了,他们很清楚,在这种情况下一旦掉落马下,那就全完了。

    一切都混乱了,从有序到无序需要什么?只需要一场轰轰烈烈的爆炸而已。

    就在这完全无序混乱的战场中,唯独p5092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完全一副意料之中的模样。

    平静的p5092与嘈杂喧嚣的世界,就像是绝对无序和绝对秩序的鲜明对比。

    p5092沉默着,爆炸所产生的脉冲会影响到通讯系统的运转,他在等待脉冲过后,指挥权重新回到自己手中。

    耳朵里,只剩下滋啦啦的电流奔涌之声。

    然而这声音对于p5092来说,却更像是极端喧嚣之后的宁静。

    这短暂的半分钟里,他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p5092的思绪一下子沉入自己的内心世界里,就像是一块石头噗通一声掉入海中,然后一路朝着黑黑的海底沉落。

    没有溺水后的窒息感,只有静谧。

    下一刻,通讯系统恢复了正常,耳麦中传来前线突击纵队指挥官的汇报“已突破c31区域,重复,131突击纵队已经顺利突破c31区域,正在架设重机枪阵地!”

    一瞬间,p5092像是被这声音从海底捞上来了一样,他只用了短短的002秒时间便重新变成了大家熟知的战争机器“我之前忽略了一个事情,现在131突击纵队不要贸然进入战场,你们去寻找制高点,将火力覆盖d19区域,5分钟之后少帅将从那里通过,在此之前你们必须为少帅打开缺口!”

    一条又一条的命令从指挥系统中传递出去“97突击纵队控制c21区域,不用让那里的敌人对少帅产生威胁。”

    “81、82突击纵队原地驻扎,接应后方主力部队进入战场!”

    “黑狐,你带领主力部队进入战场后,务必给我将战场切割开,我要少帅没有后顾之忧!”

    正所谓擒贼先擒王,如今任小粟带着二十多人在千军万马之中执行斩首计划,而他p5092要做的,就是让任小粟身边再无阻碍!

    周迎雪站在p5092身边操控着藤蔓问道“你说你忽略了一个事情?什么事情?”

    p5092说道“如今我们将他们年青一代的根基全部拔起,连庄园都给他们毁掉了,这会让他们感到绝望,所以,要防止这诺曼、都铎家族在绝望中迸发出新的力量。”

    战争之中,一名优秀的指挥官不仅要考虑如何一步步精准打击敌人、削弱对方的有生力量、后援部队、补给生命线。

    同样还要思考人心。

    巫师虽然养尊处优,但他们也有自己的骄傲。

    谁也不确定在绝境中,巫术这种古老而又神秘的传承,会不会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威力。

    周迎雪皱眉“该怎么做?”

    p5092平静道“绝望中还能迸发出力量,那是因为他们心中还有一线希望。只要少帅斩首速度足够快,在这群巫师的力量迸发之前,将所有希望都摧毁就好了。”

    旁边负责给p5092调试设备的工程兵心想,自打p5长官来了西北以后,狠话倒是越来越多了。

    ……

    任小粟冷静的观察着战场,不知道为何,越是危险,他便会越发的冷静。

    在境山如此,在洛城如此,在火种圣山如此,此时在千军万马之中更是如此。

    就在刚刚张小满给他指引了都铎家主的撤离方向,结果还没来得及确认,诺曼庄园、都铎庄园爆发出来的脉冲就影响到了通讯系统。

    但好消息是,他们身边那群压根没见过“高能炸药”的骑士已经有一半都懵了。

    在这个落后的国度里,巫师自诩神明,巫师家族的士兵则自诩神国的骑士,然而此时此刻,这群神徒却遇到了神学都无法为他们解释的事物。

    “11点方向!”任小粟在战场中怒吼道“抓住机会,突破!”

