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88、杀戮
    任小粟他们之所以选择这条山路,便是因为走私贩子们销声匿迹后,它也渐渐被人们遗忘。

    然而这事得反过来想:你想走战场之中最隐蔽的小道,敌人的渗透部队也会这么想……

    一般情况下,如果有老练的军事指挥官在场,就会告诉任小粟:千万别自以为是的去走什么小道。

    因为军队在测绘地图的时候,一定会比走私贩子更加的精准,连走私贩子都知道的路,敌人的军队肯定也知道。

    不论你面对多么腐朽的军队或王朝,都首先别把对方当做傻子。

    当然,如果是p5092在的话,他会给任小粟一个截然不同的答案:走你想走的路就行了,反正也没人挡得住你,想怎么走就怎么走吧,说不定还另有收获……

    这大概就是了解与不了解任小粟的区别。

    钱卫宁看向任小粟:“大人,你觉得敌军会从山路过来?”

    “应该是,”任小粟点点头:“不然海东青也不会飞到这里,灾变前有猎人熬鹰隼,在捕猎之前他会先把鹰隼放出去为自己探路,以免遇到棕熊之类的猛兽,我想,这都铎家族的海东青应该也是这种用途吧。”

    “如果是都铎家族的前锋部队,那这次过来的骑士团最少也有六百人,其中应该有一大半都是轻骑兵,以弓弩为主要武器,剩下的则是枪骑兵,用来冲锋陷阵,”钱卫宁强行镇定道:“最重要的是,这种渗透部队都会配备五名巫师。”

    他是伯克利家族的骑士,而伯克利拿都铎、诺曼家族当假想敌已经有六十年之久,所以一名合格的伯克利家族骑士,就必须知道自己面对的敌人在战争中如何运作。

    而现在,钱卫宁所带领的骑士不过191人,加上他自己是192。

    而且,他们只有武器,没有盔甲。

    这种情况下两军遭遇,钱卫宁他们十死无生。

    所以钱卫宁其实内心里还是有点慌乱的,他看着任小粟,想问问这位新效忠的主人该怎么办。

    任小粟看了钱卫宁一眼:“你们继续学习,专心点。”

    钱卫宁:“啊?”

    “放心,他们过不来,”任小粟笑眯眯的说道:“现在你们对我的力量可能有了一些猜测,但总得帮你们加深一些印象才行,这就是彼此信任的基础。”

    钱卫宁等人面面相觑,眼瞅着敌人的骑兵就要到了,结果任小粟却告诉他们要好好学习……

    这种感觉太奇怪了,就像是自己和现实世界割裂了一样……

    这时候反倒是梅戈叹息道:“来,大家继续跟我学巫师语,我一开始跟你们一样惶恐不安,但你们看,我现在已经习惯了。”

    任小粟对小梅投去赞赏的目光,而李成果和刘庭这俩绵羊人低着脑袋,也是一副认命的模样。

    “大人,您现在要去对付那些骑兵吗?”钱卫宁好奇道。

    “我?”任小粟摇摇头:“我不用出手。”

    一时间,任小粟在所有人眼中越发的神秘了,大家忽然想起温斯顿城里的传闻:突袭温斯顿庄园的人总共三个,其中一名带着白色面具的人连巫术都不惧怕。

    而现在,那位白色面具却从未出现过。

    到了钱卫宁等人上课的时候,任小粟便在一旁烤羊肉吃,优哉游哉的跟没事人似的。

    突然之间任小粟坐直了身子,这动作把原本就忧心忡忡的钱卫宁等人惊了一下:“怎么了大人?”

    “奥,没事,”任小粟对钱卫宁摆摆手,他则看向李成果与刘庭试探道:“你俩看到那绵羊屁股上的178字样了吗,据我所知,所有归属于178要塞的羊屁股上都要烙这玩意,就是为了跟其他牧民的羊区分开,早些年老有牧民偷羊来着。”

    李成果和刘庭俩人面色大变,可谁也没说什么。

    任小粟忍笑问道:“你俩……知道这事么?”

    “不知道!”李成果惊慌的站了起来:“我们怎么可能知道这事!”

    一旁的刘庭,差点流下屈辱的泪水……

    钱卫宁和陈静姝他们有些不明所以,倒是梅戈瞬间理解了任小粟的意思,他犹豫了半天才对李成果和刘庭说道:“不好意思我之前并不知此事,委屈你们了……”

    钱卫宁等人听得一脸懵逼,这时候不商量如何应付骑兵,怎么突然说起这种事情来了?

