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01、骂名与荣耀
    数以万计的骑士团中,不止有人还有马匹,这种混乱场面里任小粟想凭他自己找到诺曼家主,简直难如登天。

    对方藏在人群中就像是大型杀伤武器,没出手也就罢了,若是让对方找到机会出手,那后面的第六野战师怕是要损失惨重的。

    任小粟在人群中大吼一声“点钟方向!”

    说完,他当先操控着老许,朝着点钟方向冲去,而那名战士和大忽悠、罗岚、英灵,则快速来到他的两翼,以箭头阵型向前冲杀。

    所到之处,竟是没有任何骑士团的士兵能够稍稍阻拦他们。

    王蕴还在拿着望远镜巡视战场,他的目光开始在战场边缘游走。

    逃离的百姓、刚刚加入战场的骑兵,一切都像是一场喧嚣的闹剧,根特城中,竟然还有正在偷偷溜走的骑士和巫师。

    很少,但并非没有。

    看样子,都铎家主突然晕厥,对整个都铎家族士气的打击也很大。

    王蕴站在高高的瞭望台上,甚至还看到了对面同样站在瞭望台上的陈酒……

    他看陈酒的时候,陈酒也正好在看他,两人举着望远镜对视起来。

    陈酒内心一惊,不过还没等他想好要不要打招呼呢,对方的目光便再次转移到其他地方。

    不是陈酒不够可疑,而是王蕴觉得,陈酒手里既然能拿着望远镜,那说明起码跟巫师家族不是一伙的。

    下一刻,王蕴竟然在战场边缘看到了一个奇怪的身影!

    “老季放我下来!”王蕴大吼着。

    这土质的瞭望台快速塌回了地面,王蕴一把将望远镜塞到了张小满的手里,然后指着点钟方向“都铎家主在那里,你给我紧紧盯着他!如果他有苏醒迹象,你就赶紧告诉少帅!”

    “等等,你这是要去哪啊?”张小满大喊。

    可是王蕴甚至都没有回头搭理他,而是一路奔向根特城夜晚的阴影里。

    城市,光影,围墙,刀枪,人马,这一切在王蕴大脑中形成庞大的数据记忆,但这一瞬间他又将这所有喧嚣摒弃在脑后,心中只剩下一个执念。

    他狂奔着,半长的头发因为快速移动而随风晃动。

    王蕴穿着黑色作战服,脚上穿着的黑色钢头作战靴因为巨力挤压而发出咯吱吱的声响,远处战场上喊杀声清晰无比,但他此时只能听见自己的声音。

    喘息,脚步,路线!

    “左拐!”王蕴折向左边,他奋起一跃跳上矮矮的楼顶。

    张小满在瞭望台上偶尔朝王蕴这边看来,他知道王蕴在追逐某个目标,却根本不清楚对方追逐的目标是什么。

    在这偌大的城市中,王蕴不断的调整自己的路线,内心中计算着对方的速度,还有自己的速度。

    西北最强大脑在这场莫名的追逐中,已经彻底进入超负荷状态。

    每追过一个路口,在他脑中就会形成无数个选择,就像是一场考试中的选择题一样,但王蕴必须则最正确的那一个。

    因为快速奔袭的缘故,王蕴的血液温度开始升高,汗水开始大颗大颗的甩落在风中,但是他始终没有想要放弃。

    王蕴享受这种感觉,他喜欢这种感觉!

    曾经过去种种,那勾心斗角的人生,还有郁郁不得志的梦想,如今都已烟消云散。

    现在回想起来,大忽悠在那座秘密监狱里,隔着阴暗的囚笼对他说出的那一句“大兴西北”就仿佛宿命。

    此时此刻他是为什么而战?为了金钱利禄吗?不是。

    为了身居高位吗?也不是。

    他所为这一切,全都是为了与大家一起守住西北的美好,还有那共同努力的热望!

    这让他感觉自己头脑更加清晰了,前所未有的清晰!

    “右拐!”王蕴突然朝着根特城一座修道院跑去,他在房顶上穿梭着,每一步都经过计算而准确无误。

    当他爬上那座修道院的圆顶之后,突然朝着前方的虚无黑夜纵身一跃“抓到你了!”