    刹那间,以老许为首的战车瞬间转向,黑刀所指之处血流成河。

    人仰马翻之处,两旁侧翼的22名t5战士就像是战车的履带一样,将敌人无情碾压在地面上。

    千万人中,子弹会打完,手雷会扔完,所以当战斗到癫狂处,t5战士们会发现最终还是自己的拳头与身体最管用。

    在火种公司中,t5被称为天选之人。

    就像是p5092所说的那样,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成为t5的,基因药剂能帮你达到的成就,在你一出生的时候就由基因决定了。

    所以,火种公司中每一个t5都是宝贝,他们每个人都被按照战争原则来铸造,每个人都是真正的杀戮机器。

    当他们成为这战车的履带后,当他们弹药用尽之后,这群疯狂且强大的机器便开始掠夺敌人的武器。

    t5战士们以敌人完全无法抗拒的力量抢夺对方的佩剑,然后将敌人的长剑插入敌人盔甲的缝隙之中。

    都铎与诺曼家族的骑士团有着巫师国度里最精良的装备,盔甲厚重且坚韧,想要用刀剑劈砍根本不现实。

    若是寻常战士用冷兵器与他们对敌,恐怕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将他们杀死。

    然而t5战士比想象中的更加灵活与霸道,他们对身体的掌控能力,已经达到了超脱凡俗的层次。

    当然,以t5的力量完全可以直接隔着盔甲捶死一名骑兵,但这些人是真正的战争机器,在面对难以计数的敌人时,绝对会以最小的体力消耗来完成最大的杀伤。

    没人知道战争中“胜利”与“死亡”谁先到来,所以他们必须留足体力应付一切风险。

    却见战车所过之处,一名t5战士随手出剑一刺,便硬生生将手中长剑顺着对方头盔与重甲的缝隙刺入对方脖颈,将对方硬生生给钉死在地上。

    这一剑宛如心脏外科手术般精准,薄薄的长剑从03毫米的盔甲缝隙插入,就像是海边的捕鱼人用匕首巧妙的插入生蚝贝壳。

    紧接着,t5战士从这名刚刚死去的骑士腰间抽出对方佩剑,继续寻找下一名敌人!

    这一系列动作连贯之际,一气呵成!

    战斗中偶尔有t5战士目光对视,他们都从彼此目光中看到了狂热。

    这种畅快淋漓的战斗,是他们在火种部队面对远征军团时也不曾体验过的,那些如败家之犬的逃亡记忆仿佛已经烟消云散,就像是蒙尘的刀剑经过打磨,再次绽放光芒!

    只是,t5战士的体力也并非无限,他们追随着任小粟已经冲杀将近40分钟,在此期间他们确保了后方作战部队不受干扰的通过了密钥之门,但他们自己也已经开始气息紊乱。

    慢慢的,大家的动作便没有那么精准了,甚至会出现失手的情况。

    然而就在这一刻,战车最前方任小粟与老许忽然停了下来,就在t5茫然的刹那间,他们听到任小粟说道“原地休息五分钟,注意呼吸频率和活动手脚,不要让乳酸堆积在肌肉里,不要让心跳速率下降太多!”

    然后,任小粟便真的站在原地开始调整呼吸,那呼吸的频率时刻保持着固定的节奏,t5战士们都经受过类似的训练,所以他们明白,保持心跳速率便是要继续维持着高效的身体激素分泌,这样修整之后大家才不至于战斗力下降。

    呼吸,就是战斗中的关键。

    可是,t5战士们心中还有一丝不确定,他们身边还有数万敌人,这么站在敌军之中休息真的没事吗?

    然而t5战士们环顾四周,那些敌人竟是没一人敢趁此机会靠近过来。

    这些刚刚安抚好马匹朝任小粟围攻而来的骑士似乎有些慌乱,他们不知道这些战争机器为何突然停下来,是已经强弩之末,还是在积蓄新的力量?

