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00、领袖
    黑夜还在继续。

    血继巫术是所有一流巫师家族的看家本事,例如温斯顿家族那种替死之术,任小粟连杀对方数次,温斯顿家族大巫师都以火焰替身之术用自己儿子的性命来抵挡了。

    曾经巫师国度里,大家对于一个巫师家族到底上不上层面,能不能被称为一流巫师家族,衡量的标准就是有没有血继巫术。

    例如凯尔大巫师在太阳城一战,明明温斯顿家族已经将凯尔围杀了,结果对方死后依然给整个太阳城造成了极大的破坏。

    仿佛都铎家族每个巫师都能发挥双倍的作用一样。

    那么多年了,都铎家族稳稳的住在根特城里,他们家族的巫师去外地,都没人敢打他们的主意。

    为啥?就是担心引发血继巫术。

    当初任小粟操控老许杀了都铎家族的赏金猎人,且不说对方降临过来能够发挥多大的威力,单单能够通过血继巫术记住敌人的模样,就足以让许多敌人心惊胆战了。

    大家拿这个血继巫术并没有什么好办法,所以都铎家族的地位也就越发稳固。

    都铎家族曾说不要惹都铎,不然迟早都会在人群中找到你。

    这句话,这些年震慑了不少人。

    然而,都铎家族的血继巫术终于被人找到了破绽让你儿子不是亲生的,就可以了……

    都铎骑士团如同潮水一般向后退去,并在米以外驻扎盾墙,重新调整阵型。

    都铎骑士是突然陷入群龙无首的状态,一号人物晕厥,二号人物当场阵亡,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诺曼家族那边则是一时间有点没搞清状况,所以有点不敢出手,想要静观其变。

    罗岚、周其等人趁此时间下了城墙,与任小粟完成汇合,唯独杨小槿趁乱离开了队伍,悄无声息的钻入了根特城之中。

    就像一头独狼一样隐藏在暗处,随时给予敌人致命一击。

    杨小槿单独行动不是她有多么自信或者自大,而是她依然能够保持清醒,知道自己身为一个狙击手该做什么、该出现在哪里。

    对于一个狙击手来说,单独游走于战场边缘才是最佳选择。

    看不见的狙击手,才是最有威胁的狙击手。

    与任小粟在一起之前的杨小槿就很有主见,她有着独立且完整的人格,也有着自己赖以立足的能力。

    这一点从未改变过。

    任小粟对此见怪不怪,也从没打算干预杨小槿的决定,他回头对周其问道“是你控制血液,把血继巫术给搞失败了?”

    周其纳闷了“什么?什么是血继巫术?”

    任小粟给大家解释了一下什么是血继巫术,结果周其还是一脸懵逼。

    “看来不是你干的啊,”任小粟叹息着看向都铎家主那边,眼神中还有一丝丝怜悯“那就是真的绿了啊。”

    谁能想到,所有人都在想着如何从巫术层面来解决血继巫术的威胁,但谁能想到,真正能破除这玩意的竟然是伦理……

    “估计谁也没想到会出这种事情吧,”大忽悠说道“太惨了。”

    任小粟点点头“确实太惨了。”

    不过,大忽悠其实有一点说错了,还真有人想到了这个结果。

    都铎家族这位二号人物的身份,要比他们想象的更加复杂一些。

    六十年前,伯克利家主的父亲筹划了多年,曾经历时多年,将二十多名接受过训练的女子,巧妙的送到了都铎家主的身边。

    这些女人都拥有着绝世的容颜,还有看似不错的家世。

    而且,这些女人被送出去的前几天,都曾与伯克利家族潜伏在根特城的男性发生过关系。

    上一代伯克利家主所做这一切,便是想要在都铎家族中留下隐患。

    能够在六十多年前就筹划北伐的伯克利,又怎么可能只筹划兵事?这颠覆的计划,当然是全方位的、不择手段的。

    这就是巫师家族之间的斗争,要比历史上记载的文字龌龊百倍、千倍。

    不过连上一代伯克利家主都没想到,那其中一名婴儿不仅瞒天过海的成长起来,还成为了都铎家主最喜欢的儿子。

    这就是当代伯克利家主敢于北伐的后手之一!