    飞出圆顶的那一刻,王蕴低头看到自己下方的街道,还有光影之中快速穿梭而过的那团黑烟。

    人还在空中,王蕴的眼瞳骤然便成银色,他朝着那团黑烟伸出双掌“拘!”

    无形的空气开始向内挤压,对于化作黑烟的王闻燕来说,这是来自天敌的狩猎!

    黑烟中的王闻燕被逼无奈重新凝聚成人类,与王蕴一同从天空中摔落地上。

    噗通两声,两人重重的摔在了石板路上,下落的过程中王蕴就已经用空气解除了王闻燕身上所有武器。

    可是王蕴甚至都没有喊疼,他躺在地上哈哈大笑起来,仿佛神经质一样。

    他鼻孔里流出两行鼻血来,这是大脑透支的后遗症,不过修养一阵就好,王蕴并没有放在心上。

    王闻燕缓缓站起身来冷声道“为了那个毫无理想的少年透支自己,值得吗?”

    王蕴起身用随身手枪顶住对方脑门笑道“没有理想?你们这种狂热的疯子也配评价他吗。”

    “那不然呢,”王闻燕冷笑“你们西北现在有什么计划?”

    “我们只想好好的生活在那片土地上,种菜,兴修水利,发展贸易,修筑公路,有什么不好的吗?”王蕴朝地上吐了口唾沫。

    超负荷运动时口腔会分泌比静止时较多的黏液,用以保持呼吸道的湿润。

    “这算什么理想?”王闻燕冷声说道。

    “非要像你们一样天天想着大事才算是理想?”王蕴不屑道“你们这种极端狂热分子只能让这个世界变的更糟糕罢了。”

    王闻燕不再争辩,两个人其实都很清楚这种争论里,谁都不可能真正说服谁。

    王蕴平静下来“下辈子做个好人,不要再随意杀人了。”

    王闻燕冷声道“我是女人,我是王氏情报外勤负责人,我要求要塞给予我外交豁免权。”

    不论何时,王闻燕都是以男人身份面对外界的,在洛城如此,在巫师国度也是如此,但她确确实实个女人,只不过这一头短发和干净利落的装扮,以及较为中性化的长相,让她得以隐瞒自己的真实性别。

    成为男人,能够让她在执行任务时更加强势。

    而现在,作为一个成熟的情报人员,理所应当的利用一切条件来给自己制造机会。

    “我知道你是女人,”王蕴冷笑起来“在火种圣山里我就知道了,所以不能带你去见少帅,不能让他背上杀女人的骂名,这个骂名,就让我来背负好了。”

    砰!王蕴对准王闻燕眉心扣动了扳机!

    在扣动扳机的刹那,王闻燕想要再次化成黑色烟雾来躲避弹道,可王蕴早有准备,周遭空气一瞬间挤压过来让王闻燕动弹不得。

    一枪之后,王闻燕眉心的伤口里渗出血液来,歪歪的倒在地上。

    王蕴为了防止意外,甚至在对方的心脏上又补了两枪,直到他确认对方彻底死亡之后,才松了口气坐在地上喘息起来。

    他打开自己的通讯频道汇报道“少帅,已将王闻燕击毙。”

    ……

    一支一百八十人的突击纵队正在根特城铁王冠大道上交叉前进,持枪核弹的西北军将士每前进一段距离,都会务必保证队伍中的火力封锁角度,能够应对任何突如其来的风险。

    所有士兵都紧紧抱着自己怀着的自动步枪,左手托举枪身,右手则随时可以扣动扳机。

    每支突击纵队中,都有十二人装备了榴弹发射器,作为火力支援小组。

    一旦遭遇大规模骑兵截杀,又或者是攻坚战,他们就必须快速反应,为突击纵队扫清障碍。

    这些士兵身上穿着凯拉夫防弹背心,每件背心里都内嵌着钢板,大腿外侧的枪套里插着要塞制式手枪,防弹背心旁的肋下甚至还放着一柄备用手枪。

    这次黑狐从号壁垒带来的部队,可谓是武装到牙齿了。

    “安全。”

    “安全。”

    “安全。”

    “安全。”

