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89、棋子
    “这些巫师国度的人,全都在看我们啊,”罗岚走在温斯顿城的街道里,忽然小声跟旁边的周其嘀咕道。

    大忽悠、罗岚这群人一路北上,直接越过了约克郡、瓦杜兹郡来到温斯顿城。

    只因为大忽悠接到了最新的情报温斯顿城坍塌,少帅现身。

    接到这情报后,大家几乎是马不停蹄的就赶过来了,可是到了温斯顿城之后,大家又有些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寻找任小粟才好。

    罗岚来到巫师国度之后还跟大忽悠抱怨,这情报工作做的太不扎实了,偌大的温斯顿城里怎么连个间谍都没有。

    他们庆氏在这方面就做的很到位了,整个中原所有壁垒里,所有壁垒都必须有庆氏的间谍才行,不管走到哪里都能有人接应。

    大忽悠没好气的回答他们也就是近些年才想要反攻巫师国度,早些年西北还没统一呢,张景林也没有回去主持大局,谁能想这么远啊,天天应付宗氏还不够呢。

    所以,早些年西北的情报工作,其实是主要针对宗氏的,除此以外很难有余力去安排巫师国度了。

    如今好不容易开展情报工作,重点监察对象当然要放在根特城,而不是温斯顿城这样的小地方。

    相比根特城、瓦杜兹城,温斯顿城确实只能算是小城市了。

    此时,他们走在路上,打从他们一进门开始,所有人的目光就全都汇聚在他们身上了。

    不光是温斯顿城的属民,还有那些街道上巡逻的燃烧骑士们。

    只是那些燃烧骑士似乎有点摸不清他们的路数,一时间没敢靠近过来。

    “咱们还真是万众瞩目啊,”周其感慨道“之前是谁出的馊主意,非要不换衣服就进入巫师国度?”

    “我,”p5092平静回答道。

    进入温斯顿城之前,大家原本是要去瓦杜兹城镇外的农场偷衣服来着,结果p5092说不换。

    于是,大家一个个穿着拉风的蓝色冲锋衣,在这温斯顿城镇的街道里看起来无比突兀。

    因为纺织工艺、染色工艺落后的缘故,整个巫师国度的衣物颜色都还很单调。

    巫师们喜欢穿黑色的巫师袍,倒不是大家喜欢故作神秘,而是黑色在可选颜色中算是最高贵的一种了。

    而且,罗岚他们不光是穿着亮眼的冲锋衣,一个个手里都还提着硕大的金属箱子,背后还背着鼓囊囊、半人高的登山包……

    温斯顿城的属民看着他们,就像是看着外星文明一样。

    p5092说道“我们来这里又不是为了融入他们的世界,我们是来找少帅的,先与他汇合好一些。”

    “所以你就选择以如此轰动的方式出场吗,”周其无奈道。

    “嗯,如果少帅还在这座城里,那他很快就能知道我们到来的消息,”p5092说道“我们在这城池里没有情报根基,所以与其我们慢慢找少帅,倒不如放大自己的目标,让少帅来找我们。”

    “可你就不怕这巫师国度的人群起而攻吗,”周其吐槽道。

    p5092冷静的摇摇头“怕什么,如果少帅在的话,他一个人就可以摆平了,如果他不在,我们就撤退。没有热武器的情况下,能拦住我们的人不多。一旦真的起了冲突,罗岚的英灵架设机枪阵地来断后,我们直接离开就好了。”

    “说的这么轻松……”

    “你和罗岚的箱子里都带了重机枪,季子昂和王蕴还专门带着重机枪子弹,咱们还用害怕骑兵?”p5092解释道“放心,昨天晚上我已经让王蕴和季子昂登上城墙,记录下整个温斯顿城的地图,我大概盘算了一下,安全撤离的方案有十多种。”

    这几个人自打离开178要塞边境后就弃车徒步了,原本大家是想轻装简行的,但p5092要求必须带上重武器,似乎他早已想到会面临如今这种情况了。

    好在大家都是超凡者,负重对大家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

    罗岚想了想说道“可咱们背了这么远的武器,就全在这里用了?”

    p5092解释道“放心,只要找到我们少帅就等于找到武器库了,不会缺少弹药的。”

    大忽悠补充道“嗯,少帅之前在144号壁垒的时候,最少拿走了20架重机枪,子弹更不用提了,这玩意在西北并不值钱。不光是这些,连云爆弹他都带走了八支,之前去周氏的时候,他还找周氏要了一批军火来着,手雷都弄了几十箱。”

    罗岚倒吸一口冷气“你们去周氏抢人就算了,竟然还找他们要武器?而且周氏还真的给了?”