    不得不说这后手确实很有用,虽然战斗力有十成都没发挥出来,但他成功的把都铎家主给气晕过去了!

    一个都铎家主光儿子就有几百个。

    生几百个儿子这种事情,光一个老婆肯定是配合不了的。

    所以老婆多了,自然而然也就会出现漏洞,任小粟忽然觉得,都铎家族里应该还有不少子嗣是非亲生的。

    只是这玩意在巫师国度也没法鉴定啊,总不能直接杀儿子来验证吧?那杀完之后血继巫术也没用了。

    “你说等咱们统一这里以后,能不能给这些巫师们提供亲子鉴定的科学医疗服务?”一旁的周迎雪低声问道“我觉得他们应该挺需要吧?肯定很赚钱。”

    所有人都愕然的看向周迎雪,任小粟感慨道“你还真是个商业鬼才!”

    不得不说,每个人都有完全不同的思维立场。

    例如刚刚在城头想的就是如何进攻与防守,王蕴想的是先将这根特城的地图记下来,大忽悠想的是怎么拍少帅马屁。

    而爱钱的周迎雪则在想,该怎么让这里的人心甘情愿的把金币掏出来。

    “现在怎么办?”问道“是占领这里,还是赶尽杀绝?少帅你必须先有个目标,我才能制定作战计划。”

    任小粟想了想说道“怎么才能把诺曼家族的家主给我逼出来,只有先解决了他,我才能伤亡更小的接管这座城池。”

    “需要逼他出手吗?”想了想说道“那得让他出来救都铎家族才行。”

    “这些巫师家族相互之间勾心斗角,诺曼家族更是跟都铎家族斗了一百多年,这时候我们灭了都铎家族他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出手救都铎?”任小粟虚心问道。

    平静解释道“他不愿意救,那就先打疼他,打到他明白唇亡齿寒的道理为止。”

    王蕴等人听了这话便倒吸一口冷气“你这真是用最平静的语气说最狠的话啊。”

    不过,确实说的比较通俗易懂,任小粟已经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周迎雪站在杨小槿身旁跃跃欲试道“老爷,要不我出手吧?”

    这货一路被杨小槿压制太久了,如今好不容易等到自家夫人单独行动,终于感觉自己大展拳脚了。

    “不行,你再等一等,”任小粟笑着说道“你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做。,如果我把第六野战师给你,你能做到吗?”

    眼睛一亮,虽然他还不知道密钥之门的事情,但他相信任小粟说的每一句话。

    任小粟说自己能把第六野战师给自己,那就一定能给。

    在的字典里从没有谦虚、自大这样的词汇,他所在意的就只有战争与胜利“少帅如果能把第六野战师给我,我就帮少帅拿下这根特城。”

    “一言为定。”

    ……

    都铎骑士团与光明骑士团后方不远处,陈酒还怔怔的站在巫术瞭望台上观看了整场表演。

    浓重的黑夜之中。

    他看到都铎家主晕厥过去,他看到数万骑士团在根特城中如潮水后退米,也看到这些骑士组成防御阵型。

    原本陈酒看到凌晨的时候就在想,或许这火红色的“怪龙”就是任小粟手中的最大依仗,结果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呢,任小粟便已经将凌晨派去了南方。

    这下就让陈酒有些看不懂了“最大的依仗都走了,你们这么几个人凭什么与数万骑士团对垒?更何况,直到现在为止,都铎家族与诺曼家族的大巫师并未伤筋动骨。”

    不怪陈酒会质疑,实在是任小粟他们人数太少了。

    在他这个俯瞰的角度,根特城地面上的人类就像是蝼蚁一样,一边是密密麻麻的数万大军,另一边则是孤零零的人。

    没有了凌晨,这种对比实在太鲜明了。

    陈酒对中土并不了解,所以他甚至都猜不到任小粟等人该如何取胜。

    之前,陈静姝和许安卿提出一个观点,任小粟自身实力很强大,但未必具备领袖该有的能力与智慧。

    因为他们见到的任小粟,基本都是在单打独斗。

    如今,陈酒在想,就算任小粟等人实力强大,甚至比都铎家族与诺曼家族还要强大,可人对垒数万人怕是也要累死了吧。

    而且最关键的地方在于,人如何占领这座根特城?如果无法将都铎、诺曼赶紧杀绝,然后让这群旧贵族又蛰伏起来。

    待到中土人离开之后,巫师国度仍然还是旧贵族的巫师国度。

    按照常理来说应该是这样的,但是陈酒总觉得不对劲,他总觉得陈静姝与许安卿判断错了!