    随着突击纵队不断前进,前方士兵的声音不断从通讯频道里传递过来。

    街道两旁的建筑楼顶,正有都铎家族的数十名弓箭手悄然拉开弓弦,他们无声的从屋顶探出头去。

    结果还没等他们进行瞄准,街道的突击纵队便已经有数名士兵提前发现了他们,并且打了一连串点射。

    哒哒哒哒的声响清脆而又果决,强大的火力压制硬生生将弓箭手全都打的退了回去。

    因为对方缩回屋顶后便不在射击角度里了,突击纵队的枪火一时间也无法击穿房顶。

    “上墙,搭桥,”通讯频道里,连长冷声指挥道。

    只见突击纵队中立马闪出五名士兵来,他们将自己的枪械斜背在身后,而他们每个人身边都有两名战友用双手搭成一座“桥”。

    当他们脚踩这座桥的瞬间,两名搭桥的队友骤然发力将他朝楼顶扔去。

    五名战士如飞鸟般借着巨大的反作用力直扑屋顶,人还在空中,他们便已经从腿间抽出手枪连射。

    紧随其后的还有好几名普通士兵,二十多人登上屋顶开始彻底清洗敌人,坚决不留任何死角。

    屋顶爆发出一阵急促的呼喊声、惨叫声,然后重新陷入安静。

    “屋顶安全,”一名说道。

    不得不说,任小粟决定让去把火种残部拐回来,绝对是一个明智之举。

    这支上万人的部队里,有三分之一都是,甚至还有大批与战士。

    在见到这些人之前,连都没想到这支残部的平均实力会这么高。

    不过后来他想明白了,火种部队与王氏打的很惨烈,在这种战争中,只有士兵足够强才能够最终完成北上撤退计划。

    实力弱一些的,早就被王氏追上杀死了。

    所以,这支部队里还活着的战士,都是精锐。

    屋顶上的士兵开始撤下来,五名战士留在最后警戒。

    然而就在下一刻,前方还未来得及清理的区域中,忽然有人从房顶爬起身来,一阵枪声响起,屋顶上还未下来的一名突然被子弹击中大腿。

    猝不及防之下从屋顶滚落,下方有几名士兵眼疾手快的接住了他,帮他卸力。

    连长在通讯频道里说道“是土枪,点方向,榴弹覆盖。”

    一名士兵含怒抬起榴弹发射器的枪口扣动了扳机,榴弹在夜空中挂着长长的白色烟尾精准打击,那楼顶上骤然爆发出巨大的火光来,暗藏的敌人也被炸的翻飞了出去。

    “检查伤口,”连长下令道。

    那名被击中的站起身来说道“不用,是铅弹。”

    说着,他用匕首将自己大腿处的裤子割开一小块,显露出里面的伤口来。

    一般情况下,铅弹比较软,所以打在目标身上便会完全释放动能,破碎的铅弹会直接造成喇叭形创口,如果不及时处理还会让受伤者铅中毒,铅进入血液还会破坏整个血液循环系统。

    但与正常人明显不一样,而且巫师国度的铅弹质量也远远不如中土。

    只见那枚铅弹打在腿上,竟是都没能完全打进肌肉组织,仅仅就是在表皮组织上留下了一块创面。

    拿出急救包来,他用酒精擦拭了一下自己的匕首,然后硬生生将巴掌大创面给刮了下来,以免铅弹对血液系统造成影响,留下什么后遗症。

    这一刀,甚至都没有伤害到自己的肌肉组织。

    “酒精,纱布,”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伤口,然后重新站了起来“继续前进吧,我行动无碍。”

    所有人都默默的看着,这名一定很疼,但对方全程都没哼一声,这就是火种公司引以为豪的战争机器。

    连长看了对方一眼“你退回后方休整吧,长官在安宁东路那边建立了临时野战医院,你只要退回去就能立马得到治疗。”

    “不用,”摇摇头说道。

    连长拍了拍战士的肩膀“兄弟硬气!继续前进!”

    连长是第六步兵旅出身,经历过左云山战役,连长一职也是那场战争后提拔的。

    说实话,火种与第六步兵旅的融合进程未必有多好,毕竟是两个作战序列,彼此认识时间也不长。

    双方协同作战,那只是因为大家身为军人要完全服从命令,要为了共同的目标而努力,但实际上私人关系只能算是点头之交,还算不上朋友。

    但大家知道,这场战争之后就应该不一样了。

    半个小时后,突击纵队已经抵达战场边缘,再拐过一个街角大概就能看到混乱的骑士团防御阵地。

    连长停下脚步,他低声在通讯频道里说道“休整分钟。”

    五分钟之后,就是一场硬仗了,他们已经抵达敌军侧翼。

    连长喘着粗气在通讯频道里忽然笑了起来“有时候我还挺羡慕这群来自火种的兄弟,特么的一个个跟牲口一样,都不会累的。话说你们为啥加入西北军?”