    “那他们能怎么办呢,少帅都开口了他们总不能不给吧,姓周的怕死啊,”大忽悠乐呵呵笑道。

    “那接下来怎么办呢,就站在这里等小粟来找我们?”周其问道。

    p5092看了大忽悠一眼“开始吧。”

    周其“???”

    什么跟什么就开始吧,你们到底要干嘛啊?

    结果,大家就看着大忽悠将自己手中的金属箱子放在地上,打开保险后取出了里面的rpg发射器,还有一枚榴弹……

    “就是温斯顿城正中央那个教堂,朝房顶轰,少帅如果在城镇里一定能看到,”p5092指挥道。

    周其“!!!”

    罗岚“!!!”

    周其和罗岚张大了嘴巴欲言又止,在此之前罗岚觉得自己就够嚣张了,结果这怎么突然冒出来一个比自己更嚣张的?!

    旁边正虎视眈眈警戒的燃烧骑士也觉得有点不对劲了,他们赶紧去封锁城门,似乎要将大忽悠他们堵在温斯顿城里。

    然后等待家主的命令。

    “大忽悠你等等,”周其开口阻拦道“咱们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

    大忽悠耸了耸肩膀“进入巫师国度后p5092才是指挥官,我不过就是个听命令的,你们跟我说没用。”

    p5092转头看向周其认真道“所有行动都一定要有它的目的,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先找到少帅,用最简单的方式,做最正确的事情,就是指挥的意义。”

    “你这话我能听懂,但怎么一结合你现在要做的事情,就让我有点不太理解了呢,”周其当时就有点蛋疼了。

    ……

    温斯顿家族的圣歌骑士团已经开拔去了西方,他们将在那里铸造防线,以此来防止沃斯家族干扰主战场。

    有人曾预测,或许正面战场上的诺曼与都铎家族还没打起来呢,可能温斯顿与沃斯两家就要先血流成河了。

    过去两百年里,温斯顿家族虽然背靠伯克利家族,但还具有一定的自主权。

    但是当内战开始时,从伯克利家主踏进温斯顿城的第一步开始算起,伯克利家族等于已经接管了整个巫师国度的南方。

    偌大的温斯顿家族,也只能成为战车前端拴着的马匹。

    战车往哪里跑,这完全取决于缰绳与鞭子。

    温斯顿大教堂已经成了临时军事指挥部,一切军事与政令,都将汇报到这里,然后由伯克利家主决定后再传递回去。

    而这位伯克利家主始终伫立在那燃烧不息的火盆前,汇总着外界不断反馈回来的信息。

    火焰摇曳时,那教堂周围肃立的巫师雕像们随着光影晃动,也仿佛活过来了似的。

    “先辈们的努力与筹划,终于到了收割果实的时候,”伯克利家主在寂静中说道“腐朽的都铎家族与诺曼家族,是时候让出他们手中的黑色真视之眼了。”

    他手持着金色石头缓缓吟唱咒语,火盆之中有人影逐渐清晰起来对方,恭敬道“家主,有何吩咐。”

    “把消息传递到根特城每个角落,告诉所有人,小巫师梅戈正带领着他的队伍前往那里,都铎家族已经数次试图截杀他,却始终都没有成功,”伯克利家主平静说道。

    这情报中并未提及中土,任小粟的名字更是只字未提。

    都铎家族的颜面会因为这条消息被按在地上摩擦,那屹立了两百年的家族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让梅戈消散在历史中。

    到时候,梅戈背后的中土势力必然会与都铎家族正面交锋。

    所以经过深思熟虑后,伯克利家主觉得自己可以期待一下任小粟的表现了。

    唯独有些可惜的是,他之前以为对方是诺曼家族的人,所以还花了血本给梅戈一颗金色真视之眼,想要以此来换得诺曼家族与都铎家族之间的嫌隙。

    结果这金色真视之眼也白瞎了!

    不过,伯克利家主心中马上又生一计。

    他再次通过火盆召唤了另一名潜伏者“你去告知诺曼家族,唐纳瑞的金色真视之眼在梅戈手中!”

    传递了这则消息之后,伯克利家主甚至嘴角上翘着微笑起来,他倒是想看看那中土少年面对两大顶级家族围攻,会如何自处。

    这中土势力看起来确实强大,但在他米歇尔格兰瑟姆伯克利手中,也只能成为一枚棋子。

    就在此时,伯克利家主头顶传来爆炸的轰鸣声,只见那教堂顶端愣是让人在大白天给轰出了一个大窟窿来!