    一个能够面对千军万马追杀的人,一个能在万军面前淡定召来恶龙的人,一个接受了骑士传承的人,怎么可能会没想到这些就莽撞的冲杀出来?

    一个要塞的少帅,怎么可能总是单打独斗。

    那么,任小粟的人在哪呢?陈酒举着望远镜环顾四周,却什么也没看见。

    下一刻,陈酒忽然在望远镜里看到,任小粟不知从何处掏出一扇大铁门插在地面。

    陈酒愣住了,巫师家族和两大家族的骑士团也都愣住了,谁都不知道任小粟忽然掏出一扇大门干嘛。

    紧接着,所有人便看到那扇门里,竟开始有三人成一排的军队快速冲出。

    黑色的多功能战术头盔、多功能战术防弹背心、携带榴弹发射器的自动步枪、黑色冰冷的重机枪,一切的一切都显得与巫师国度格格不入……

    却又彪悍异常。

    所有人都反应过来了,这是巫师们自己最擅长的密钥之门,而现在中土则用他们最擅长最喜欢的巫术,把一扇通往中土的大门,开在了他们的脸上!

    有巫师看到这一幕便想要立刻摧毁这扇密钥之门,他们之所以只退米,就是因为米距离仍旧还在大巫师的施术覆盖之中。

    那些家族的大巫师们,本身就在防备着任小粟等人再出现什么后手。

    密钥之门这个太让人出乎意料了,谁也没法确定,那扇斑驳的大铁门后面是不是连接着足以摧毁巫师国度的力量。

    大巫师们想要出手了,可是刚有一人握住真视之眼,便被一枚不知从何而来的狙击子弹给穿了胸口。

    所有人朝远方望去,只能隐约看到这夜幕中有一个带着鸭舌帽的少女跳下屋顶,再次消失于街道、小巷之中。

    黑夜,就是对方最好的伪装。

    诺曼家族的队伍中有人冷声命令“前锋部队护送贝利、比利冲过去!”

    贝利和比利是诺曼家族的两位巫师,指挥之人想要让这两名巫师去送死,然后换取施展诺曼家族血继巫术的机会。

    诺曼家族血迹巫术是近距离破坏的巫术,所以必须靠近才行。

    然而这一队人刚刚冲出盾阵,便被暗处的一枪又一枪打翻在地上,仅仅几秒时间过去,街道上便多了十多具尸体。

    这一次,所有人都没看到子弹从何而来。

    这种无形中的震慑力,像是一层阴影笼罩住了所有人。

    ……

    前一刻的号壁垒安宁东路。

    如今这里已经成为巨大的军营,方圆三公里范围内已经全部成为临时军事管制区域,戒严哨卡林立,各个居民楼顶都有临时搭建的沙袋掩体,还有架在楼顶的重机枪作为防冲击阵地。

    此时是夜晚点,临时军事管制区域里,全方位的数十个探射灯将营区照亮,宛如白昼。

    任小粟拥有的小宅子里,一楼客厅里的东西都已经被挪走了,黑狐还让工兵营在地板上搭建了临时的钢构,因为少帅之前交代过别把地板踩坏了。

    不过,任小粟的家门已经被拓宽到可供三人通行,毕竟在黑狐看来少帅只说了不能踩坏地板,并没有说不能拆门。

    此时黑狐安安静静的站在客厅里闭目养神,而张小满则在客厅里来来回回走着,有些忐忑不安“少帅什么时候动手?少帅什么时候召唤我们?哎你说巫师国度是什么样的……”