    之前受伤的笑道“很简单,长官找到我们之后只说了一句话,我们就跟着他来西北了。”

    连长愣了一下“什么话?”

    笑着说道“长官对我们说,跟他走,他能让我们有尊严的死在战场上。”

    那时火种残部如同丧家之犬一般向北撤退,火种控制的壁垒全部在王氏部队面前沦陷,他们见过太多战友窝囊的死去,不再是为了中原人类火种存续而战,而是死在某些疯子的野心之中。

    那时,对于这群心怀执着信念的火种战士来说,有尊严的死去都充满了诱惑。

    时间在根特城长街上一分一秒过去,所有人都重新沉默下来调整状态,连长看着手表倒数时间。

    五分钟已过,他在通讯频道里平静说道“都准备好了吗,少帅还在等我们呢,行动!”

    说着,突击纵队全部冲出了街道,虽有畏惧,但无退意。

    火力支援小组朝着敌军防御阵地一口气便打完一轮榴弹压制!

    这支迂回到敌军侧翼的突击纵队,就像是一柄尖刀骤然插入敌军的肋下!

    ……

    “都铎那老东西还没醒来吗?”诺曼家族阵地之中有苍老的声音怒吼“简直就是一个废物!”

    “家主,看样子还没苏醒,都铎骑士团还在节节后退,”光明骑士团的骑士长说道“家主,我们撤吗,现在主要承受攻击的还是都铎骑士团,我们现在走还来得及!”

    “走去哪?”诺曼家主冷声道“放弃根特城吗?”

    此时战场已经渐渐变成一面倒的情况,都铎家主晕厥的事情就像是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倒牌,引起了大面积的连锁反应。

    而且最关键的是,巫师家族引以为豪的精锐骑士团,在现代化部队面前就像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子一样。

    那恐怖且冰冷的黑色武器每次爆发枪火,都会有骑士成片的倒下。

    还有地面不断爆发出来的诡异藤蔓,成片成片的收割着生命。

    “必须出手了,”诺曼家主冷声说道“如今我们与都铎家族唇寒齿亡,若是等敌人解决了他们,我们也是独木难支,这次面对的敌人太强大了!”

    黑狐带来的十多名狙击手已经各自在制高点上就位,他们的目光从来不在普通人骑士身上逗留。

    交给他们的任务就只有一个,找到人群中的巫师,然后杀死他们。

    有些巫师才刚拿出真视之眼,就被狙杀了。

    在今晚之前,谁也没想到这根特城里竟然会冒出一支中土部队,而且这支部队还能在他们的地盘上把他们吊起来打。

    这灾变之后的两百多年里,巫师国度面对中土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傲慢。

    他们可以去掠夺人口与资源,甚至还可以掠夺金银与财物,每次战争都是巫师国度主动挑起的。

    要塞虽然在逐渐变强,可西北军还从没有哪次打到过巫师国度的本土。

    年前的那场战争里,巫师国度其实算是战败了,但回来之后巫师旧贵族阶级达成了一致的默契不承认战败,以后别去就好了。

    这两百多年来,腐朽的巫师王朝已经形成了一种惯性思维西北军不可能反攻过来。

    而且就算西北军反攻过来,这一千公里的补给线也成问题,等西北军舟车劳顿的来到巫师国度,他们这里的精锐骑士团以及大巫师们,自然会给对方血的教训。

    事实上巫师们想的没错,如今要塞百废待兴,确实还不具备建立超长补给线的能力。

    但是巫师们万万没想到的是,竟然会有中土人学走他们的密钥之门,然后把这战争之门开在他们的家里。

    补给线?再也不需要了。

    偌大的号壁垒已经成为这场战争的前进基地,甚至有人员伤亡都可以立马送回号壁垒的临时野战医院,接受最好的治疗。

    此时此刻,任小粟带着罗岚、他们已经快要接近诺曼家主。

    诺曼家主身穿厚重的盔甲,他对身旁大巫师说道“掩护我,我要出手了……”