    这些骑士们甚至不敢上前试探!

    t5战士们默默的望着前方任小粟的背影,那从容伫立在战场中央默默调整呼吸的少年,如神!

    少年身周十步之内没有敌人,如真空领域。

    这一刻,他们终于明白p5长官为何会追随这么一个少年来到西北了。

    这一刻,他们终于明白第六作战旅的那些战友们为何如此崇敬对方了!

    不知不觉的,t5战士们眼神更加狂热了,仿佛有了新的信仰。

    此时,任小粟的耳麦里再次传来张小满的声音“少帅,都铎家主好像正在苏醒,就在你的正前方,大概7百米距离!”

    任小粟回头对t5战士们笑道“休息好了吗?还能打吗?跟我再冲一次吧!”

    t5战士笑着回应道“如少帅所愿!”

    任小粟黑刀直至前方“罗岚,让英灵们用重机枪给我轰出一条路来!”

    一直带着英灵混在战车中央的罗岚哈哈大笑起来“好嘞,刚刚一直都不让我出手,可把我憋坏了!”

    在之前的冲杀中,任小粟始终都不让英灵们出手,始终让他们保存弹药,以免被围困后无法突围。

    但现在看来,应该是不用突围了,任小粟打算在战场中直接把敌人击穿!

    就在周围骑士们警惕围困中,他们忽然看到那“战车”最前方的少年与白色面具突然让开道路,而那些金色的人影竟是一个个端起重机枪疯狂扫射起来。

    黑夜里重机枪的火舌看起来异常恐怖,竟是直接将他们面前的骑士围墙给直接打穿了!

    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

    都铎家主缓缓从行辇上坐起身来,他只觉得自己头昏脑涨,仿佛经历了一个长长的梦境。

    在梦中,他走在一片大草原上,青青的绿草下还散发着雨后泥土的芬芳。

    他走走停停,终于来到一处河流前,这时候河中钻出一位魁梧的河神凝视着他“诚实的人啊,你掉在河里的是金帽子还是银帽子?”

    都铎家主在梦中下意识诧异道“我没有帽子啊。”

    河神和蔼的面孔忽然狰狞起来“说谎,你明明有一顶绿帽子!”

    都铎家主“???”

    他一下子从梦中惊醒过来,还没等他想明白这梦是怎么回事呢,便感觉到自己精神世界里异常。

    那是一个个血继巫术的印记在不断闪烁着,每个闪烁的印记,便代表着一个死去的血亲儿子。

    一时间,都铎家主感受着那数十个印记睚眦欲裂,只是这晕厥的一会儿,自己竟然死了这么多儿子!

    亲生的都死了上百个,非亲生的还不知道有多少个!

    都铎家主愤怒道“发生了什么?!”

    骑士长仓惶道“家主,庄园被人毁去了,诺曼家主已死,我们要败了!”

    “败?”都铎家主愤怒道“我不会败!”

    他紧紧握住自己手中的黑色真视之眼,刹那间,血迹巫术开始爆发!

    都铎家族的血迹巫术终于展现出了它原本的狰狞面目!

    ……

    81号突击纵队正在为接应后方主力部队做准备,他们利用周围倒塌建筑的砖石垒起一座厚实的矮墙,以此为掩护来构筑简易的防御工事。

    这种临时防御工事就像是战场中的小型前进基地,他们要保证伤员退到这里就能得以喘息,还要保证主力部队通过这里的时候不被袭击。

    然而正当他们搭建防御工事的时候,他们身旁一具尸体的血液竟突然结成法阵,那刚刚苏醒的都铎家主竟以血继巫术为手段,开始逐一引爆那战场中散落的尸体。

    冰霜寒气逐渐从血继法阵中爆发出来,负责搭建这临时防御工事的指挥官见状便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

    后方主力部队正在快速靠近,指挥官已经来不及离开了,他对着主力部队狂吼“先不要不靠近,退后!”