    但不管张小满问什么,黑狐始终都沉默着一言不发,明显早就习惯了张小满这副尿性。

    忽然间,客厅里传来任小粟的声音“开始吧。”

    黑狐骤然睁眼,他接通了全频道转码通讯设备说道“汇报准备情况。”

    “第一步兵旅准备就绪。”

    “第二火炮旅准备就绪。”

    “第三步兵旅准备就绪……”

    “第四……”

    黑狐在全频道中冷静说道“战斗集结,开始通行!诸位,此去异国他乡不要给第六野战师丢人,不要给少帅丢人,三日之后我们回军营喝酒。必胜!”

    就在这栋宅子外面,已有一万多第六野战师的将士肃穆而立,等待着各自的使命。

    那一个个方阵连绵出去,如同一片黑色的海。

    “必胜!”

    “必胜!”

    “必胜!”

    山呼海啸声响起。

    听到屋外的震撼声,黑狐心中默念为西北存续而战,然后拎着巨大的保险箱踏入了客厅的墙壁。

    所有人按着原本计划好的通行顺序,整齐划一的踏步进入客厅,然后一个个消失在了客厅的墙壁里。

    没人知道自己到底要去哪里,也没人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回来,但士兵的责任从来都不是思考这些无用的问题,他们要做的就是走进这扇密钥之门,然后向敌人扣动扳机。

    这支军队太整齐了,整齐的难以想象。

    密钥之门只能供三人通行,但第六野战师的将士鱼贯进入,一秒之内就能通过人。

    听起来好像很简单,但做起来却很难。

    此时,连张景林、王封元等一众西北高级将领都已经抵达号壁垒。

    他们站在某处居民楼屋顶俯瞰着这支待命的精锐部队,却没有发布任何指令,就像是一群旁观者。

    王越息按照任小粟吩咐,把大兴西北的作战计划汇报给了张景林,当一众将领得知此事之后便全都迫不及待的赶了过来。

    各个友军作战序列甚至还将自己部队内的精良装备贡献出来,例如各自的榴弹发射器。

    大家有点激动了。

    “司令,听说少帅找到精准打击巫师国度核心区域的方法了,是真的吗?”

    “司令,据说少帅……”

    高级将领们一个个问题接连不断,而张景林则始终笑而不语。

    周应龙看向张景林“司令,你觉得有几成胜算?”

    张景林却答非所问的笑道“各位不要着急,耐心看着,今天之后,要塞将诞生新的历史。今日你我不再是历史的创造者,而是历史的见证者。新的时代要到来了。”

    “司令,你不会又想退休了吧?”周应龙狐疑道。

    张景林的目光朝军营外面望去,他看到号壁垒居民们面对战争也丝毫没有慌张,大家站在警戒线外面默默的等待着,像是要在军队胜利凯旋的第一时间送上欢呼一般。

    已经凌晨点了,第六野战师未眠,号壁垒的居民也无人入睡。

    这就是如今号壁垒的凝聚力,也是任小粟的凝聚力。

    张景林笑了笑对周应龙说道“真要现在退休,又有何不可?”

    ……

    根特城内,黑狐踏出密钥之门的那一秒便来到和任小粟面前敬礼“第六野战师应到人,实到人,预计分钟秒后全部通过密钥之门。”

    分钟看似很长,但对于一场大型战争来说,不过是一瞬。

    任小粟曾在书中看过,骑兵打仗光是列阵可能就需要两个小时的时间,这可不是夸张,眼瞅着都铎骑士团、光明骑士团到现在都还没完成整个防御阵型的调整,所以任小粟根本就不担心这段时间会错过什么作战时机。

    这一刻,已经无比自然的接过了整个战争的指挥权,还没等任小粟说什么,他便对黑狐说道“开始吧。”

    “收到,”黑狐说完便打开了他拎着的黑色箱子。

    “长官,便携指挥台带来了,”黑狐从箱中取出一副耳麦递给。

    这里一条条作战指令发布出去,最先进入的部队立刻在指定区域架设起机枪阵地,掩护后方还在不断通行的战友,以免敌人冲过来破坏密钥之门。

    十多名火种内部的狙击手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队伍,各自去寻找满意的制高点,他们要做的不是火力压制,而是利用他们冷静的大脑,寻找敌军之中手握石头的巫师。