    可话还没说完,不知何处射来一枚狙击子弹将他旁边的大巫师轰成血沫。

    那飞泼的鲜血甚至从诺曼家主面甲的缝隙与眼缝溅了进去。

    诺曼家主怔然间,赫然透过人群看到正杀来的任小粟与老许,那冲杀的三角阵型就像一艘破冰船行驶在冰面上,每过之处,那坚实的盔甲冰面都会被无情破开裂缝,然后发出卡拉拉的恐怖声响。

    “周迎雪,藤蔓到我脚下没,给我清除障碍!”任小粟在耳麦中大吼。

    “好嘞,早就等着呢,”周迎雪回应道。

    下一刻,任小粟面前的道路上忽然有一个井盖被藤蔓顶开,狂涌的藤蔓像是潮汐一样把任小粟面前的骑士全都向外排开,硬生生给任小粟制造了一个通道出来。

    那些藤蔓还想攻击诺曼家主,可不知道对方用了什么手段,所有藤蔓一旦接近对方十米范围内竟尽数枯萎。

    不光是藤蔓,连诺曼家主身边的骑士、巫师也都一同在空气中化为齑粉。

    任小粟愣了一下,对方为了自保,竟是连自己人都无差别毁灭了。

    就在这一瞬间,一枚狙击子弹穿越数百米而至,可是对方身周的防护巫术,竟连强大的狙击子弹都能快速湮灭。

    那枚巴掌长的子弹旋转着进入诺曼家主十米范围之内,然后便像是遇到了绞磨机似的,一点点被磨成了粉,消散在空气之中。

    对方身边,就像是存在着一个绝对的领域,绝对的安全。

    只不过,对方施展这个巫术之后便再也没有其他巫术出现了,这似乎是个持续施法,不能中断。

    甚至无法移动位置。

    那身穿盔甲的诺曼家主站在绝对领域之中,黑色的面甲就像是在发出无声的嘲笑。

    然而就在此时,诺曼家主忽然看到自己面前竟有一扇黑色暗影之门开启了,然后从里面伸出一只覆盖着装甲的手臂来。

    绝对领域的威能开始不断湮灭那只手外面的装甲,一只只纳米机器人不断化成粉末离去,可是,不管这绝对领域湮灭了多少纳米机器人,总会有新的纳米机器人重新覆盖上来。

    它们就像是悍不畏死的战士一样,倾其所有、前仆后继的重组、湮灭。

    这数以千万计、亿万计的小家伙只有一个目的,保护任小粟的手臂!

    它们从诞生之初便只有一个使命,为人类意志所驱使,成为真正的战争机器。

    就算毁灭,也在所不惜。

    诺曼家主站在原地因为持续施法的缘故无法动弹,于是他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只手臂抵抗着湮灭的威能一点点伸到他面前,就像是在用意志穿透钢铁般缓慢,却坚定不移。

    然后……诺曼家主看到那只手臂,从他手里硬生生抠走黑色真视之眼!

    诺曼家主怔在原地,黑色真视之眼就这样被人抠走了?!

    巫师们之所以穿上盔甲,便是因为之前温斯顿教堂的两次暗影之门打脸事件。

    他们来不及提升自己的抗压能力,也不知道怎么才能更好的防御这只幕后黑手,大巫师们心想那就穿上盔甲吧,起码被打脸了也不至于太难看。

    很多人以为这就是个打脸巫术,是用来专门打脸的,也只能打脸。

    但谁也没想到,这只手竟然还能直接抠走黑色真视之眼!

    诺曼家主曾紧紧握住真视之眼,但是他的手劲哪有任小粟大?那一刻,他只感觉自己手指都快断了,不得不放手!

    真视之眼是一个巫师的施术根基,没有了真视之眼,巫术自然也会随之破灭。

    就在绝对领域破灭的刹那间,狙击子弹再次降临,这暗处的枪声就像是审判一样,宣告生命的破灭。

    任小粟将黑色真视之眼揣进兜里“张小满,都铎家主在哪?”

    “少帅,他还没有苏醒,正朝着你们的点钟方向移动,似乎是想要撤退,”张小满激动的回答道。

    这一刻张小满甚至还有点想哭,一整晚了啊,自己终于有点用了!

    ……

    字章节

    有点意外啊,这个月更新这么不稳定,竟然还能月票第三……

    好人一生平安,祝你们幸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