    这一炮,当当正正的轰在了教堂的塔尖上,连同伯克利家主自信的微笑也给一起轰没了。

    爆炸声太大,而且爆炸声还在教堂内部形成了共振,伯克利家主只感觉自己耳朵里嗡鸣不止,就像是有人在他耳朵上蒙了一块厚厚的棉布似的,什么都听不真切了。

    大块的砖石开始向下坠落,没有钢筋支撑的古老建筑被这巨大的冲击力轰的摇摇晃晃起来。

    教堂里那些伫立着的精致雕塑被一座座砸倒,伯克利家主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父亲的雕塑被砸断了胳膊,然后身体又被另一块砖石给砸的稀烂……

    灰尘与砖石扑天盖地的砸下来,总算伯克利家主意志还算坚定,他怒吼着吟唱咒语,并在砖石砸到他之前完成了所有咒语吟唱。

    数十头金色的焰翅迦楼罗从他背后飞上天空,为他抵住了所有坠落之物。

    这迦楼罗是温斯顿家族的独占巫术,但伯克利家主早早就将咒语和冥想图索要了过去,温斯顿家主也不敢违逆。

    而这位伯克利家主不愧为一代天才巫师,他屹立在教堂之中操控着迦楼罗,竟是完全无惧爆炸后的影响。

    一队燃烧骑士此时冒死冲进了教堂,他们想要将手中长矛交织在家主头顶,以免家主被碎石砸伤。

    结果伯克利家主愤怒的将他们推开“发生了什么事情?!是谁袭击了教堂?”

    “家主,刚刚有人汇报说温斯顿城中来了一些来历不明的人,看对方的穿着并不像是我们这里的人,很可能是来自中土的,”一名骑士长汇报道。

    rpg轰炸教堂的余波已经渐渐停止,伯克利家主大步流星的朝外面走去“去,给我包围他们,中土人欺人太甚!备马,集结骑士团,我要亲自制裁这群狂妄之徒!”

    一时间,燃烧骑士们一批朝罗岚等人包围过去,另一批则开始在教堂门前集结。

    然而还没等他们集结完毕呢,伯克利家主便遥遥看到城墙的某一段,突然沙化了。

    青色砖石堆砌的城墙,眼睁睁的变成一堆细沙流淌下来,硬生生被人打开了一条缺口。

    重机枪声轰鸣起来,那哒哒哒的沉闷声就像是来自炼狱的嘲讽。

    在此之前,燃烧骑士们已经将城池各个出口封锁,连城门都已经紧紧关闭,生怕将罗岚他们给放跑了。

    结果,这中土来客连一个正常人都没有,压根没人喜欢走正门似的,偏要毁城墙!

    短短的两周时间里,温斯顿城的城墙已经第三次被人玩塌了!

    伯克利家主面色铁青的看着城墙方向,一名燃烧骑士纵马赶来教堂门口大吼道“家主,那群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摧毁了城墙,他们有中土的恐怖武器,阻拦着骑兵根本没法靠近。还没等我们形成包围圈,他们就全都从城墙缺口离开了。”

    “那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就看着他们离开?”伯克利家主难以置信的问道。

    “他们留下了一些金色的人影来操控武器,等那些人离开后,这群金色人影跑的跟兔子一样,根本抓不住啊!一旦我们冲上去,他们就立刻回头用武器来压制,家主,骑士团伤亡太大了!”这名燃烧骑士急促说道。

    “有多少伤亡?”伯克利家主问道。

    燃烧骑士犹豫了一下说道“粗略估计之下,燃烧骑士们伤亡五百多人,那武器威力极大,打到身上能把人大腿打断,恐怕是没法再上战场了。但最重要的是……”

    “说话别吞吞吐吐,”伯克利家主愠怒道“一口气说完。”

    “最重要的是死了三名巫师,其中有两位是您的儿子,”燃烧骑士硬着头皮说道。

    那三名巫师是临时支援过去的,他们原本想靠近之后以巫术发起反击,但重机枪的射程实在太远了。

    一般来说,普通巫术的施法极限距离也就是几百米、一千米的样子,例如小火球只能打一百米左右,迦楼罗可以跨越一千米。

    要说这距离已经够不错了,哪怕是大型战争中也绝对够用,骑兵面对巫术只能被压着打。

    但重机枪这玩意,如今主流重机枪里,有效射程最短的也都两千米起步了……

    所以那三位巫师都还没能靠近呢,人就被重机枪子弹给打出大窟窿来了。

    伯克利家主骑在马上灰头土脸的,他咬牙沉默了半晌说道“他们在动手之前有没有说过什么、做过什么?”

    “这些人刚入城的时候倒是找属民问过一些事情,”燃烧骑士回答道“他们好像在找他们的少帅。”

    伯克利家主听到这话便无奈了,王闻燕给他说过,任小粟就是178要塞的少帅。

    所以,这些人是来找任小粟的!