    那些正在靠近过来的第六野战师主力慢慢停下脚步,所有人眼睁睁的看着白色的寒霜从地面蔓延开来,然后将81号突击纵队的战友都给一点点冻成了冰雕。

    那暴躁的寒霜气息是全面爆发的,也有人曾想要跳到空中来躲避这寒气的侵袭,然而骤降的空气的无处不在,根本躲避不开。

    上百名战友突然阵亡,大家来不及酝酿情绪,也来不及告别。

    而这样的一幕,还在其他地方上演着。

    战争是残酷的,而它之所残酷,就是因为当它制造悲剧的时候,你根本来不及反应。

    战场后方,p5092对周迎雪平静说道“集中你的全力掩护突击纵队,保存他们的力量。”

    周迎雪皱眉道“我还得掩护我家老爷呢。”

    藤蔓的生长需要时间,就连当初61号壁垒爬墙虎也足足用了十多天时间才完成封城,此时周迎雪虽然更加强大,但也不可能瞬息覆盖整个战场,她向藤蔓根系输送能量的进程一样有限制。

    所以,若要掩护任小粟,她最好全力以赴先将任小粟附近区域进行藤蔓覆盖。

    然而p5092作为指挥官却有自己的判断“先不要管少帅。”

    周迎雪眉毛登时竖了起来“你说不管就不管?那是我家老爷、你们少帅!他要死了,你十条命也不够赔的!”

    周迎雪就是这种小女人,真到了这种危机关头,她才不管什么178要塞、什么战争,她只要自家老爷活着!

    所以,她没法理解p5092这种毫无感情的战争机器,打仗归打仗,怎么连少帅都能放弃?难道这就是最优解的指挥方式?

    却见p5092平静的看向周迎雪“我不是要放弃少帅,而是我对他有绝对的信心,这根特城里的人全死完,他都不会死。”

    p5092继续说道“不要在少帅那边浪费你的能量,掩护突击纵队继续前进,破坏一切鲜血凝聚的法阵。”

    周迎雪犹豫了两秒终于答应“行。”

    不过话虽这么说,她终究还是在任小粟那边留了一股藤蔓继续蔓延,以防万一。

    ……

    都铎家主在自己行辇上紧紧闭着双眼,他手中黑色石头上的紫色眼睛熠熠生辉。

    这小小的石头,仿佛凝聚着无数代巫师的智慧。

    然而当罗素这样的巫术绝迹之后,它能代表的就只有肮脏的权力。

    手持它的人就可以将普通人当做蝼蚁,还可以将自己视作神明。

    正当都铎家主想要继续逐个引爆血继法阵的时候,他前面守护着的骑士竟然接连倒下,那一具具厚重的盔甲完全无法抵挡现代科技文明铸造的热武器。

    都铎家主迫不得已睁开双眼,在重机枪扫射波及到他之前,这位苍老的巫师终于在自己面前凝结出一堵寒冰之墙来。

    重机枪子弹将冰墙一遍遍打的粉碎,可不管怎么打,那冰墙无限生长着犹如从来都不曾碎裂过。

    “扶我下行辇,带我离开这里,”都铎家主冷声道“都铎骑士团的荣耀何在?竟然让敌人与你们的神明如此接近?去给我挡住他们!此战之后,我以都铎家族荣誉许你们封地荫子成为一方巫师,功勋卓著者世袭罔替!”

    此话一出,骑士们突然疯狂了,成为巫师的梦想人人都有,更何况这还是能传承的巫师之位!

    要知道,类似梅戈那样的幸运儿可不能将真视之眼传承给子嗣!

    可是……死人是没法成为巫师的啊!

    紧接着,都铎家主冷声道“畏战者,株连三族!”