    他们压根就不知道,李成果和刘庭也曾当过好一阵子绵羊,而且就混在178要塞的羊群里。

    ……

    北方山路上,一支八百人组成的前锋部队正快速渗透过来。

    马蹄踩踏在山路上发出沉闷声响,那一只只马蹄上竟是全都裹了一层厚厚的牛皮,而且每匹马的嘴中还衔着一只木棍,以免马匹在行进途中忽然嘶鸣。

    这支骑兵是都铎家族中的精锐,即便夜间行军也能阵型丝毫不乱。

    每隔一段时间,骑在最前面的士兵便会稍稍放缓速度,然后由其他同僚顶替上去破风。

    所谓破风,便是要给后面的战马减轻风阻,这样一来才不至于把领头的马匹活活累死。

    弩手骑行时,右手始终都搭在自己腰间的机弩手柄上,以防有人突然伏击。

    其中,六名巫师被骑士们护卫在当中,而在他们身后几十公里的地方,还有大营里临时派来支援的巫师队伍。

    以这样的作战实力,当然不用把钱卫宁这一百多人放在眼里,就算队伍里还有梅戈这样的巫师也同样不行。

    行进之中,骑兵阵中有十多人嘴中含着细短的铜哨,当哨声响起时,队伍中仿佛有百灵鸟鸣叫似的,只有都铎骑士团的成员才能听懂那一声声哨响的含义。

    哨声尖细,即便是厮杀中也不会被其他声音掩盖下去,都铎骑士团便以这种手段来完成命令的传达。

    尤其是在混乱的大型战争中,军官们传令的鸟鸣声汇聚交缠在一起,不再温柔如百灵,反倒尖厉似海东青的鸣叫。

    就在此时,原本安静的前锋部队前方骤然出来铜哨制造的鸟叫,一声又一声的鸟叫向后传递过去,整个前锋部队一时间全部勒马不前。

    所有人安静肃穆的看着去路,他们数百人从极动到极静,显得异常壮观。

    大家朝前打量着,在他们的去路上赫然站着一个带着白色面具的身影,正缓缓从虚无中抽出黑色的刀。

    都铎骑士团前方为首之人吹动自己口中的铜哨,他们并未直接对老许发起冲锋,反倒是开始缓缓靠拢。

    快速行进时的骑兵像是一条长龙,只要并行的人数少,才能更加快速的通过山路。

    而现在,他们收缩在一起则是为了更好的防守!

    敌人只有一个,但这前锋部队里的那位圣都铎骑士认为,对方若不是有十足的底气,怎么可能一个人挡住他们的去路?

    对方明显早就知道他们有多少人、多少战斗力,可对方还是拦在这里。

    这是危机感,圣都铎骑士感受到了浓浓的危机感。

    此时头顶群星璀璨,弦月直勾勾的挂在天上就像是一柄银白色的弯刀。

    在变换阵型时,圣都铎骑士急促吹起自己衔着的铜哨,刹那间一支在后退的弓弩手小队在战马上扣动扳机,一支支小臂长的弩箭朝老许飚射而至。

    可是也不知怎么的大家眼睛一花,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视野中竟是已经失去了老许的踪迹!

    圣都铎骑士内心一惊,这也太快了吧!

    下一刻,一柄黑刀像是从黑夜里迸发出来的一样,由下而上的斜斜掠过圣都铎骑士的战马,还有这位骑士的身体。

    战马被斩首,而骑士则被拦腰截断,哗啦啦的血液泼洒在夜空中,没人能分清那是马血还是人血。

    ……

    钱卫宁等人正跟着小梅念道着:“abcdefg……”

    结果这巫师语的字母还没念完,他们便突然看到远方的天空被什么东西给照亮了。

    “巫术?”钱卫宁从地上惊起。

    紧接着,那边天空便如同有人在放烟花似的,不断有光亮闪烁。

    不过钱卫宁他们的视线全被矮山阻挡,根本看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

    “巫术应该离我们还很远,所以我们听不到喊杀声,”钱卫宁凭借着自己的经验判断道,他将自己的食指竖起来,眯起一只眼睛比对着山峰与食指的比例,也不知道怎么计算的便开口继续说道:“确认了,应该距离我们还有三公里的样子。”

    说完,钱卫宁便看向任小粟,想问问大家该怎么办。

    结果他却看到任小粟闭着眼睛,似乎已经睡着了。

    “要不要叫醒大人?”钱卫宁问梅戈。

    还没等梅戈回答,任小粟便开口说道:“继续学习,再学半个小时就集体休息,明早继续赶路。”

    言罢,任小粟就没再理会过钱卫宁他们了。

    钱卫宁内心中叹息,或许这就是真正的大佬吧,任何危险来临时都能如此坦然淡定。

    不过钱卫宁也确定了一件事情:他们队伍周围确实有人在秘密守护,只是没法确定到底有多少人。

    当天夜里,确实不曾有一名骑士冲到这营地来,那座两公里外的矮山就像是一座坚韧的屏障,将一切杀戮全都挡在了山的背后。

    钱卫宁一晚上都没睡踏实,昨夜的第一场战斗很快就结束了,但时隔不久便又骤然爆发了第二场战斗。

    说实话,其实正常人都不可能在这环境里好好睡觉的,任小粟能睡着,那是因为任小粟不正常!