    这是每个狙击手的必修课,就像是在中原现代战争里,他们必须快速找到携带、重机枪的敌军一样,只有他们找到这些巫师,才能减少战友的伤亡。

    陆续通过密钥之门的第六野战师作战序列,已经在的指令下快速组成突击纵队。

    这是一场规模浩大的巷战,第六野战师的唯一目的,便是歼灭敌人一切有生力量,占领这座城池。

    深吸了一口气在通讯频道中说道“开始吧。”

    刹那间,那些已经架设好的重机枪开始喷吐火舌。

    子弹打在骑士团的盾阵上,几乎要把盾牌都打烂了,刹那间一堵不断生长的寒冰之墙挡在阵前,这才避免骑士团被直接打穿。

    在重机枪的掩护下,一支支突击纵队如溪流般向着城区开始渗透。

    根特城很大,巫师家族的骑士团铺成的防御阵型横贯一公里。

    而突击纵队的渗透范围则更大,从天空中俯瞰就像是一个巨大扇形。

    陈酒在后方将这一幕看的最为清楚,他只觉得自己现在正在观赏着一支前所未有的军队。

    对方有着巫师国度难以理解的即时指挥方式,行动缜密而有序。

    哪怕渗透范围铺的这么壮阔,也没有丝毫紊乱。

    通讯频道里传来士兵们的粗重呼吸声“检查街道,清除隐患!”

    “区安全。”

    “区安全。”

    “……”

    在真正的战争到来之前,任小粟便找许安卿要来根特城的地图交给黑狐,所以黑狐也没真的闲着,他们早已制定好了初期的作战筹备,将地图上划分出了一个个战略区域,并进行标记。

    黑狐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让能在第一时间接手一切。

    就像做手术时护士连递刀的角度都要讲究一样,黑狐作为副官,他要做的并不是参与战术计划的制定,而是为准备好一切!

    只是,就在上百支突击纵队开始正式进入渗透巷战的状态时,好几支平行的突击纵队忽然看到自家少帅从后方走了过来。

    只见夜幕中的少年抽出黑刀斜举,带着白色面具的老许不知何时已经脱困,也来到了任小粟身边。

    一人一影,一前一后,就像是两个一模一样的刀客走在长街上,迎着数百米外的盾阵而去。

    平静道“少帅,你应该留在我这里。”

    任小粟头都没回的笑着说道“哪有让士兵冲锋陷阵,自己却躲在后面的道理?放心,咱第六野战师,都是帅冲在前面的。”

    罗岚听了这话哈哈大笑起来“杀人放火什么的最有意思了。”

    他身旁的金色英灵一个个扛起重机枪跟在后面“过瘾。”

    正在一旁抠着脚丫子的大忽悠见状穿上鞋子跟了上去“少帅,等等我!”

    那些正准备渗透危险区域突击纵队,默默的看着少帅与老许的背影,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像是一种血液逐渐燃烧的感觉,一丝火线从胸腹之间一路烧到了喉咙。

    任小粟提刀迎向盾阵的速度越来越快,渐渐的,少年的身影狂奔了起来。

    的声音在全频道中响起“突击纵队的攻击节奏不要乱,不要尝试跟随少帅的步伐,会累死你们的。少帅这么做只是为了给你们做掩护,你们按照原计划前进。”

    看了周迎雪一眼“开始吧。”

    “嗯,”周迎雪点点头,只见她指尖有绿色的光影落入地面,而后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地面之下疯狂生长起来。

    那一根根地下藤蔓在地底世界的下水道天花板上蜿蜒而过,一直蔓延去骑士团所在防御阵地。

    紧接着,继续说道“出列,跟随少帅冲阵!左侧突击纵队扩大渗透范围,我要你们攻击敌方阵地侧翼,吸引注意力。”

    站在临时指挥台前就像是在下一盘盲棋,他没有肉眼纵观全局的能力,但战场就在他心里。

    下一刻,那数百支突击纵队里忽然有二十二名壮硕的士兵脱离队伍。

    他们离开了自己原本的队伍,犹如狼王身后的狼群,越跑越快!