    都铎家族积威两百年,都铎骑士们又不能穿越到未来看看到底是谁取得最终胜利,此时为了自己的家人也必须死战到底。

    战场对面的任小粟皱起眉头来,他才刚刚看到都铎家主的身影,结果就又被突如其来的冰墙挡住了视野。

    冰墙之后,都铎的行辇极为招摇,任小粟尝试着开启暗影之门挥刀朝行辇之上斩去,可是这一刀砍过去却什么都没砍到。

    任小粟心中明悟,对方已经离开了行辇。

    都铎骑士团里剩余的精锐开始悍不畏死的包围过来,这秘密麻麻敌人让任小粟一阵头皮发麻。

    果然,让都铎这老东西苏醒过来产生了巨大的后遗症,若是自己杀诺曼家主的速度再快一点,也不至于把陷入这种险境。

    以任小粟为核心的战场继续碾压战场,任小粟疯狂了一般追逐着都铎家主逃逸的步伐。

    数不清的寒冰裂隙蔓延着,想要拖住任小粟的步伐,不过这声势虽然惊人,但任小粟非常清楚对方在晕厥之后也不再是全盛状态了。

    那些引爆血继阵法的巫术是要消耗精神意志的,而且这都铎家主是百岁老者,不管对方的巫术多么高深,也要遵循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

    这世界上唯二不用遵循此规律的只有两人,一是任小粟,二是颜六元!

    未来,可能还会多一个杨小槿。

    当任小粟得知自己曾沉睡两百多年时,便已经做出决定,在医疗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他要将自己的骨髓移植给杨小槿。

    然而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任小粟面对着层层包围过来的都铎骑士忽然有种斩不尽杀不绝的感觉。

    罗岚那边的重机枪子弹已经打尽,就算任小粟带着弹药库,他们也需要装弹的时间。

    任小粟听到自己右侧的大忽悠那边传来粗重呼吸声,而他身后的t5战士们……也渐渐有些力竭了。

    要放弃吗,任小粟皱起眉头,他尝试着用暗影之门朝多个方位投掷手榴弹,但不知这都铎家主到底怎么隐藏行迹的,竟是一次都没炸到。

    “张小满,能不能找到都铎家主的位置?”任小粟问道。

    张小满焦急的声音在耳麦中响起“我找不到他,少帅,他像是突然人群中消失了一样。”

    不是真的消失了,而是对方不再让人搀扶,也不再坐自己的行辇,让张小满失去了寻找对方踪迹的“依据”。

    这战场里到处都是几乎一模一样的骑士,连战马看起来都很相似,除非王蕴在这里,不然没人能从人群中揪出都铎家主!

    战场在不断向北偏移,南方虽然有主力部队抵达战场,但那边诺曼骑士团残部抵挡了大部分压力,这就让都铎骑士团可以毫无压力的围杀任小粟。

    “放弃吧少帅,”p5092说道“就算找不到他,这场战争我们也一定胜利。”

    任小粟面色逐渐凝重,找不到都铎家主就意味着第六野战师还会有更多人死于异国他乡。

    然而就在此时,张小满忽然喊道“少帅!少帅!战场北方突然出现一群奇怪的人!”

    “奇怪?”任小粟疑惑道。

    “对,一个个穿的非常破,看起来就像是地底刚刚爬出来的恶鬼似的,脸色特别苍白,还有人佝偻着,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张小满形容道。

    这一刻,地面忽然有数十个井盖被人从里面掀开,一柄柄短勾从里面伸出来朝马腿割去,那些马匹突然遭袭,腿部再也无法支撑身体的重量,向着侧面倒去。

    数不清的都铎骑士坠下马去,那地底竟是钻出无数个面带黑色纹身、眉心抹着朱砂色印记的地底守护者,悍不畏死的与都铎骑士厮杀在一起。

    如果一对一打不过,那他们就把那些骑士扯进下水道里,那里还有更多的地底人正等待着,一旦有骑士坠入下水道,便会同时遭到四五人扑上厮杀。

    这些人并无什么章法,纯粹以仇恨和愤怒来支撑着自己,那无边的仇恨和愤怒背后,还有一丝属于光明的希望在逐渐绽放。

    如果这世界还愿意给他们这些苟延残喘之人一次机会,去看看地表的风景,他们愿意用最后的勇气以生命去换取。

    这是最后的勇气了。

    北方,陈酒手持金色真视之眼念动咒语,他奋力将手掌按在地面。

    只见地上的青砖竟如同海浪般朝着骑士团翻涌而去,凡是被这砖石海浪波及的骑士,全都被巨大的力量甩到了天上!