    清晨时,钱卫宁与梅戈他们一个个顶着黑眼圈走出帐篷,他们将防水帆布缝制的帐篷卷起来,挂在了各自马匹的屁股上。

    任小粟神清气爽的与他们打招呼:“早啊,怎么一个个看起来没精打采的。”

    钱卫宁犹豫了半天忽然问道:“大人,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是否安全?”

    “安全,当然安全,”任小粟笑着说道:“至于发生了什么,等会儿你们就能看到了。”

    他这么一说,小梅小钱小姝小安小程便全都起了好奇心。

    昨晚发生之事困惑在所有人心中,要是没法知道真相,恐怕能急死他们。

    早晨匆匆吃完饭后大家便立刻启程,等他们拐过一条曲折的山路,眼前那满地的血腥气息便镇住了所有人。

    甚至连战马都不愿意再往前走了。

    破碎的弓弩散落满地,山石之上挥洒着血迹就像是有人提笔画了浓重的山水粉墨。

    钱卫宁作战经验丰富,所以他只是稍稍打量了一下战场便得出结论:“死了最少800人!”

    再细细打量过去,他还看到了十多具穿着巫师袍的尸体,那黑色巫师袍袖上,还绣着海东青的图案。

    只是原本应该洁白的海东青,也已经被血液染成殷红。

    一夜之间,都铎家族派往南方的前锋部队全死了,两批巫师也全死了。

    饶是燃烧骑士团这些见过大风大浪的士兵,看到这一幕也有些心里发毛,最关键的是他们甚至不知道这到底是谁干的。

    “大人,”心腹姚波凑到钱卫宁身边小声道:“我看了一下,这里出了马蹄印和都铎骑士的脚印以外,只有一人脚印……”

    姚波是队伍里出了名的追查、伏击好手,观察细致,分析能力挺强。

    而这些都铎骑士穿的都是制式靴子,很好辨认,所以想要分辨这战场里的脚印并非什么难事。

    “你的意思是,这八百多人之死,都是一人所为?”钱卫宁牙疼问道。

    “没错,”姚波低声道:“而且我刚刚去周围观察了一圈,都铎骑士被杀溃之后,应该有数十人想要逃跑的,结果分头跑了几百米,还是被追上一一从背后砍死了。”

    数十个人分头逃跑,还能被一个人逐个追上杀掉,那这追杀的人得是什么速度?

    这细节简直没法继续细想了啊!

    而且,钱卫宁最难以置信的是,就在这杀戮发生的时刻,自己还在隔壁几公里的地方学巫师语,甚至还被李成果这位课代表抽查了课堂笔记……

    如此暴力与宁静的画面只有一山之隔,就像是发生在两个世界一样。

    而任小粟呢,钱卫宁看向这位新主人,对方说没事,那就真的没事,谈笑间就把都铎骑士团渗透部队给团灭了。

    一时间,钱卫宁对任小粟是又敬又畏。

    任小粟驱马向前:“走了,小钱带路。”

    钱卫宁跟了上去低声问道:“主人,咱们要完全避开都铎家族吗?”

    之前钱卫宁喊的是大人,如今却突然换了称呼,不得不说这场杀戮确实给他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也不要完全避开,”任小粟说道:“最好是能让都铎家族派点人过来追捕我们,这样你们的真视之眼才能有着落。”

    钱卫宁叹息,这是真正的狠人啊。

    小梅与任小粟并肩而行:“你为什么如此着急去根特城?而且那些赏金猎人为什么会突然听你的话?你从中土来,所以你们之间应该不认识才对。”

    “大概是因为我与这赏金猎人所属的组织有些渊源吧,”任小粟随口解释道:“而我之所以想去根特城,其实是为了寻找自己的身世。”

    还有,他想看看这次任务的奖励到底是什么。

    任务的四条线索已经被他找到三条,任小粟期待着任务完成的那一天。

    “身世?”梅戈好奇道:“难道你不知道自己的来历吗?”

    “不知道,”任小粟笑了笑:“我从一场黑暗的梦中醒来,过去的事情统统忘记了。行了,聊这些没有什么意义,我倒是很好奇你那位青梅竹马是个什么样子的?”