    很多人不知道,从北方草原带来的可不仅仅是火种残部,还有这种堪称人形坦克的恐怖生物。

    一个两个或许不怎么起眼,但二十二名对于冷兵器时代的骑士来说,就像是一把破阵的尖刀,除非有大巫师忍痛连同骑士团一起覆盖,不然他们就是真正的推土机。

    原本是想用他们从侧面破阵的,但是又担心他们被对方用人海活生生堆死,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有少帅带头冲锋。

    相信这些人就算被困住,少帅也一样能带着他们冲出来。

    远处陈酒默默的看着这一切,今晚,他越看战况便越沉默。

    任小粟到底有没有领袖能力?想要得到这个问题的答案就得先想想什么是领袖能力?

    是精准的指挥能力吗?不是的。

    是强大的武力吗?不是的。

    领袖能力,是当你踏入战场的时候

    身边有人愿意跟你一起义无反顾的发起冲锋,无怨无悔,不死不休。

    身后,还有人用期待的目光等你回家,为你欢呼,有肉有酒。

    这一切,任小粟都有。

    所以张景林才会说,就算现在退休,又有何不可?

    ……

    弓箭的射距是一百米,以任小粟和老许的速度,跨域百米也不过就是几个弹指的时间,巫师们也很清楚这一点。

    想要拦住任小粟,那就必须依靠巫术。

    所以当任小粟狂奔起来的时候,几名隐藏在骑士当中的巫师便已出手。

    一个个吊诡的巫术出现,以至于任小粟必须不规则行进,以此来躲避巫术的轰炸。

    巫师再次念起第二轮咒语,可还没等他们念完呢,所有人听到身边有井盖被顶起的声音,下一秒无数绿色的藤蔓从井口奔涌出来。

    那锐利如针尖的藤蔓触手并没有直接攻击骑士盔甲,而是顺着盔甲的缝隙钻入内部,一根根扎入那些巫师与骑士的体内。

    那些原本还是绿色的藤蔓,因为吸食了血液,逐渐变成了红色。

    妖艳的猩红血色,看起来诡异至极。

    骑士团内部传来巨大的喧哗声,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藤蔓给吓到了!

    这一瞬间的变故帮任小粟吸引了最后的注意力。

    就是现在!

    任小粟再次加速,想要一鼓作气以刀破阵。

    可还没等他动手,他身后那些跟上来的战士竟然先他一步,一个个如炮弹般砸入盾阵之中,这群彪悍的人形坦克,竟是直接用蛮力在盾阵之前掀起了一波“人浪”!

    还有大忽悠这人形怪兽在阵前一脚踹出去,竟是直直将举着盾牌的骑士给踹的向后飞起。

    任小粟无奈的笑了笑,他因为要躲避巫术所以被拖慢了脚步,却没想到竟然让这群战士冲在了前面。

    向来独来独往的任小粟还很少经历这种有人并肩作战战斗,现在偶尔尝试一下,感觉还不错!

    任小粟在耳麦中说道“季子昂,王蕴,帮我把诺曼家主找出来,我要知道他在哪里。”

    到了这时候,对方必须出手了。

    此时此刻后方,季子昂以土系能力筑起高台,以此来保证王蕴有着最开阔的视野。

    王蕴满头是汗的站在高台上,以望远镜来回逡巡着战场。

    那诺曼家主身穿骑士盔甲隐藏在人群之中,若是不能及时找出对方来,万一被对方完成了某种最擅长的巫术,怕是要给第六野战师造成大麻烦。

    但这诺曼家主据说已经八十多岁了,对方的行动必然没有壮年迅捷,身旁一定还有随从保护,王蕴现在要做的就是在战场中把对方揪出来。

    “找到了吗?”张小满在下面大喊。

    王蕴嘀咕道“别催别催别催别催!找到了,少帅,点钟方向!暂时无法确定距离!”

    ……

    字章节,抱歉更新的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