    陈酒为了藏匿身份所以很少出手,所以很多人几乎快要忘记,有长辈曾说他是圣堂里百年难得一见的巫术天才。

    任小粟默默的看着这一切,然后突然笑了起来,他回头看向大忽悠、罗岚、t5战士们“准备好了吗?”

    还未等大家回应,他耳麦中传来王蕴的声音“少帅,我回来了。”

    任小粟眼睛一亮,他回头看去,却不知何时那瞭望台上的张小满已经换回了王蕴,而张小满则继续组织主力部队进攻去了。

    “你刚刚追杀王闻燕应该挺累吧,怎么不休息一下,”任小粟笑着说道。

    王蕴微笑道“我得把少帅你想杀的人给你找出来才行啊!”

    说话间,王蕴举着望远镜无数遍从战场上扫视而过,任小粟没有催促,因为王蕴从来没让他失望过!

    “少帅,10点钟方向距你300米,剩下的看你自己了!”王蕴喊道。

    任小粟亢奋的看向t5战士们吼道“助我一臂之力!”

    t5战士们心领神会的用手臂搭成一座桥,任小粟一脚踏了上去“起!”

    刹那间,所有t5战士同时发力将任小粟掷到了天上。

    任小粟内心,前所未有的平静。

    当他接着t5战士们这一抛之力飞上天空的瞬间,无数目光向他汇聚而来。

    苦战一夜,就在这一瞬间远方天际一抹白色乍然从云层后迸射,宛如一束聚光灯。

    这偌大的舞台,他从一开始便是主角。

    然而这些对于任小粟来说都不重要。

    他只需要……安静!

    就像杨小槿曾无数遍提醒过他的话语一样,当你的身体需要追随自身意志而奋勇向前的时刻,你只需要一柄钥匙来开启这台机器……呼吸!

    地面上,正伪装成都铎骑士来转移方位的都铎家主,下意识回头朝天空看去,却正好看到那天上的少年正冷笑着凝视自己。

    在晨曦到来最后一刻,天空中忽然有一架蒸汽列车轰隆隆驶出,宛如来自天国的列车一般。

    但任小粟不是要拿它来当做武器的,而是要用它在空中借力!

    “摧城!”

    却见任小粟一脚踏在蒸汽列车的车头之上,整个人宛如一枚精确制导的导弹一般飞向都铎家主,而蒸汽列车则失去铁轨支撑直直向地面坠落。

    来不及念咒语,也来不及求饶,都铎家主只能看着从天而降的少年。

    那飞跃空间的少年双眼一片猩红,黑刀如审判之雷霆,身后就是光明。

    从今日起,一刀之后,巫师国度的辉煌彻底分崩离析。

    鲜血喷溅!

    都铎家主的头颅连同钢铁头盔一起跌落在地上,哐啷一声,钢铁所制的头盔跌落去更远的地方,一匹受惊的马匹高高抬起双足,然后又重重的朝着那颗头颅踏了下去。

    天亮了。

    一抹金色的阳光从东方层层递进过来,像是一片潮汐。

    都铎骑士们呆若木鸡,而地底人则迎着那刚刚抚在面庞上的阳光,仿佛初生。

    ……

    13000字章节,最近更新确实不稳定,只希望精修过的质量能让大家满意吧。

    唯独有一点我计算失误了,大兴西北这一卷大概明天才能写完,我今天真是筋疲力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