    梅戈想了想回答道:“她……很耀眼。”

    “我听你说过,都铎家族认为她是难得的巫术天才,所以才让家中子弟迎娶她,”任小粟说道:“有多么天才?”

    “她17那年带着钱去买真视之眼,结果买的第一枚就开出了真视之眼,说起运气来,她真是被神明都眷顾的人,”小梅叹息道:“她尝试学习巫术,结果负责教授她巫术的人发现,她只在冥想世界中练习了一百次,便能在现实世界里释放巫术了。”

    任小粟愣了一下:“这个就是所谓的天赋异禀吗?”

    “是的,”小梅点点头:“而且这天赋体现在各个方面,比如她的冥想世界极其庞大,据说里面有一柄磅礴如山岳似的十字长剑。这意味着她将拥有更强大的精神力,别人一天练习五六次,她则可以练习三十次,别人十年、二十年才能成为大巫师,她也许三四年就能跨过那个门槛。”

    任小粟乐了:“那她还真是比你强多了。”

    小梅白了他一眼:“你就不能安慰安慰我?”

    “你也不要气馁嘛,你不比她差的,”任小粟笑道。

    “哦?”小梅来了兴趣:“我不比她差吗?”

    “当然,你有我帮你嘛,”任小粟安慰道:“这比她努力一辈子都管用!”

    小梅:“……呵呵。”

    “对了,那她是怎么与都铎家族结亲的?”任小粟问道。

    “原本她应该和我现在一样前往边陲做一个小巫师,然而都铎家族发现她的天赋后,便立马去她家提亲了,”梅戈说道:“那时候我家已经衰落,他们家又不敢招惹都铎家族,于是便答应了。”

    “难怪都铎家族要杀你,合着不是争风吃醋,而是想让这位天才巫师踏踏实实的做‘都家人’,”任小粟点头说道。

    这样一看,梅戈反而更像是主角模板了啊:喜欢的人因为天赋异禀被别的家族看上,然后梅戈带着自己的金手指反杀一切……

    梅戈在一旁吐槽道:“人家姓都铎,不姓都。”

    “这不重要。”

    ……

    温斯顿城内,伯克利家主正静静的伫立在大教堂的红毯上,全身都披着银亮的盔甲。

    他面前被人端上来了一座火盆,盆里火焰妖艳至极,疯狂跳动。

    都铎家族以冰裂之术闻名,伯克利家族则以火焰之歌闻名,这两个家族仿佛天生便不相容似的,多年来从未停止过小规模战争。

    就连伯克利家族扶持温斯顿家族,都是为了对付都铎家族扶持的沃斯家族。

    双方掌握着冰与火相关的秘术,并在各自的道路上不断钻研着。

    此时此刻,伯克利家主手握自己的金色之眼,他面前火盆里的火焰竟渐渐变成了人类的模样,焰尾便是对方不安而晃动的头发,看起来诡异而又神秘。

    火盆之中的人开口说道:“都铎骑士团前锋部队被人杀穿了,对方正继续北上,贴着都铎骑士团的活动范围行动。”

    “都铎家族的损失?”伯克利家主问道。

    “损失了十二位巫师,其中还有一名刚刚晋升为大巫师的新秀,连带着他们的十二枚真视之眼也消失不见了,”火焰中的那个人回答道。

    这火盆与火焰,便是伯克利家族传递信息的方式。

    这种传递方式相对便捷,只要有火的地方就能彼此沟通,而且相比都铎家族的方法,最大的好处就是不费儿子。

    当下,伯克利家主的心情极好。

    那位远方的王氏朋友没有骗他,只要让都铎家族惹上那位少年,那少年便会替自己削弱都铎的实力了。

    人类就是这么奇怪,虽然伯克利家主在任小粟身上也吃了大亏,但是当他发现都铎家族也开始吃亏的时候,他就能忘记过去的许多愤怒,甚至巴不得仇人任小粟活的更久一些才好,别那么早撞见都铎家主。

    这样,任小粟就能继续伤害都铎家族了。

    在伯克利家主眼里,任小粟虽然厉害,但如果都铎家主有准备的话,任小粟也并不是对手。

    他对火焰之中的人说道:“你小心藏匿行踪,有消息了尽快通知我,另外,若是有机会促使都铎家族与这队人马为敌,我便将你纳入族谱。待你死后,可魂归神国。”

    火焰中人激动起来:“这是我的荣耀。”

    伯克利家主决定结束这次的交谈:“火焰与你同在。”

    “火焰与您同在。”

    说完,那火盆里爆裂出一团火星,里面的人影也消失无踪。

    火焰又恢复了之前的躁动模样,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

    6000字章节,祝大家六一儿童节快乐,虽然你们都不是儿童了,而且可能也不够快乐……