    伯克利家主就想不明白了,这群178要塞的人是吃错药了吗,怎么就一个个这么无法无天?

    他这才刚把中土势力当做棋子来看待,还没等他得意两分钟,对方就跑过来把他教堂给拆了!

    咋的,就不兴让人高兴高兴?你们中土是不是闲的慌,扎堆跑巫师国度来搞破坏?城墙招你们惹你们了?

    眼瞅着北方的敌人就要到眼前了,结果城墙愣是被打坏了三次,补都补不好的那种。

    这特么还打个屁啊!

    “撤退,向南撤回瓦杜兹城,”伯克利家主冷声说道。

    “家主,咱们不去追击这些人吗?”燃烧骑士问道。

    “不追了,”伯克利家主冷笑道“他们肯定会继续往北走,就让都铎家族与诺曼家族头疼去吧。”

    “父亲,他们毁我们城墙,我们就这么放他们离开?”一名年轻巫师在旁边问道。

    这位巫师手持红色真视之眼,而且之前也始终守在大教堂外面,一看便是伯克利家主最喜欢的儿子之一,说不定还是下一任家主的候选人之一。

    伯克利家主对他解释道“这时候追出去,很可能要和都铎骑士团南下的部队打遭遇战,你要记住,在战场中绝对不能感情用事,一切决定都必须以胜利为目的。”

    “明白了,谢谢父亲教诲,”年轻人点头“这时候我们出城与都铎家族打遭遇战,确实对我们有些不利。”

    “嗯,你能明白就好,”伯克利家主也算是拿得起放得下,他此时认真考虑道“温斯顿城已经来不及修理了,我们不能拿一座破城去和都铎打,所以退回瓦杜兹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那我们撤了,这等于是放弃温斯顿家族的领土,他们能愿意吗?”年轻人问道。

    伯克利家主冷笑道“以后再帮他们打回来便是。”

    说实话伯克利家主也感觉很难受,这眼看着都铎骑士团的影子都还没见到呢,他们就被一群莫名其妙的人给打撤退了。

    造孽啊!

    只是,就在伯克利家族向南方撤退时,伯克利家主忽然做了另一手准备,他派了两支队伍分别前往诺曼、都铎家族,没人知道这两支队伍肩负着怎样的使命。

    ……

    就在温斯顿城墙第三次被破坏的同时,任小粟这边又收割了两拨都铎骑士团的追兵后,便带着钱卫宁等人消失在了山野之中,彻底的脱离了都铎家族的视线。

    此时,关于梅戈的传说已经在根特城中不胫而走,有人说他是一个低调的天才巫师,以一己之力就能灭掉的都铎家族八百骑士。

    也有人说他是诺曼家族的私生子,接受过最顶级的巫师传授,并且早就将诺曼家族的空爆术掌握的炉火纯青。

    还有人说梅戈与都铎家族结仇,皆因夺妻之恨,之前被都铎家族故意法派到边塞,结果却因缘际会得到了天大的机遇,两年之间便成为了大巫师。

    这次梅戈回根特城,便是要找都铎家族掀起腥风血雨。

    反正说什么的都有,一个个传言都还有点事实依据,并非完全扑风捉影。

    现在根特城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都铎家族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来追捕梅戈,结果从来都没有成功过。

    而且,梅戈旁身还有追随着他的数百名骑士,忠心耿耿。

    在这些版本不同的故事里,大家当然更喜欢草根的那一种。

    一个小巫师单枪匹马挑战顶级权贵家族,这种草根逆袭的故事简直太受属民喜爱了,人人都梦想着自己有一天可以成为巫师,整个巫师国度里那些做着巫师梦的人,都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像梅戈一样,让顶级家族都无可奈何。

    大家在酒馆里喝酒跳舞的时候,每逢有人谈论起此事便会一起眉飞色舞来起。

    就在这纷纷扰扰的喧嚣外,梅戈站在根特城外的一处排污口回头问道“真要钻进去吗?”

    眼前的排污口足有一人多高,从外向内看去,里面黑洞洞的看不见尽头。

    这里散发着恶臭,地面还有老鼠在快速跑过,根本就不怕人类。

    陈静姝看着梅戈回答道“如今根特城已经戒严了,你如果想要悄无声息的潜入根特城,那就必须从这里走。放心,从这里进去你会发现另一片天地,比你生活过的根特城地表还要热闹繁荣。”

    ……

    6000字章节。

    另外,之前也跟大家提到过,5月一直闷头码字,6月之后需要几天时间来放松一下,所以4号到7号可能更新会少一些,保底一章3000字,具体更新多少则看时间安排,提前跟大家报备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